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道小丈夫 第 2 頁


可他又不經我允許,就取走了我手上的沙袋,「我幫你拿。」雖然他嘴裡說着幫,但行徑卻像是搶。我翻翻白眼,不打算再和他爭論——對於一個陌生人,我已和他浪費了太多的時間了。
作者:待考 / 頁數:(2 / 0)

可他又不經我允許,就取走了我手上的沙袋,「我幫你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雖然他嘴裡說
着幫,但行徑卻像是搶。時尚書屋
我翻翻白眼,不打算再和他爭論——對於一個陌生人,我已和他浪費了太多
的時間了。時尚書屋
於是,我就在他的攙扶下走……不,是蹦出了公園,回到小區裡。時尚書屋
來到我所住的樓前,我再次向他道謝:「我到了,謝謝你。」
我伸手想取回
沙袋。時尚書屋
但他卻避開我的手,放開對我的扶持,從自己的褲袋裏掏出一把鑰匙,走過
去,打開了樓門。時尚書屋
「你也住這兒?」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別多。時尚書屋
「對,我住四樓。」
他又走回來,扶住我。時尚書屋
「我家住三樓。」
他住我家樓上耶!
「我知道。」
他又出人意料地說。時尚書屋
「你知道?」我瞪視住他。時尚書屋
「我經常看到你,當然知道你住在幾層。」
他扶着我跳上台階。時尚書屋
「我怎麼沒見過你?」沒想到這樓裡還住着這麼一位大帥哥,真是意外。時尚書屋
「你上下樓老不抬頭,當然不認識我。」
他說。時尚書屋
這倒是,我上下樓時總愛盯着樓梯,生怕一步踏空,摔得狼狽。我不好意思
地笑笑。時尚書屋
到了三層,我打開家門。「謝謝。」
我再次感謝他,然後跳進門去,「再見。」
我對他禮貌的一笑。時尚書屋
「再見。」
他則向我一點頭。時尚書屋
關上門,我呼了一口長氣。老天!
突然想到我的沙袋還在他手上,我馬上又拉開門,但他已經不在了。我只好
又關上門。算了,反正總會再遇到他的,到時再向他要吧。時尚書屋

| 02

失 望第2天,打了電話給同學,請她幫我向道場請了假。時尚書屋
獨自在家的我無所事事地混到下午快兩點鐘時,樓宇通話器響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一跳一跳地來到門口,拿起聽筒,「我是莫理,哪位找?」
「莫理,是我啦!」一聽聲音,我就知道來人是我的高中同學兼跆拳道班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同學——張蕾。「我和許穎來看你了,施教練也來了。」
「上來吧。」
我按下開門鈕,打開樓下的鐵門。時尚書屋
掛上話筒,我打開自家的鐵門,倚在門框上等他們。時尚書屋
沒一會兒,兩個個子矮矮的女生和一位頭髮梳得很整齊,且打着頭油,套冰
潔的一句話,就是「蒼蠅落在上面,都得劈叉」的年輕男子,出現在樓梯口處。時尚書屋
這兩個女孩都是我的高中同學,短頭髮的是張蕾,梳着長馬尾的那個是許穎,
而跟在她們身後的那個看上去油頭粉面的男人,就是我的跆拳道教練——施中華。時尚書屋
「莫理,你的腳沒事吧?」許穎跑過來,扶住我。時尚書屋
「我可以說有事嗎?」我的幽默感在任何時候都不會枯竭。時尚書屋
「聽說你腳崴了。」
施教練走過來。儘管他已在北京落戶多年,但口音仍像
個上海人。時尚書屋
「這下您不用聽說了,眼見為實。」
我伸出右腳,在他面前展示我那腫成小
饅頭似的腳腕。時尚書屋
「看起來好像挺嚴重的。」
張蕾也低頭看著。時尚書屋
「什麼叫看起來『好像』挺嚴重的?它本來就很嚴重!」我回嘴道。時尚書屋
「你怎麼搞的?這麼不小心。」
許穎有些責怪地問我。時尚書屋
「還不都是因為我勤練腿法。」
我瞧向施教練,「教練,我這麼用功,有獎吧?」
施教練笑起來,「有獎。為了獎勵你的勤奮,我特別為你推拿。」
我當他是在說笑,也不甚在意,便邀他們進了屋。時尚書屋
在客廳裡,我和許穎、張蕾坐在三人沙發上,施教練則坐在旁邊的單人沙發
上。時尚書屋
「不好意思,我腿腳不方便,不能招呼你們,想吃什麼喝什麼,自己拿。」
我笑着說。時尚書屋
「這還用你說嗎?」張蕾是我家的常客,對我家的廚房瞭如指掌。時尚書屋
「你家有藥酒嗎?」施教練問道。時尚書屋
「藥酒沒有,白酒倒有。」
我又玩笑似地說道。時尚書屋
「白酒也行。」
「幹什麼?」我好奇地問。時尚書屋
「給你推拿啊。」
「什麼?您剛纔是說真的呀?我不要!」推拿很疼的。況且我的腳腕現在就
已經夠疼的了。時尚書屋
「不推拿,好的慢。」
施教練經驗之談。時尚書屋
「我寧願它好的慢。」
只要不推拿,什麼我都能忍。時尚書屋
「一定要推拿,教練您別理她,幫她推拿。」
張蕾就是見不得我好的那種損
友,她幸災樂禍地笑着。「我去拿酒。」
說完,她就跳起來衝去廚房。時尚書屋
沒一會兒,她拿着半瓶二窩頭和一隻小瓷盤走回來。時尚書屋
「你怎麼連我們家酒放哪兒都知道啊?」我驚訝。時尚書屋
「找吃的的時候,不小心看到的。」
她把酒倒入小盤。時尚書屋
施教練點燃了盤中的白酒,待酒燒熱了,他便移師到我身旁坐定。時尚書屋
「教練,可不可以不用?」嘴裡雖這樣問着,但我的腳還是任他擺佈。時尚書屋
他剛碰上我的腳腕,我就叫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還沒動呢,你叫什麼?」施教練好笑地看著我。時尚書屋
「不行,不行,太疼了。」
我猛搖着頭,企圖搏取他的同情,手下留情。時尚書屋
「疼也得忍着。」
他殘忍地說道。時尚書屋
「什麼?教練,你也太不憐香惜玉了吧?」我真佩服自己,這時還有心情開
玩笑。時尚書屋
「憐香惜玉?」張蕾誇張地笑起來,「你算哪門子香玉啊?」她嘲笑我。時尚書屋
我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好吧,我承認自己是缺少了那麼一點女孩子應有的
溫柔,但她也不用這麼看不起我吧?時尚書屋
「你忍一忍就過去了。」
在身後扶着我的許穎開口安慰我。時尚書屋
哎呀,感動啊!「好,我忍!」我壯士斷腕般的答道。「抱枕給我。」
「你要幹什麼?」她把抱枕遞給我。時尚書屋
「省得我待會兒叫得太難聽,堵上點兒嘴。」
我用雙手抓住抱枕,又看向施
教練,「教練,您來吧!」我決定豁出去了。時尚書屋
腳腕上的疼痛真如錐心刺骨一般,我全身僵直,為了不叫出來,我整張臉都
埋進抱枕裡,額頭和後背都冒出冷汗來。時尚書屋
「請開門!請開門!」這時,門鈴響起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