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6 頁


我懷疑是牽牛花的別名。叫得那麼別緻而優雅,令人陡生恨意。夕顏不是一個漂亮的女子,這令我多少有些安慰。但是再苛刻的人,如我,也得承認她的氣質和風度是一流的。年輕女孩很少可以擁有真正風度。很多人誇讚過我的氣質,但
作者:西嶺雪 / 頁數:(6 / 50)

姥姥說:「陝西巷裡出了個賽金花,又出了個小鳳仙,名氣大得不得了;可是仍然比不過我們胭脂衚衕蒔花館,為什麼?因為蒔花館裡每隔幾年都要風風光光地唱一出玉堂春,送姑娘從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這話的時候,她媚眼含笑,眉橫得意……
我懷疑姥姥很懷念自己做妓女的時代。時尚書屋
誰沒有過煙視媚行的夢呢?時尚書屋
經理秦小姐沒有過嗎?時尚書屋
阿容沒有過嗎?時尚書屋
還是夕顏沒有過?時尚書屋
八大衚衕的昨夜星辰C(1)
夕顏是Shelly的本名,姓林,林夕顏。時尚書屋
《源氏物語》裡,也有個叫夕顏的女子。裡面說,夕顏是一種花,開在晚上,凋零于日出時分。我懷疑是牽牛花的別名。叫得那麼別緻而優雅,令人陡生恨意。時尚書屋
夕顏不是一個漂亮的女子,這令我多少有些安慰。但是再苛刻的人,如我,也得承認她的氣質和風度是一流的。時尚書屋
年輕女孩很少可以擁有真正風度。時尚書屋
很多人誇讚過我的氣質,但是沒有說我風度好。時尚書屋
而夕顏,再苛刻的人,如我,也要承認她是一個有風度的女子。時尚書屋
我恨夕顏的笑容。安靜的,乾淨的,說不出是天真還是成熟。有如暴風雨後的天空,因為過分的純淨而讓人懷疑其實剛剛經過一場浩劫。時尚書屋
秦小姐給我看過夕顏的資料,她是個大學生,瀋陽人,專業是物理工程,為什麼會來到梅州做服務行,原因不明。時尚書屋
秦小姐說:「Shelly是俱樂部裡惟一的大學生,也好,做招牌也好聽些。不過,一個大學生,做什麼不好,要做這一行。」
我暗暗驚心,覺得她在諷刺我。但是接着我想起來,在這裡,沒有人知道我的真實身份與年齡。時尚書屋
論起來,我的學歷要比夕顏高一截,只不過最終沒有拿到學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想到我的碩士學位使我心痛。很尖鋭而且深刻的那種刺痛。時尚書屋
世上沒有一種錯比自甘墮落而更不可原恕,也沒有一種人比做妓女的碩士生更荒唐低賤。再為自己找理由,再熟背《莊子》,不嗑瓜子兒,妓女的事實仍然令我心痛。尤其在研究生的身份被重新提醒時,這種心痛就愈發尖鋭。時尚書屋
心痛的滋味一直延續了很久,像一根刺橫在心裡,迫使我不得不記住林夕顏的名字。時尚書屋
夕顏雖然不是俱樂部裡惟一的大學生,但卻是惟一完全不靠色相謀生的女子。時尚書屋
這點也使我忌恨。時尚書屋
我討厭別人與眾不同。因為只有我才可以特立獨行,出類拔萃。時尚書屋
我把她當成對手,假想敵。時尚書屋
一個人活在世上,可以沒有朋友,但是不能沒有敵人。時尚書屋
有敵人,才可以活得清醒,有目標,有鬥志。時尚書屋
夕顏是我的一面鏡子,我要活得比她強。時尚書屋
很可惜我們始終沒有正面為敵的機會。女人之間的戰爭總少不了以男人做賭注和籌碼。尤其在這種聲色場所,誰吸引的客人多,誰賺取的小費高,誰就最炫目,最威風,最有FASE。時尚書屋
但是夕顏彷彿無情無慾,她和俱樂部所有的男性員工都保持着一種哥們兒的關係,不親近也不疏遠,而對客人,則彬彬有禮,絶不兜攬。時尚書屋
夜總會裡的女人,無論經理、歌手、服務員、舞小姐,在各行其是的前提下,都在同時兼職陪酒女郎的角色。因為服務行業的最高準則是「Never say No」,只要客人有要求,你就無權拒絶,但是夕顏,總有辦法化險為夷,四兩撥千斤地在不閙事的前提下做到潔身自保。時尚書屋
連高生也不得不對她另眼相看。時尚書屋
春節前,高生從香港過來,在俱樂部招待朋友。我自然也在座相陪。那客人是個超級酒鬼,將一桌子的人喝得全醉醺醺的了,他自己還酒興方濃。先是向我勸酒,我以還要上台唱歌為由婉拒了。時尚書屋
他不悅起來,向高生挑戰:「你隨便找個小姐和我對酒,我白酒,她隨便,果酒啤酒色酒只要是帶酒精的都行,一杯對三杯,要是我輸了,今天的賬我買單,我要贏了,整個月我來你們俱樂部玩都得免費。」
高生笑着掃視了一遍大堂,舉棋不定。恰好夕顏正從旁邊經過,我故作隨意地一指,說:「不如就叫Shelly吧。」
安心要看她出醜。時尚書屋
平時員工一起宵夜,我知道夕顏是滴酒不沾的,但是,「Never say No」,只要客人已經把杯舉起來了,哪怕你酒精過敏也得喝下去,喝了再吐都好,就是不能拒絶。何況,無論她推辭或者接受,都有一場好戲可瞧。時尚書屋
「好,就是你吧,你來。」
高生呵呵笑,「坐這裡,替我灌醉這酒鬼。」
整個大堂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盯過來,我笑着招來阿容下單,一邊說:「Shelly,高生請你喝酒,你就隨便點好了。」
「當真是隨便點嗎?」夕顏微微一笑,流利地吩咐下單:「一杯白雪公主,一杯血瑪麗,一杯拉丁情人,一杯珍珠港,一杯黃金歲月,一杯紅櫻桃……」
不停歇地一口氣說了幾十種高檔鷄尾酒的名稱。時尚書屋
高生一愣,立刻哈哈大笑。他那位朋友也忍不住笑了,趕緊喊:「好了,好了,我認輸!你喝這些東西,喝到明天早上也不會醉,存心要我破產啊這是。」
夕顏點點頭,正要走開,高生叫住了她:「你是新來的?叫什麼?」
「Shelly。」
她答,再點一下頭,轉身走開。時尚書屋
高生的眼睛卻仍然追隨了她很遠,眼光亮亮地,充滿讚賞和好奇。時尚書屋
那種眼光是我所熟悉的。我常常在男人眼中看到這種神情,清楚地明白它代表了什麼。時尚書屋
夕顏,還真的是我一個強勁的對手。時尚書屋
我開始鉚足了勁兒準備與她對壘。時尚書屋
然而,在此之後,高生和夕顏並沒有進一步的接觸。時尚書屋
並不是高生忘性大,而是夕顏的態度太冷淡,也太鄭重,她永遠那麼彬彬有禮,無懈可擊。總是微笑着拒絶高生一次又一次的邀請,笑容溫柔平靜,讓人發不出火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