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3 頁


而我是那十分之九里面的一個。想到母親使我感到由衷的恨意,而想到「妓女」這個詞則使我痛快。痛,並快樂着。這種詞是為我這種人準備的。歌者的快樂與痛苦從來都分不開。我唱歌,逢迎客人,玩弄翻雲覆雨的小手段,換取我想要
作者:西嶺雪 / 頁數:(3 / 50)

江上有很好的月亮,和燈光彼此爭輝。江邊情侶如雲,鄰座有人在猜拳,「孟加拉呀孟加拉」,叫得很大聲。在別人眼中,我們未嘗不是一對情侶。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點了桐花雀、椒鹽黃鱔、牛奶炸菠蘿,還有一隻海鮮盅。時尚書屋
吳先生揚眉:「你很能吃,不忌油炸葷腥,年輕人很少這樣。」
「很少哪兒樣?」我兩隻手一頭一尾地掐着黃鱔,用牙齒撕着吃。吃相無比難看。如果媽媽看到,一定又會訓斥我太不像一個淑女。時尚書屋
淑女,媽媽苦心孤詣地想將我培養成一個淑女,可是現在的我,從頭到腳,哪一點兒像個淑女。時尚書屋
我不過是個歌女。在夜總會轉場駐唱的小歌手。優伶的一種。而且尚未躋聲名伶的行列。時尚書屋
名伶叫歌星。可以灌唱片上電視。再成功點的叫藝術家。時尚書屋
但是無名之伶,就叫歌手,或者直接點兒,叫歌女,甚或歌妓。時尚書屋
所謂十伶九妓。說得對極了。而我是那十分之九里面的一個。時尚書屋
想到母親使我感到由衷的恨意,而想到「妓女」這個詞則使我痛快。時尚書屋
痛,並快樂着。這種詞是為我這種人準備的。歌者的快樂與痛苦從來都分不開。時尚書屋
我唱歌,逢迎客人,玩弄翻雲覆雨的小手段,換取我想要的香車、香閨、香水、香衣,一應生活所需,皆來自男人,來自我的歌聲與容顏。時尚書屋
但是吳先生,他約我來江邊宵夜,目的當然不止是宵夜這麼簡單,他感興趣的,究竟是我的歌聲呢,還是容顏?時尚書屋
這有很大的區別,決定了我要採取的獻媚方式——對一個自以為尊重藝術的男人過于主動,他會敗盡胃口的;然而同樣的,對一個慾望洶湧的男人扭捏作態,也會令他索然無味。時尚書屋
最好的辦法,是陪他大吃一頓,而且不必顧忌吃相。時尚書屋
那麼,如果他屬於前者,必然會帶著寬容或驚訝的口吻研究起你的多重個性;而如果他是後者,則食色性也,飽暖思淫慾,他會在你據案大嚼時動手動腳。時尚書屋
一個人的德行在兩種時候最不受控制,一是賭桌,二是餐 桌——而且是越隨便越好的那種真正為吃而吃的餐桌,最好就是江邊大排檔。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無疑吳先生是屬於前者的。他正在很認真地看著我的眼睛,等待答案。時尚書屋
我笑着告訴他:「我不需要減肥,歌手的生活使我整個作息都顛倒了,吃再多東西也不會發胖的。」
「是這樣?」他眼中露出同情。時尚書屋
這是好現象。每個人都有同情心,可是富人的同情心被打動要比窮人的同情心有價值得多。時尚書屋
他說:「為什麼不考慮換一份工作?」
我警惕地看著他,暗暗捉摸他話的真假。很多女人會在這種時候涕淚橫流地痛說家史,以為把自己說得越可憐就越會博取同情心。時尚書屋
但我不會這麼幼稚。時尚書屋
因為我相信吳先生沒這麼幼稚。時尚書屋
一個在世界各地都開有連鎖店的大老闆,手下不知有幾百個像我這樣的小歌女,什麼樣的說辭沒見過?情節雷同只會使他輕視。時尚書屋
他同情有姿色的女人,不見得是因為她身世可憐或者需要資助,天底下需要可憐的人太多了。他的話,絶對是一種試探。時尚書屋
高手過招,差之毫釐,謬之千里。我賭定他是在與我作戲。時尚書屋
但這也是個好兆頭,他有心與我演對手戲,便是已經對我產生興趣,才會做進一步試探,玩場智力遊戲。時尚書屋
我不會輸給他。時尚書屋
放下只剩一根魚骨頭的黃鱔,我用紙巾優雅地拭了唇,媚眼一飛,反問他:「如果我不做歌手,你去哪裡聽我的歌呢?」
他笑了,看著那根被我剔得乾乾淨淨的魚骨頭。時尚書屋
我剔魚刺,就像我姥姥嗑瓜子兒一樣在行。時尚書屋
姥姥嗑瓜子兒。時尚書屋
她一生中所有的閒暇都用來嗑瓜子兒。時尚書屋
每當想起她,首先映入我腦裡的影像便是她坐在床沿邊盤起一條腿,另一條腿垂在床邊,腳上吊着繡花拖鞋,露出白襪子,一隻手抓着瓜子兒,另一隻手慢悠悠地往嘴裡送。微啟雙唇,輕輕一磕,那麼清脆而嬌柔的一聲,皮兒出來,仁兒留下,乾淨利落,沒半點兒多餘動作。時尚書屋
嗑着瓜子兒,姥姥的眼睛半眯着,望着窗外,很專注的樣子,可是眼神是空的,望的方向不屬於空間,而屬於時間。她望向過去,望向遙遠的記憶裡,那胭粉沉香的胭脂衚衕蒔花館……
——胭脂衚衕蒔花館,規整的四合院兒,磨磚對縫,飛檐雕龍,因為曾經出了玉堂春那樣大名鼎鼎的妓女,後來代代花魁都叫小蘇三,希望借了前輩的餘蔭也找到好人家上岸。時尚書屋
蘇三們在屋子裡供着玉堂春的畫像,咿咿呀呀地且拜且唱:「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不指望他十分富貴九品相,不指望他八斗才高七步詩,六炷香煙,五樣蔬食,只求得四季衣裳三餐飯,兩個人兒一樣痴,一心一意,豐衣足食,不愁穿來不愁吃……」
樸素的願望,卑微的心事,女人最奢侈的理想,不過是男人。時尚書屋
——迄今走過京城著名的八大衚衕,我仍然彷彿聞到那股甜膩的沉香,依稀看到年少的姥姥在某個街口倚閭相望。時尚書屋
舊時的風塵,全寫在姥姥的眼底了,歲月從她臉上不留痕跡地滑過,可是榮毀與死亡的陰影,卻全沉澱在了河流的底層。時尚書屋
吳先生接着問:「這麼說,你是因為熱愛唱歌才來夜總會的?」
又一個煙幕彈。我暗暗小心。此人不簡單,擺明了是誘我上當。如果我就此大談自己熱愛音樂,求他助我走上歌壇事業,那又是進了圈套,要被他恥笑了。時尚書屋
「喜歡肯定是喜歡的,但是也談不上熱愛。只不過在那個時候,那種情況下,剛好有這樣一份工作,就入行了。沒什麼選擇的機會。」
抬起頭,我微眯着眼望向江心,做一個無聲的嘆息,略露滄桑:「選擇命運是有錢人的事。時尚書屋
像我們這樣的人,是沒得選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