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都不是天使 第 9 頁


而且是個非常嚴肅鄭重的男歌手,既不擅言談,又不會待客,你說高生花大價錢請他來做什麼?」我怒火中燒。事實上我的確扮演着公關小姐的角色是一回事,但是被人這樣明白地當面說穿卻是另一回事。如果我也若無其事地隨口說出所謂夜總會
作者:西嶺雪 / 頁數:(9 / 50)

——她的妝總是過于濃艷。以往已經如此,今夜格外誇張:藍色眼蓋、黑色唇膏、低胸晚禮服、加上十個黑指甲。她把這稱之為「舊上海風情」。而我要將之加一個定語:舊上海最下作的風月場所裡最低級的妓女的風情,還不屬於「長三」或「么二」的行列,而只配做半掩門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今天誰要來?」
「帥哥。」
秦小姐嬌笑,自以為風情萬種地扭動腰身,學着電視廣告裡那個賣牙膏的小女孩的口吻,嗲聲嗲氣地賣弄風騷,「你有新搭檔了。」
「搭檔?」我驚訝,「你是說要派個男歌手來?在俱樂部裡,男人好做什麼?」
「問得好!」秦小姐的笑如花枝亂顫,「女歌手兼做公關小姐,男歌手呢,而且是個非常嚴肅鄭重的男歌手,既不擅言談,又不會待客,你說高生花大價錢請他來做什麼?」
我怒火中燒。事實上我的確扮演着公關小姐的角色是一回事,但是被人這樣明白地當面說穿卻是另一回事。如果我也若無其事地隨口說出所謂夜總會經理不過是妓院老鴇,相信秦小姐的臉上也一樣掛不住吧?時尚書屋
可是心裡再火,表面上,我卻只能裝做不在意,淡淡地說:「是高生請的?那就只有兩種可能:一、他是高生心腹,來監視我們;二、最近有臨檢,高生請他來唱一出陽春白雪,裝裝門面。反正不論哪種,都是夜貓子進宅沒好事兒。」
「猜對了。」
「哪種對了?」
「第2種。」
我噓出一口氣,好在不是第1種。時尚書屋
「最近掃黃風聲緊,高生不得不做做樣子。有同行嫉妒咱們生意好,舉報說『夜天使』有色情服務,高生請個嚴肅歌手來,以正視聽。」
秦小姐裊裊婷婷地站起身,在鏡子前左右搖擺。「這就叫『又想當婊子,又要立牌坊』。」
「對,我是婊子,他是牌坊。」
我自嘲,同時在心裡惡狠狠地想,我已經掉進染缸裡洗不清了,是個真正的婊子。但是他呢,夠資格做牌坊嗎?時尚書屋
有敲門聲。是後台總管阿堅。時尚書屋
「廚房裡沒鷄蛋了。」
他直挺挺地戳在那兒,一米八的大個子把經理室的門塞得嚴嚴實實,惇厚的臉上滿是焦急憂慮:「有客人要點十客西蛋飯外加蛋花湯,但是廚房裡統共只有五六個鷄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鷄蛋了問我幹什麼?」秦小姐嘬起嘴唇來向指尖吹氣,不耐煩地說,「找西廚去呀。」
「西廚說了,就那不到十個蛋,客人急着要,他也沒辦法,難道讓他下蛋不成?」
「那告訴我有什麼用?西廚不會下蛋,難道我會下?」秦小姐說著也急了,就地團團轉了幾個圈子,苦惱地吩咐,「去找Shelly想想辦法吧。」
我忽然便有幾分緊張。時尚書屋
「找Shelly想辦法。」
是秦小姐的口頭禪。時尚書屋
每每俱樂部有了什麼擺不平的事,秦小姐的處理方案永遠是「找Shelly想辦法」。而Shelly,也彷彿真有三頭六臂,什麼鷄毛蒜皮的麻煩事兒到了她那裡,都可以迎刃而解。時尚書屋
但是這一次,難道她有本事下蛋?時尚書屋
在俱樂部,西廚只是個擺設,讓客人在酒興大發之際來點兒點心充充場面的,所以廚房備料一向簡單,沒想到今天竟一下子跑來十個餓狼,點什麼不好,偏要點西蛋飯!
西蛋飯與我們北京的蛋炒飯不同,並不是鷄蛋和飯兌着一炒就算,隨便打幾個蛋加點水也就對付了。而是將蛋煎得圓圓的,不焦也不流,剛剛好,不僅味道要香,更重要是賣相要好,是完完整整囫囫圇圇的一個整蛋,半點兒馬虎不得。而俱樂部的服務宗旨是:永遠不對客人說不。只要菜單上有的東西,客人點了,就一定要上,不可以任何藉口推脫。時尚書屋
但是,這裡是梅縣,不是廣州,晚上六點就已經商店關門,又沒有什麼二十四小時的小販,沒了蛋,除了上街乞討無法可想。時尚書屋
隱隱地,我有些好奇,也有些興災樂禍,想看到夕顏束手無策的狼狽相。時尚書屋
秦小姐的個性比我還刁蠻,事情搞不定,她絶對不會說自己管理疏忽,一定會把阿堅、西廚、和夕顏從上到下痛罵一頓的。時尚書屋
她惟一不會的事情,就是檢討自己。時尚書屋
我們的談話繼續,但很明顯兩個人都有些心不在焉。時尚書屋
「他叫什麼名字?」
「誰?」
「那牌坊呀。」
「啊,你說那歌手。」
秦小姐笑,「跟我同宗,姓秦,秦晉。」
「秦晉?這名字有點耳熟。」
「說是出過兩張MTV呢,算是歌星了,不過年輕的時候沒唱出來,現在快三十了,已經半退休,自己開着一家小餐館,家裡人給打理着,唱歌純屬客串性質。」
「那麼高生請他出山,還真是當牌坊用了。」
我冷笑,「一個男小開做歌手,有點小名氣,又有點小錢,自然就沒有人懷疑『夜天使』,有色情行當了。」
秦小姐也在笑,可是神情很不自然,隔了一會兒,到底忍不住把阿容叫進來打聽:「Shelly去哪裡了?」
「去弄鷄蛋了。」
阿容答,「她帶著阿堅和保安一起出去的,說去借鷄蛋。」
「借?去哪裡借?」秦小姐更加莫明其妙。時尚書屋
我卻已經豁然明白了。借。當然只有借一種辦法。商店雖然關門了,可是大排檔卻正是開檔的時候,Shelly要帶著阿堅和保安一起出去,自然是到街上大排檔去「借」鷄蛋了。時尚書屋
我們的人天天在排檔宵夜,多少認識幾個老闆,而且衝著阿堅和保安的個頭架勢,小老闆們哪敢不賣這個面子。怎麼我就沒有想到「借」呢?時尚書屋
無形中,我只覺自己又敗給了夕顏一次,心里長了一團草般煩亂。時尚書屋
阿容說:「秦小姐,你的指甲油真酷,真時髦。」
秦小姐牽動嘴角,表示領情了。時尚書屋
阿容又說:「聽說俱樂部要來一位男歌星,是個大帥哥。」
「你們這麼快就聽說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