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5 頁


地在字裡行間尋找北京的塵香夢影。有個網名叫「大風起兮」的寫手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的網名叫「隨風聚散」,這契合多少有些意思。隨風聚散,暗示了我的姓,也象徵了我的命運。有點矯情。這矯情讓我覺得自己還很年
作者:西嶺雪 / 頁數:(5 / 50)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吼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樣流利地默寫着《莊子》時,心中的翳悶便會一寸一寸地消失,恍惚面對的不是電腦屏幕,而是大海,浮雲,浪花,與礁石。時尚書屋
怪岩嶙峋,風起浪湧,我的世界,不是只有「夜天使」那麼大的。時尚書屋
難怪有人將上網聊天叫做「衝浪」。的確有笑傲江湖的快感。時尚書屋
常去的論壇叫做「緣分的北京」。時尚書屋
已經離開北京整整一年了,很想念前門的夜市和琉璃廠的書香,寬街鐵獅子衚衕宅門口的紅燈籠也讓我無限懷念。時尚書屋
因此貪婪地在字裡行間尋找北京的塵香夢影。時尚書屋
有個網名叫「大風起兮」的寫手引起了我的注意。時尚書屋
——我的網名叫「隨風聚散」,這契合多少有些意思。時尚書屋
隨風聚散,暗示了我的姓,也象徵了我的命運。時尚書屋
有點矯情。時尚書屋
這矯情讓我覺得自己還很年輕。時尚書屋
年輕而柔軟。時尚書屋
大風起兮寫的都是些京城的街閭新聞,很瑣碎,也很犀利,夾敘夾議,圖文並茂——婉容住過的帽兒衚衕的老照片,大柵欄老店換新顏的感慨,天仙廟四月初八朝碧霞元君盛大香會的記述,以及京城明星的娛樂八卦……點點滴滴,都像甘泉靈露,聊解我思鄉之渴。時尚書屋
在一篇《京城明星出書熱》的文章裡,他寫道:「明星出書說穿了就是一場熱閙的脫衣秀,而且是比基尼泳裝秀那樣暴露的熱門表演,寫的人和看的人都急於把最後的三寸布條也撕下來,雖然,我們都清楚地知道那布條後面是些什麼。」
此檔案相關圖片是一張繪着比基尼裝裸女的封面,旁邊有個頂着讀者帽子的小人兒拚命去揭開書頁。時尚書屋
我大笑,追在後面跟貼:「錢鍾書老爺子把穿比基尼的鮑小姐比作『局部的真理』,而明星出書遠比文人著書暢銷這一現象,則充分驗證了『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中』這一真理。」
下線時,遠遠地聽到鷄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住的地方,可以聽到鷄啼。黑沉沉夜裡遙遠而綿長的一兩聲,不像報曉,倒像送終。時尚書屋
這裡聽不到車聲,整個城市都死了一般。時尚書屋
別墅區,遠離塵囂的寂寞的富人們住的地方。每個裝修華麗的窗戶後面都有一個在等待中失眠的女人。她們的男人給她們買了這座豪宅,於是便有理由夜不歸宿——溫情和金錢永遠不可並存。時尚書屋
當然,除非那個男人是做父親的。父親雖然也不肯回家,可是給錢會給得更大方些。要錢的人,也理直氣壯,在花園裡遛狗,看到太太們多半有些不以為然。時尚書屋
而太太們又瞧不起來歷不明的情人。時尚書屋
情人瞧不起包二奶。時尚書屋
二奶看不起交際花。時尚書屋
很不幸,我就是那個交際花。時尚書屋
一個專門在豪宅間出入的交際花。今天住在這個高樓,明天住在那座別墅。它們都不是我的家。時尚書屋
我只是過客,不是主人。時尚書屋
其實我也可以名正言順地向人要錢的,比方說,向我母親。時尚書屋
可是我憎惡她,憎惡她賺錢的方式。儘管,現在的我比她更加骯髒。時尚書屋

八大衚衕的昨夜星辰B

記憶總是在夢裡回來。時尚書屋
不可知的背景,不設防的夜晚,往事如故衣附體,驀然襲來,人便在瞬間迷失了。時尚書屋
心口一陣陣地痛,欲哭無淚,曾經得到和終於失去的悲喜交織碰撞,中間的離合漂泊思念淡忘全不存在,於是記憶復活了。時尚書屋
夜裡我夢見自己手持一把刀,刺進母親的胸膛,沒有血,刀子插進肉裡的感覺遲鈍而不真實。時尚書屋
我渴望真實,渴望血,所以刺了一刀又一刀,絶望地、瘋狂地、不停地刺進拔出,刀子上始終不沾一滴血。時尚書屋
一個聲音在詛咒:「世世代代……妓女……恨……永不超生……」
我號叫,更加用力地將恨刺下去。時尚書屋
血從母親的眼耳口鼻裡流淌出來,但是她的胸前依然完好。被刀子刺過的地方依然完好。她冷冷地笑着,不躲,不還擊,不倒下。時尚書屋
她是永遠不會倒下的。她是我面前的一堵牆,是沒有出口沒有腳印的雪野。時尚書屋
我逃離不出。時尚書屋
然後我夢見了姥姥,她在嗑瓜子兒。時尚書屋
她嗑瓜子兒的姿勢永恆而優雅,成為一個生命的定格。時尚書屋
姥姥和瓜子兒是分不開的。時尚書屋
妓女和瓜子兒是分不開的。時尚書屋
姥姥是個貨真價實的妓女——解放前,北京前門著名的八大衚衕之一的胭脂衚衕裡著名的蒔花館裡的著名的頭牌花魁小蘇三。煙視媚行,貨腰為生。時尚書屋
她說:世上人,無非嫖客與妓女。一等嫖客嫖一等妓女,末等嫖客嫖末等妓女。如此而已。時尚書屋
在八大衚衕裡,一等妓院叫清吟小班,住四合院或者小洋樓,姑娘們住在掛着紅綠綢子的繡閣裡,賣藝不賣身,價碼卻偏偏高得離譜兒;二等妓院叫茶室,院門上沒有掛串燈,屋子裡也沒有紅綠綵綢,但是姑娘們仍然矜持有尊嚴;三等妓院就叫下處了,屋里布置越發簡陋,已經稱不上裝修,只要有一鋪炕供「辦事」就行了;到了四等妓院,就更變本加厲,稱之為土娼,稱之為小下處,妓女們已經不能算完整的人,只是一種發泄工具。這之外,還有半掩門兒,又稱暗門子,內容大概就與現在的帶色兒髮廊差不多了。時尚書屋
我姥姥,是清吟小班的頭牌。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着實地享受了幾年姑娘的待遇,然後遇上我姥爺,從從容容地上了岸。時尚書屋
說來也奇,妓女們最好的出路就是從良。蒔花館的妓女,從良的好像特別多,花魁小蘇三們,更是八大衚衕裡的傳奇,每個人的故事拎出來,都是一出香艷的摺子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