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道小丈夫 第 11 頁


她一看電視,馬上大叫起來:「新聞連播?什麼時候你這個只管家事的『隱士』也管起天下事來了?」我的眼睛仍盯着電視,靠近她,「今天有美國齊氏企業在中國的分公司成立的剪綵儀式的轉播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0)

她一看電視,馬上大叫起來:「新聞連播?什麼時候你這個只管家事的『隱士』也管起天下事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眼睛仍盯着電視,靠近她,「今天有美國齊氏企業在中國的分公司成立
的剪綵儀式的轉播。聽說這個齊氏企業的總裁挺年輕的,而且還是個帥哥呢……
啊!來了,來了,出來了,出來了”我馬上全神貫注于電視畫面。時尚書屋
「那就更不能看了。」
冰潔搶過我手中的搖控,關了電視。時尚書屋
「哇!我只看到那人的背面,我要看他的正面啦!」我着急地想搶回搖控。時尚書屋
「不行。我老公禁止我看除他以外的其他帥哥。」
她拉起我。時尚書屋
我被她拉著走向飯廳,嘴裡嘟囔着:「你老公真是變態,就算他長得是挺帥的,但每天看著同一張臉也會煩呀。」
「莫理,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廢話一句,我就告你破壞他人婚姻。」
司空學
站在桌旁瞪着我。時尚書屋
「哈,司空學,你敢凶我?你也不想想,當年如果沒有我,你能把冰潔追到手嗎?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媳婦娶過門,媒人就扔過牆啦?」我在飯桌旁坐
下,拿起碗筷。時尚書屋
「行啦——狗頭軍師,吃你的飯吧。」
冰潔用筷子敲了我一記。時尚書屋
「冰潔——」我抱住她的腰,看著無動于衷的司空學,我又想生氣又想開玩
笑,「司空學,你就不怕我哪天把你老婆拐跑了嗎?」
司空學往火鍋裡夾進肉菜,瞅也不瞅我一眼,「我相信潔是個正常的女人。」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不正常嘍?」這個死阿學,要麼不開口,要麼一開口就
能氣死人。「好,冰潔,今兒晚上,你就和我到我家去睡。」
「我會給你留門的。」
司空學仍是若無其事。時尚書屋
「好啦,吃飯。」
冰潔往我碗裡夾了一堆涮好的肉菜,打算堵我的嘴。時尚書屋
我噘着嘴,哀怨地看著她好一會兒,然後猛扒碗裡的食物,「我要把你們家吃窮嘍!」
冰潔打開一瓶啤酒,「來,咱們來慶祝一下。」
「慶祝什麼?」司空學不明白地看著他的妻子。時尚書屋
我接過酒杯,和冰潔對視一眼,然後笑着舉起杯子,「慶祝我們今天失業!」
司空學對此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只是深情地對冰潔說:「我養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從戀愛到現在,司空學已和冰潔共同走過了兩年多的風風雨雨,在一定程度
上已有了默契。他能包容冰潔的瘋,當然也可以容忍我這個好友的閙。他確實是
冰潔的好老公,我的好哥們兒。時尚書屋
「嗚……你有老公養,我可怎麼辦呀?」我佯裝傷心。時尚書屋
「亥!咱倆誰跟誰呀?我老公不就是你老公?」我們又開始不正經起來。時尚書屋
「真的?」我笑眯着眼,「那今天晚上就把你老公借我用用吧,我家廚房的下水道又堵了,而且水管也漏水。」
對我來說,司空學還是個免費勞力。時尚書屋
「OK,沒問題。學?」冰潔看向丈夫。時尚書屋
司空學沒有異議,算是同意了。時尚書屋
於是,司空學就這樣被發到我家去了。時尚書屋
晚飯後,我和冰潔坐在客廳裡看著電視,新好男人——司空學則在廚房涮着
碗筷。時尚書屋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接通手機,「喂?……對,我是……噢……什麼?!我沒有啊!……好,我知道了,請別忘了把錢給我退回來。」
我憤憤地關上手機。「他媽的!」
「怎麼了?」身邊的冰潔關心地問道。時尚書屋
「旅行社說,懷疑我有移民傾向,所以護照辦不下來。靠!神經病!我他媽的就算要移民,也不會往日本那地方跑啊!」我氣得想咬人。「我今天真是衰到家了!」
「好了,好了,彆氣了。」
冰潔像哄小孩似的哄着我。「那要怎麼辦呢?你不想出國去玩了嗎?」
「只能等他們把錢給我退回來,我再去找另一家旅行社嘍。」
除此之外,我
還能有別的辦法嗎?時尚書屋
一個小時後,這時本來應該在我家通下水道的司空學回來了。時尚書屋
「莫理。」
他站在門口叫我。時尚書屋
「怎麼了?修好啦?」我問他。時尚書屋
「不是,有人找你。」
他指指身後。時尚書屋
「找我?誰啊?男的女的?」
「男的。」
「男的?」我想不起來除了我老爸以外,還有哪個男人知道我的住處所在。時尚書屋
我站起來,走出去。時尚書屋
在門外,我看到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站在樓道里。這男人很高,我仰起
頭,才看到他有一張很帥氣的面孔。時尚書屋
「這位先生,是你要找我嗎?」對第1次見到人的人,我大多會很客氣,很
有禮。時尚書屋
「是的。」
他點點頭。時尚書屋
「請問,你是……?」在我記憶裡,我似乎不曾見過他,否則這麼帥的男人
我一定會有印像的。時尚書屋
「你不記得我了嗎?」
我在心裡吐糟,他的話像極了台灣三流言情電視劇的台詞。「對不起,先生,我想不起來曾在哪裡見過你。」
也就是說,我不認識你。時尚書屋
「理,你真的忘了我嗎?」那男人再次問道。時尚書屋
我全身一抖,咋舌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這世上會用這麼……噁心的名兒
叫我的人恐怕只有一個,難道他是……我驚訝地瞪大雙眼,眼鏡也差點從臉上滑
落下來。「你是……齊天磊?」我試探地問道,心中卻是五味雜陳。時尚書屋
「我還以為你把我忘了呢。」
他臉上露出欣慰的微笑。時尚書屋
「你……」
他真的是齊天磊?「你回來了?」廢話一句!
「不給我一個久別重逢後的擁抱嗎?」他張開雙臂。時尚書屋
我以為他是在美國所受的西方教育所至,喜歡以肢體動作來表達感情,於是
我也未多想,上前給了他一個朋友間點到為止的擁抱。時尚書屋
但當我想抽身之際,放在我背後的他的那雙大手卻又重重地將我壓回他的胸
膛,鐵條般的雙臂緊緊地摟抱住我。時尚書屋
措手不及的我在他懷中愣了一下,但馬上又在心中告訴自己,他沒有別的意
思,只是太久沒有見到我這個朋友,所以會抱得久一些罷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