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21 頁


雜,欣喜中帶絲苦惱,說:你長大了。那樣子,就好像我們久別重逢,多年來第1次見面。不過我也的確是長大了。幸虧長大了。那是我最後一次參加葬禮。姥姥的臉上了妝後風韻猶存,有一絲笑容,或許是因為口紅的緣故,唇角有
作者:西嶺雪 / 頁數:(21 / 50)

在QQ上聊天,明知不必兌現,很多在生活中不可能出現的對白都會輕易付出,便是虛幌,也是開心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最近好像不大開心。」
「我從來就沒開心過。」
我忍不住訴苦,「風,我笑得太多了,如果對你哭,你會不會厭倦?」
從來不曾真正開心過。時尚書屋
三歲成為單親子女,跟在姥姥的衣襟後過活,沒完沒了地參加葬禮,《安魂曲》便是最熟悉的音樂。時尚書屋
然後一點點長大,管自己的母親叫姐姐,一邊叫一邊用挑釁的眼神窺視她,沒完沒了地吵嘴,沒完沒了地明爭暗鬥,她後悔生下我,我痛恨為她所生。時尚書屋
但是姥姥死後,我終於不得不回到她的身邊生活。媽媽的表情很複雜,欣喜中帶絲苦惱,說:你長大了。時尚書屋
那樣子,就好像我們久別重逢,多年來第1次見面。時尚書屋
不過我也的確是長大了。幸虧長大了。時尚書屋
那是我最後一次參加葬禮。時尚書屋
姥姥的臉上了妝後風韻猶存,有一絲笑容,或許是因為口紅的緣故,唇角有一點點上揚,並不可怕,反而帶種嘲弄的意味,彷彿在說:世上人,無非嫖客與妓女。時尚書屋
哦,她終於要去了,離開這個充滿了嫖客與妓女的巨大的窯子世界,登彼極樂,或者,用她自己的話說是——從良上岸。時尚書屋
我並不見得有多麼傷心,只是遺憾地想,如果可能的話,應該為姥姥放一出《玉堂春》來送行的。時尚書屋
然後,我看到有一點血滴在姥姥的臉上,慢慢洇開。是她,那個女人,她穿著大紅緞質襖褂,高綰雙髻,盛妝斂容地站在姥姥的榻前,七竅流血,喃喃詛咒:「你是個妓女,你女兒是妓女,你孫女兒是妓女,妓女!妓女!妓女!……」
「風,我想哭,我好想哭。」
「借我的肩膀給你,哭吧。」
「我好想找一個人愛我,哪怕只是一小會兒,很真心很寬容地愛我,讓我倚在他的胸前,讓他抱著我,讓我痛快地哭一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雲,認識你,我才真正明白什麼叫女兒是水做的骨肉。」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們開始以風和雲互稱。時尚書屋
越來越久地掛在網上。和大風起兮聊天成為了生活中最快樂的等待。時尚書屋
漸漸知道他許多瑣事:三十歲,已婚,有一子。正職是在大學教書,業餘寫寫散文隨筆,在多家報刊闢有專欄,評論詩歌、足球、以及娛樂新聞,小有名氣,而收入不菲。時尚書屋
——多麼充實而健康,令我自卑。時尚書屋
女人總是在心愛的男人面前覺得自卑。時尚書屋
我知道自己已經愛上大風起兮,一個只有名字沒有面孔的網絡男人。時尚書屋
太渴望戀愛,哪怕只是在網上。時尚書屋
網上的戀人,不會只因為我是一個女人而愛上我,他看不到我的美色,聽不到我的歌喉,如果他愛我,必是愛上我的靈魂。時尚書屋
我已厭倦用聲色去吸引男人。時尚書屋
那樣的男人,是嫖客;那樣的我,是妓女。時尚書屋
而風,是不同的一個。無關聲色,不食人間煙火的愛情。時尚書屋
多麼美,多麼純粹。時尚書屋
網上戀情,本來就是一場風中的緣分。而我縱身風中不願停落。時尚書屋
如果他是大風起兮,我願此生都隨風聚散。時尚書屋
林青霞帶著醉對張國榮說:「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你最愛的人是不是我,你一定要騙我。」
女人的要求多麼低微,不過是期待一句溫和的謊言。時尚書屋
如果能自欺到底,何嘗不快樂?時尚書屋
一場「夜天使」逼宮A(1)
星期三。開檔前俱樂部照例會有幾分鐘的例會,全體員工集合在大廳聆訓,等秦小姐從辦公室出來主持會議。時尚書屋
這也是慣例——她如果不遲到幾分鐘,怎能顯示出萬眾矚目的殊榮呢?時尚書屋
但是今天的氣氛與往常有所不同,我剛剛走進「夜天使」,就嗅到一股不尋常的味道,彷彿山雨欲來風滿樓。時尚書屋
我走向阿容:「有什麼事嗎?」
「沒有。」
她本能地否認,惟其如此,反而更讓我肯定有什麼事要發生。時尚書屋
果然,她猶豫一下,又含含糊糊地說,「Wenny,等一下,就算你不能幫我們,最好也保持中立,這是乾仔的意思,也是我們大家的意思。」
乾仔?我心裡一動,乾仔和阿容同居在俱樂部裡已經是公開的秘密。秦小姐幾次暗示我向高生透露兩人的曖昧關係。在任何大機構裡,當老闆的最忌諱的就是領導層與員工之間有超同事關係,那樣勢必會分幫分派,架空真正的當權人。但是我才不肯做別人的傳聲筒,管他們誰輸誰贏,鬥得你死我活。時尚書屋
只是沒想到事情會來得那樣快。時尚書屋
我皺眉,正想再問得更清楚些,秦小姐出來了,拍拍手:「開會,開會了。」
「等一等!」乾仔忽地站起來,先用粵語說了幾句,接着換成國語重複:「我們決定炒掉這個不稱職的經理秦小姐,同意的人請站到左邊,不同意的站到右邊。」
一聲令下,立刻就有十幾個廣州仔轟然叫好,緊跟着阿容和幾個服務員也站出來走向左側,另一些人則留在原地不知所措,秦小姐孤零零地站在右邊的吧檯前,鐵青着臉一言不發。時尚書屋
乾仔清清嗓子,開始發表他的策反講演:「大家來『夜天使』都有好一段日子了,都很努力,背井離鄉的,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能多賺一點錢嗎?可是這個秦小姐,只知道不斷加大工作量,延長勞動時間,卻從來想不起給大家加薪,更沒有發過一次超時補助。每個月出糧發工資又不及時。大家都是一樣的人,都一樣打工,但是她,上班比大家晚,吃得比大家好,廚房每天應付客人已經很累了,還要單獨替她做小灶,憑什麼?大家說,這樣的經理稱職嗎?不該炒嗎?!」
「炒掉她!炒掉她!」廣州仔們率先附和,阿容和一些女服務員也嘰嘰喳喳地響應。她們大多被秦小姐以這樣那樣的理由罰過獎金,都有一肚子的怨氣,看到有人替她們說話,立刻不管不顧地參與進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