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道小丈夫 第 4 頁


「不介意。」反正朋友多了好辦事,不過……人家想要個哥哥,不想要弟弟啦!03吃 驚從那天以後,齊天磊每天都會到我家來。不過,在我的腳傷痊癒後,他就極少來了。但是,
作者:待考 / 頁數:(4 / 0)

「不介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反正朋友多了好辦事,不過……人家想要個哥哥,不想要弟弟
啦!
03
吃 驚從那天以後,齊天磊每天都會到我家來。時尚書屋
不過,在我的腳傷痊癒後,他就極少來了。時尚書屋
但是,每天早上晨練時,我總是會碰到他。我們一起跑步,然後,我會在小
樹林裡練習跆拳道,而他則一直站在一邊看著,說是怕我哪天又崴了腳,坐在這
裡,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時尚書屋
暑假很快就過去了,新的一學期又開始了。時尚書屋
「嗨!冰潔兄,好久不見哦!」見到好友王冰潔,我熱情地給了她一個久別
重逢的擁抱,「想我嗎?」
「想你有什麼好處?」這個唯利是圖,見錢眼開的女人。一句話就把我的水
晶心擊得片片碎。時尚書屋
我摀住左胸,佯裝痛苦狀,「噢,你傷了我的心。」
「那你就去死好了。」
她逕自拿出文具、書本放在桌上。時尚書屋
「你這個沒情義的。」
我也不再做戲,戲謔地埋怨一句。時尚書屋
「我要情義幹什麼?我只要有金子就夠了。」
我好像從她的雙眼中看到了金
元寶的倒影。時尚書屋
錢奴我在心中罵道。但也只敢在心裡嘟囔,因為我怕這傢伙聞言後,會馬上
撲向我,由錢奴立該升為殺人犯——大家都是學法律的,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時尚書屋
而且我還是滿珍惜自己的生命的,大好的青春還等着我去揮霍呢。時尚書屋
「你在罵我。」
冰潔斜睨我一眼。時尚書屋
「哪有~」我裝得無辜萬分,「你哪只耳朵聽到我罵你了?」
「你心裡在罵我。」
她終於轉個正臉給我了。時尚書屋
哇!崇拜!冰潔兄就是冰潔兄,連我心裡想的都知道,哈,「察言觀色」的
本事真是高人一等。時尚書屋
「你又在罵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指着我的鼻子。時尚書屋
「哪有,哪有?」我嘻皮笑臉地縮縮肩,「老師來了,上課了,上課了!」
噢,親愛的老師,我第1次覺得您是這麼可愛,你真是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再
世。抹抹額上的冷汗,呼——好險,逃過一劫。時尚書屋
這個學期開始得可真是「驚險」。時尚書屋
傍晚,放學後,我輓着冰潔走出校門。時尚書屋
我們倆正聊得興高采烈之時,突然有人從我身後拍上我的右肩,我嚇了一跳,
馬上回頭望去,「是你?」
身後的人正是我新交的小朋友兼鄰居——齊天磊。時尚書屋
「你在這兒幹什麼呢?」我以為這只是巧遇。時尚書屋
「等你一起回家。」
他朝我微微一笑。時尚書屋
「呵呵……」
冰潔在一旁壞壞地笑着。時尚書屋
「你笑什麼?」我沒好氣地瞥她一眼,「你腦子裡給我放乾淨點,他是我的鄰居,叫齊天磊。」
「齊天烈?」冰潔睜大眼,張大嘴。時尚書屋
「不是,是齊天磊。」
我又着重地重複了一遍他的名字。「不過,‘齊天烈’也滿順口的。」
我嘻嘻一笑,又轉向齊天磊,「她是我的同學——王冰潔。」
我為他介紹。時尚書屋
「你好。」
大方的冰潔先向他打了招呼。時尚書屋
「你好。」
齊天磊則只是向她微一點頭。時尚書屋
「帥哥哦,莫理,你賺到了哦!」冰潔在我耳邊笑道。時尚書屋
「什麼亂七八糟的?他比我小,我只把他當弟弟。」
我齜牙咧嘴地也回她耳
語。時尚書屋
「管你那麼多。不打擾你們了,我先走了。」
她笑得曖昧,揮揮手,轉身就
獨自離開。時尚書屋
「喂,喂……」
在我百般招喚下,她連頭都不回一下,而我也沒辦法追上去,
因為我沒忘了身後的「空降部隊」。我垂下肩,有些不情願地回過身,「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我記得我並沒有告訴過他我是哪所學校的學生。時尚書屋
「今天中午在B 大食堂看到你,我以為你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就跟着你來着。」
他和我一邊走一邊說:「沒想到你是大學生。」
「是啊,是啊。」
我很無奈。自從知道他是B 大附中的學生後,我就沒打算
告訴他我是H 大的學生,不是因為我自卑,而是因為怕他就像今天這樣心血來潮,
過來找我閒嗑牙,那我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可是……他還是找來了,還讓
冰潔看到,可以想像明天我恐怕會被冰潔糗到臭頭為止。唉——「你上幾年級?」
他非要打破沙鍋問到底嗎?時尚書屋
我比了個二給他看。時尚書屋
「你?大二?」他好像被雷打到的鴨子,哇哇叫。時尚書屋
「有必要這麼吃驚嗎?」難道我上大二讓人這麼震驚嗎?時尚書屋
「你大我兩歲……」
廢話!我又不是神童,正常升學到大二,當然比他這個高三生大兩歲。「我知道自己老了,你不必一再提醒我。」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他急急地解釋。時尚書屋
我當然知道他不是那個意思。唉——孩子就是孩子,單純……「好了別說了,回家吧。」
自從那天開始,齊天磊就天天來我們學校,等我一同下學回家。不管我是放
學早,還是放學晚,出校門時,都會看到他已經站在校門外了。有時我不得不懷
疑他是不是特意逃課來盯我的哨,還是在我身上裝了雷達。時尚書屋
而也自從那一天以後,我几乎天天都會被冰潔嘲弄一番。說什麼我老牛吃嫩
草、摧殘國家幼苗……說得好像是我主動的似的。拜託,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好
不好?每天想躲都躲不掉,我有什麼辦法?不過,我又要感謝冰潔,感謝她沒像
個小喇叭廣播電台似的給我到處宣傳,沒讓我成為繼班中那十九個有了男女朋友
的同學之後的第2十個半死會的人——而且還是假想的。時尚書屋
大約一個月後,在齊天磊誠懇地請求下,我成了他的家庭教師,專幫他補習
語文。時尚書屋
說實話,齊天磊真的可以稱之為是個理科天才,數、理、化三科次次考試每
門他都能拿到120分以上。可是我也只能說他是個「理科」天才,因為他的語文
水平真是低得又可以令人驚嘆,作為一個中國人,本國的母語考試,他竟然最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