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7 頁


兒才輕輕佻起,姑娘半露了臉,用絹子向客人一招,未語先笑:「您來啦?」那是恨事,也是春情。是一個女子一生中最好的時光。姥姥最好的時光給了許多個男人,她活在那些男人的記憶裡,那些男人也活在她的記憶裡。她平生與男人分不
作者:西嶺雪 / 頁數:(7 / 50)

高生不是情聖,也不是色狼,忌諱着夕顏是自己手下不好強來,幾次三番後,也就不再找釘子碰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春節過後,高生回了香港,故事就更沒下文了。我不戰而勝,心情只有更加鬱悶。無論如何,總要與Shelly正面鬥一次,枉為雲家女兒,不讓她敗在我手下,絶不罷休。時尚書屋
八大衚衕的昨夜星辰D(1)
夢裡依稀聽到歌唱聲:「只求得四季衣裳三餐飯,兩個人兒一樣痴……」
這樣唱着求着的女子,是淑女?還是妓女?時尚書屋
蘇三們住在蒔花館的正屋,枝葉披離的桐槐樹掩映着暗紫的門,時時被領家媽媽或者大茶壺叩響:「姑娘哎,見客了您吶!」喚三聲,姑娘方懶懶地應一聲。不會立刻現身,總要停一會兒,補補妝,也磨磨客人的性子。直到茶已換過兩水,客人等得不耐煩站起身要走了,繡花門帘兒才輕輕佻起,姑娘半露了臉,用絹子向客人一招,未語先笑:「您來啦?」
那是恨事,也是春情。是一個女子一生中最好的時光。時尚書屋
姥姥最好的時光給了許多個男人,她活在那些男人的記憶裡,那些男人也活在她的記憶裡。她平生與男人分不開。時尚書屋
有妓女是因為有嫖客,這和鷄與鷄蛋的關係一樣,密不可分。時尚書屋
我從不曾刻意打聽姥姥的故事。時尚書屋
可是她所經歷的一切我都彷彿親眼見過,並在每一個寒夜的夢裡重溫。時尚書屋
她薄薄的身子壓平了的花瓣一樣毫無遮攔地透過陽光和涼風,悄無聲息地行走在落花滿地的石子路上,一個腳印兒也不曾留下。時尚書屋
可是我依然嗅得出她特有的芬芳。時尚書屋
我的血管裡淌着她的血,無可改變。時尚書屋
我的血管裡流淌着一個妓女的血。時尚書屋
這也許可以解釋我為什麼同母親對立了十幾年,最終還是要選擇做歌妓這一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姥姥在十七歲那年認識了姥爺——宅門子弟雲三爺,一個正紅旗家族的遺少。時尚書屋
那天是個有雨的黃昏。時尚書屋
姥爺雪白的鞋幫上有泥,連襪子上也沾了泥點兒。時尚書屋
脫下鞋時,白襪子上的泥點兒十分醒目,我姥姥跪在炕頭上幫他擦拭。他撫摸着她那烏黑的頭髮,忽然便有了幾分屬於家人的那種溫情。時尚書屋
他說:「你要是生在好人家,準是個賢妻良母。」
後來他便娶了她,娶她回家做賢妻良母,成就了蒔花館又一代花魁傳奇。時尚書屋
姥姥進門時,穿著十斤重的湘綉禮服,一身花團錦簇,千針萬綫密不透風。時尚書屋
那是一種驚艷,目眩耳鳴的驚艷,在座人的眼忽然就盲了。時尚書屋
枯朽的窗格里鑲着不相配的盛妝少女,是一幅異樣生動與亮艷的綉活兒,少女衣裙上的花鳥魚蟲,每一針每一綫都是鮮活的,夕陽的餘暉在她臉上波光流動,嘴唇緊閉,鎖着千言萬語,可是隨時像要張開;眼睛張着,眼光卻是死的,沒有半分生氣。時尚書屋
她不是人,是一幅畫兒。時尚書屋
她本來就是被當做一幅畫兒買進府裡的。時尚書屋
雖然只是納妾,卻大肆操辦,婚事熱閙了三四天。時尚書屋
那是雲府裡最後的盛事。時尚書屋
在雲府,姥姥看到一個更大的妓院。遠比蒔花館更骯髒,更混亂,更沒有節制。時尚書屋
第1次窺見天機是在午飯後。時尚書屋
當年雲府午飯的場面,姥姥在多年後還津津樂道。時尚書屋
吃飯在雲家是一種儀式,盛大,莊嚴,冗長,沉悶。雲家是講究食不言寢不語的,同時養生學要求他們要細嚼慢嚥,女孩子的胳膊肘不能拄在桌子上,喝湯不能發出聲音,雖然滿桌佳餚,可是只能取食自己面前的那碟菜,傭人每隔一會兒會將所有菜碟位置倒換一遍,終於輪到自己喜歡的那碟菜時,往往已經涼了。這樣子,一頓飯往往要吃上半個時辰。時尚書屋
但是午飯後是小憩時間,那種餐桌上的井然秩序會立刻消失。時尚書屋
如果你有機會在這個時候悄悄到每個房間轉一轉——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因為雲府裡有規定在午睡的這段時間裡,就是一隻蒼蠅也不可以打擾各房太太,傭人們這時候都獃在下房裡,天大的事,也要等到午睡時間過了才可以回。所以午睡的這段時間,是雲府裡最安靜也是最熱閙的狂歡時分,連時刻掛在嘴邊的道德禮教也都睡去了,每個人都活在春夢裡,而夢是不受控制的——但是如果,我是說如果你有機會走進太太們的房間,或者不如說是走進她們的夢鄉裡,你會看到世界上最刺激最香艷的畫面。時尚書屋
你會看到大太太私招了管家在不該議事的時間躲在床闈間竊竊密議,你會看到三少爺手把手地教新來的丫鬟如何侍寢,你會看到嫁不出去的老姑奶奶扭捏着僵硬的身子向師傅學戲,你會看到寄宿雲家的遠房護院侄少爺給姨太太燒煙泡的時候燙了手,你會看到蝴蝶懶懶地,被太陽曬得昏頭漲腦,飛得搖搖擺擺的,蜻蜓立在荷花苞苞上一個勁兒地顫,魚兒將嘴探出水面無意識地接喋,三太太厚嘟嘟的嘴唇上嘬起一朵恍惚的笑……
姥爺在半年後死於中風,死在牌桌上,手裡抓着一張白板,而身後丟下三房妻妾和十數個子女,包括還沒有生出來的我媽媽。時尚書屋
後來這幾房人分了家,各不往來,就是在街上見了面也不會點頭,眼睛對在一起了,眼光卻是岔開的。時尚書屋
媽媽是姥爺過世後半年多才生下來的,由姥姥獨自帶大,先靠變賣家當,後來解放了,就靠在街道領了火柴盒來糊,賺些油鹽錢。時尚書屋
姥姥糊火柴盒的手勢同嗑瓜子兒一樣利落。街道管分派活計的老王常常會幫她糊,據說他喜歡用舌頭舔那些貼花來代替糨糊,因為糨糊是麵粉熬的,要省着用。時尚書屋
媽媽痛恨那些火柴盒,比痛恨姥姥嗑瓜子兒還要強烈。時尚書屋
有一天她放學回家時打不開門,鼓搗了半天才發現門從裡面反鎖了。時尚書屋
她抱著書包坐在門檐下,看慘白的冬天的太陽慢慢西斜,半天不肯挪動一步。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