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23 頁


的結果,卻偏偏選擇了最不明智的做法,為什麼?一直過了半個小時,V8的門才重新打開來。夕顏面色沉靜地走出來,阿容立刻迎上去,不客氣地說:「有什麼話不能當着大家的面說,要關起門來單獨講?你是不是出賣我們?」夕顏不說話
作者:西嶺雪 / 頁數:(23 / 50)

秦小姐不耐煩地看著表,在辦公室裡走來走去,控制不住地連連冷笑:「乾仔,就憑他,一個DJ,跟我鬥?騙騙阿容那種沒頭腦的新疆妹還行,想當經理?他做夢!」笑到一半,又突然打住,就像被誰掐了脖子似的,猛地轉身,「Wenny,你說Shelly在和高生談什麼呢?怎麼會談那麼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忽然體會出剛纔夕顏眼中那深沉的悲哀與無奈了,是在她開會前排眾而出慷慨陳辭的同時,已經清楚地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不會被認可,被感謝,相反,無論是秦小姐,還是乾仔阿容,都會忌恨她,排擠她。乾仔是因為她壞了自己的好事,秦小姐則是因為她照見了自己的無能。時尚書屋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土高於堆,水必湍之。太聰明的人,多半不會有好結果。而以夕顏的聰明,必然已經預測到自己這樣做的結果,卻偏偏選擇了最不明智的做法,為什麼?時尚書屋
一直過了半個小時,V8的門才重新打開來。夕顏面色沉靜地走出來,阿容立刻迎上去,不客氣地說:「有什麼話不能當着大家的面說,要關起門來單獨講?你是不是出賣我們?」
夕顏不說話,只定定地看著她。時尚書屋
阿容氣急敗壞地,一直指到她臉上去:「你今天一開始就幫着姓秦的,整個晚上開會,你一句話都不說,最後又偏要和高生單獨關起門來打小報告,炫耀你的好口才嗎?你有什麼陰謀詭計?要沒做虧心事,就當大夥面兒說清楚!」
夕顏眼中再次掠過那種深深的悲哀與無奈,一句也不辯解,卻回過頭在人群中尋找什麼,找到了,她的眼光沉靜下來,清冷地央求:「秦晉,陪我出去走走,可以嗎?」
秦晉默默地點點頭,隨手將風衣披在夕顏的肩上。他們經過吧檯時,阿堅叫住夕顏,遞過一個紙包:「Shelly,你的宵夜。」
一場「夜天使」逼宮B(1)
高生的歸來提醒我不論在舞台上有多麼風光,但是回到百合花園,我仍然是個妓女。時尚書屋
俯仰承歡。時尚書屋
而心裡全無歡樂。時尚書屋
亦舒常常在小說裡問:她們和他們是怎麼開始的?時尚書屋
其實很簡單,是因為她們或者他們對彼此有要求。時尚書屋
女人總是吃男人的虧,因為她們想吃虧;男人有時上女人的當,是因為他們想上當。時尚書屋
不愛的時候,誰都是精明的戲子;一旦愛上,就假戲真做,成了角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高生送給我一隻木魚石剜的杯子,雕着人像,杯蓋是學士帽。時尚書屋
他說:這是莊子。時尚書屋
我細細把玩,果然見杯壁上金鈎鐵畫地刻着兩句莊文:「刻意尚行,離世異俗。」
這是《莊子·刻意》裡的句子,大意是說一個人故做清高,與眾不同,這種人只適合隱居山谷,而不合于世。時尚書屋
我斜昵他:「《刻意》裡說:眾人重利,廉士重名,賢人尚志,聖人貴精。你呢?你是哪種人?」
「我不懂《莊子》,也不會費神去想自己是哪種人,我嘛,我就是個商人,現在,此刻,這會兒,我是男人。」
他抱住我,將頭埋在我的長髮裡拚命地嗅,發出一隻小鼠的咻咻聲。時尚書屋
我被弄得麻癢起來,拚命掙脫,問:「今晚在V8,Shelly跟你談了些什麼?」
「Shelly……」
高生放開我,點燃一支菸,「Shelly真是個不錯的女孩,又理智又聰明,就是太聰明了。」
「怎麼?有興趣?」我故意使聲音顯得酸溜溜。時尚書屋
高生哈哈大笑,摟住我說:「吃醋了?放心,擱在今天以前,我對Shelly可能還有點兒興趣,今天往後,那是不可能了。」
「為什麼?」
「不為什麼,我不喜歡一個女孩子太聰明。」
高生吐出一口煙,「Shelly聰明得鋭利,鋒芒畢露,這樣的女孩子會讓人不舒服。我喜歡一個女孩有適當的聰明,但是適當的時候,要學會笨一點兒,就像你,你是個人精,卻偏偏最會裝傻。」
「我是一朵無刺的玫瑰花兒。」
我撫弄着自己的髮梢,嬌懶地說,「不聰明的女孩兒是一朵沒有香氣的花兒,太聰明了就不是香,是刺兒,而我,我是聰明得來有香,笨得來無刺兒。」
「你是精品中的精品,女人裡的女人!」高生猛虎撲兔一樣地抱住我,我們重新滾倒在沙發上。時尚書屋
百花樓裡溢滿了熱騰騰的肉慾的氣息,我在高生的身下呻吟扭動,可是靈魂,我的靈魂卻遠遠地飛上天花板,冷冷地嘲弄地看著自己的肉體,看一對嫖客和妓女在表演。時尚書屋
姥姥說:世上人,無非嫖客與妓女。時尚書屋
媽媽說:我曾經想過要做一個男人的好妻子,沒能成功,於是,我要做天下人的情婦。時尚書屋
而我,我最大的悲哀就是有着一個曾經做過妓女的姥姥,和一個仍在做着妓女的媽媽。時尚書屋
我的媽媽,她說到做到,人盡可夫,靠着自己的聰明和肉體一路睡到財雄勢厚。於是,她有了身份,有了資本,有了威信,有了尊嚴,於是,她要把她惟一的女兒,她的作品,塑造成一個淑女。時尚書屋
淑女?哈哈,你見過一個靠出賣歌喉和身體在別墅裡求得一夕之棲的淑女嗎?時尚書屋
我的身體在扭曲,我的靈魂在抽泣,我被割裂成了兩個人,一個做着天底下最無恥最原始的勾當;另一個,卻在滔滔不絶地背誦莊子:
「刻意尚行,離世異俗,高論怨誹,為亢而已矣。此山谷之士,非世之人,枯槁赴淵者之所好也。語仁義忠信,恭儉推讓,為修而已矣。此平世之士,教誨之人,游居學者之所好也……」
莊子博大精深,鞭闢入理,《刻意》概括盡天下人,什麼非世之人,教誨之人,尊主強國之人,養形之人……但是,他有體察過人世間還有我這樣一種割裂成兩半的人嗎?他用什麼樣詞彙來形容我?形容我的骯髒,形容我的墮落,形容我自殺式的毀滅,形容我寂寞空虛又不甘無助的靈魂?時尚書屋
高生問過我:為何這樣執著于蒐集莊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