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8 頁


八大衚衕裡妓女撒潑時的口吻和調門兒。媽媽從來沒經過這些,几乎被罵傻了。然後,有一句話深深地刺痛了她,使她清醒過來。姥姥說:「我做這一切,還不是因為你?如果沒有你,我何至于這樣慘?你這個累贅,廢物!」媽媽忽然看
作者:西嶺雪 / 頁數:(8 / 50)

並沒有等太久,門便開了,老王低低地壓着棉帽子從屋裡走出來,姥姥沒有出來送,但是隔着窗喊女兒進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媽媽這時候才知道姥姥是知道她已經放學了的,明明知道她在門外還要讓她等這麼久,這使她覺得不可原恕。她走進屋,看到堆了半床的火柴盒旁邊放著一包瓜子兒,怨氣忽然就爆發了。時尚書屋
她抓起一盒火柴擦着,把火柴擲向那堆火柴盒中間,企圖製造一次火災,燒盡所有的恥辱與痛恨。時尚書屋
在姥姥的眼皮底下醞釀這樣的放火事件當然不能成功,姥姥以嗑瓜子兒和糊火柴盒同樣的麻利撲滅了那點點火苗,伸手抓住女兒的長髮將她從床上直接拖到了地下,指着鼻子痛罵起來。時尚書屋
她罵得很臟,是八大衚衕裡妓女撒潑時的口吻和調門兒。時尚書屋
媽媽從來沒經過這些,几乎被罵傻了。然後,有一句話深深地刺痛了她,使她清醒過來。時尚書屋
姥姥說:「我做這一切,還不是因為你?如果沒有你,我何至于這樣慘?你這個累贅,廢物!」
媽媽忽然看清了自己在姥姥心目中的位置和價值,她整個人都獃住了,時間彷彿靜止。這之後,姥姥還說過些什麼更難聽的話,還有沒有再打過她耳光,她已經都不記得了。時尚書屋
她看著地上被姥姥扯掉的自己的一縷黑髮,在心中默默地反覆地念叨着一句話:這家裡獃不得了。這家裡獃不得了。這家裡獃不得了。時尚書屋
媽媽是在那天夜裡十二點多離家出走的。只帶了幾件換洗衣裳和一個日記本。時尚書屋
她一直有記日記的好習慣,到現在也一樣。時尚書屋
但是記過之後從不返回頭看。時尚書屋
她記日記,不是為了記住,而恰恰相反,是為了忘記。時尚書屋
發生過的事與情變成墨跡留在白紙上,事情也就算結束了,過去了,有了交代。時尚書屋
她曾經跟我說過:我死之後,燒骨灰時,別忘了連這一箱子日記一起火化,那是我一輩子的腳印。時尚書屋
我常常想:那個在雪地上沒有腳印地行走的夢,會不會也曾經同樣地出現在屬於媽媽的夜裡。時尚書屋
但是我沒有問過她。時尚書屋
我們母女之間從不交流。時尚書屋
語言是用來傳達命令和執行命令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母親跟我說話時,臉上從不帶任何表情,就像記日記一樣,沒有喜怒哀樂,只是在完成一個過程。時尚書屋
媽媽帶著她的換洗衣裳和日記本出走了。在一個寒冷的夜裡。時尚書屋
那個晚上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至少在媽媽的記憶裡沒有看到任何光亮。時尚書屋
後來的事實證明,那次出走成全了她。因為「文化大革命」 很快爆發了。姥姥挨批鬥,妓女的身份被揭穿出來,脖子上掛着破鞋遊街。紅衛兵小將們來命令媽媽與姥姥劃清界限,鄰居說:她們早已斷絶母女關係了。時尚書屋
雲岫覺悟得早,屬於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時尚書屋
媽媽去參加了姥姥的批鬥會。小將們要她向自己母親身上吐唾沫。媽媽做不出。時尚書屋
她雖然痛恨姥姥,痛恨她的瓜子兒和火柴盒,可是畢竟她們血脈相連。時尚書屋
就算世界毀滅了,時間和空間全可以顛倒,黑白是非都沒有了清楚的界限,但是母女的血緣關係是不能改變的,是真理,也是 永恆。時尚書屋
口號聲一陣響過一陣,有人在推搡媽媽。姥姥在大堆破鞋的重重覊累下艱難地抬起頭來,叫:「岫兒,吐吧,衝我吐唾沫呀,媽不怨你。你不吐,他們不會放過你的。吐吧,吐吧……」
媽媽突然就崩潰了。她發出幼狼般的嚎叫聲,衝上台對著母親吐了一口唾沫,然後左右開弓打了自己幾十個耳光,轉身衝下台,旋風般跑出了會場……
要說媽媽的革命態度其實是很不徹底的,可是不知為什麼,那些人竟輕易地放過了她,沒有逼她再做進一步的表忠心行動。時尚書屋
第2年春天,媽媽報名上山下鄉,成為北京城第1批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知識青年。時尚書屋
黑暗裡女人的戰爭A(1)
今天是滿月,不知十五還是十六,月亮滿得像要溢出來。時尚書屋
月光潑灑在大街小巷,可是潑不進「夜天使」。時尚書屋
「夜天使」照樣四壁拉攏着深紫色的落地厚絲絨帘子,燈紅酒綠,自成世界。時尚書屋
如果地球爆炸,我在死之前一定聽不到霹靂聲,也看不到一點火光。那些厚絲絨帘子會裹住我,同音樂與死亡一起,伴我下地獄。時尚書屋
我死後會下地獄,那几乎是一定的。時尚書屋
我說過,世界上沒有一種人會比自甘墮落做妓女的《莊子》研究生更可恥而更不可原諒。時尚書屋
天作孽,猶可活;自做孽,無可恕。一切是我自己的選擇。時尚書屋
雖然,我常常說,人,是沒得抉擇的。時尚書屋
沒得抉擇。時尚書屋
就好像我媽媽是我姥姥的女兒,我是我媽媽的女兒,我們世世代代都是妓女一樣,是沒得抉擇的。時尚書屋
我們一家人,受了詛咒。時尚書屋
我以這個理由來原諒我自己,可是,我不能夠原諒我的母親。因為,她是雲岫,大名鼎鼎,無人不知的廣告界女強人云岫!
如果一個風光無限的十傑青年可以做妓女,那麼,一個未能拿到畢業證書的莊子研究生當然更有理由落草。時尚書屋
我的血管裡流着她們的血,我帶著仇家的咒語出生,命運注定如此,注定如此,我能怎樣呢?時尚書屋
秦小姐坐在大班桌後面涂指甲,看我進來,親熱地招呼:「蘭寇甲油,黑色,最流行的,來不來?」
「我不喜歡黑色。」
我言不由衷。其實,我是不喜歡追隨流行。時尚書屋
黑色是我鍾愛的顏色。但是喜歡黑色是因為它夠另類,夠個性。如果黑色流行,那麼它會成為我最避之不及的一種顏色。時尚書屋
莊子說:「世俗之人,皆喜人之同乎己而惡人之異乎己也。同於己而欲之,異於己而不欲者,以出乎眾為心也。」
我才不相信。我的理論和莊某恰恰相反:與眾不同才出人頭地。「夫以出乎眾為心者,何嘗出乎眾哉!」
我審視着秦小姐的化妝。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