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傲氣少主妙千金 第 1 頁


前言話說宋太租趙匡胤于改朝換代之初,雖奪得了大片江山,卻擔心軍人的權力大於他,帝位難保,於是,宋太祖在心腹重臣的建議下,決定收回兵權。也就是在那年,同是征戰沙場的老
作者:待考 / 頁數:(1 / 47)

前言

話說宋太租趙匡胤于改朝換代之初,雖奪得了大片江山,卻擔心軍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的權力大於他,帝位難保,於是,宋太祖在心腹重臣的建議下,決定收回兵
權。時尚書屋
也就是在那年,同是征戰沙場的老將,尹春秋、曹義重和沈戰這三位
情同手足的八拜之交,其實早已厭倦了「一將功成萬骨枯」,血流成河、屍
堆成出的沙場征戰。此時,太祖的釋權,正切合了他們早想卸甲養老的心願。時尚書屋
於是乎,三人共謀了良久,最後老大尹春秋和老二曹義重終於決定,
將同時舉家遷往三弟沈戰的世居,擇地比鄰而居,三人相持相成一起歸隱于
洛陽一帶。時尚書屋
就這樣,除了沈家原有的「飛鷹莊」外,尹春秋建了「雄天堡」,曹義
重蓋有「霸地寨」。想當然耳,三位老將軍的志氣猶在,一心還想著雄霸天
地。時尚書屋
那麼,在三家權貴世居洛陽以後,原本平靜、安居樂業的洛陽人,又
為何會對這三家的後代產生了莫大的興趣呢?時尚書屋
所以說羅!故事便是這麼開始了..
第1章

輓弓當輓強,

用箭當用長;

射人先射馬,
擒賊先擒王。時尚書屋
父親殷殷的叮嚀聲猶在耳邊,看似娉婷又似和著卓然風姿的少女不敢
有任何的遲疑,挺直著曼妙的身軀,傲然不群的拉弓。她專注的看著前面的
大樹,心中已經有了目標,絶不願無的放矢,而壞了父親自小的諄諄教誨。時尚書屋
咻咻咻!
山風不斷的襲起少女的衣擺,淡紫色薄紗裙不停的飄向夜空。這樣好
玩的風,絲毫不能動搖少女的專心,一待目標確定後,她便毫不遲疑的將手
中的箭射出。一陣陣銀色的光芒宛若黑夜中的閃電,持續的、不曾間斷的飛
射出,造成黑夜中一片奇異的美景。時尚書屋
「好棒喔!小姐,你的箭術這麼精湛,一定不輸那『雄天堡』的少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說話的女娃平常嚴肅不苟言笑的臉蛋,也難敵少女所撒下的魔力,頻頻稱奇。時尚書屋
「謝謝賜喜的稱讚。」少女展露笑顏,高興的拉著女娃一同前去找回箭,
「本來我是預定射在這兒的,可是剛纔風大,方向有點兒偏。」指著她預定
的目標,她似是有些懊惱。時尚書屋
「小姐的箭術在這方圓幾百里內絶無人可比,請小姐寬心。」忠心的丫鬟
努力的拔著箭,一方面克盡為人奴所應盡的責任•安慰主子受創的心靈。時尚書屋
少女輕輕的笑出聲,小心翼翼的收起箭,然後好笑的拉著丫鬟糗道:「賜

喜,有時候我真懷疑你是不是個偽裝的老太婆呢!瞧你老是這麼嚴肅,板著
臉孔,好像我那個白髮爺爺。”
爺爺說賜喜是特地買來服侍她的丫鬟,而賜喜也似乎很認真的想做好
這份工作。說真的,她是把賜喜當妹妹看,只不過她不喜歡她年紀輕輕的,
老闆著一張可愛的臉孔,真是浪費了她的青春哪!
不過,這山寨人的性子也當真和賜喜沒啥兩樣,古板、嚴肅,卻又心
地善良得教人心疼。時尚書屋
當初她到「霸地寨」時,的確為寨內嚴格的教條給嚇了好大一跳,難
怪這占地遼闊的山寨裡死氣沉沉的,毫無一點樂趣可言。時尚書屋
唉,誰要她爺爺以前是位高權重的將軍呢!長年征戰沙場的他,總喜
歡把軍中那套刻板的規矩搬進寨來。說也奇怪,爺爺雖喜歡把軍令充作家法
用,但山寨裡的數百人卻也心甘情願受罰,從無怨言。時尚書屋
她還真是服了這些墨守成規的善良老百姓了。時尚書屋
「賜喜不敢與老寨主比。」惶恐的她只差沒當場昏厥而已。「請小姐不要折煞賜喜了。」
這曹老將軍是山寨裡人人敬仰的長者,她憑什麼與之並論!只怕容易
道人非議。時尚書屋
「賜喜,別怕,我只是開玩笑的,瞧你嚇得臉都白了。」她爺爺當真這麼
得人尊敬,連提一下都不行!
「緋兒!緋兒!這丫頭又跑到哪裡野了。」
說人人到,「霸地寨」內上下奉若神祇的曹義重,聲如洪鐘的嗓子正肆
無忌憚的嚷著,這聲音之洪亮恐怕連對面山頭都聽得見。時尚書屋
慘了,又來了!
明天又得面對一大堆的關懷眼神了。唉!曹子彤撫著頭,傷透了腦筋。時尚書屋
爺爺實在太寶貝她了,讓已屆雙十年華的她頗難為情,因為寨內的人鐵定又
都跟著出來尋她了。時尚書屋
爺爺是他們的主子,在他們的觀念裡,哪有主子四B 尋找人,而僕人
在家休息的道理!
這些人的階級觀念根本就已根深柢固的無法動搖了,所以不管曹義重
怎麼說,寨裡的人絶不可能袖手旁觀的,也就是說她必須好自為之了。時尚書屋
「緋兒!」又是一記大喊,迫使曹子彤不得不回答了,免得等會兒又被人
海團團圍住,審東問西的,著實煩人。時尚書屋
「我的美髯爺爺•」
果然,曹義重聞聲,一下子就來到她的跟前了,而賜喜則背著她的箭
筒嚴陣以待,唯恐老寨主心生不悅,怪她沒好好照顧小姐。她的慌張模樣讓
曹子彤看得為之失笑。時尚書屋
賜喜這丫頭真的好可愛啊!
「你這丫頭怎麼答得這麼無奈。」白髮蒼蒼的曹義重健壯的身子摟著孫
女,展現一般人難得一見的慈祥。「後天就要成親了,還到處亂跑!」訶責中
的溺愛絶對錯不了。時尚書屋
成親!對啊,她就要成親了,爺爺不說她還真的忘了。時尚書屋
當初要不是爺爺千請求萬拜託的要她答應尹家這門親事,說什麼他們
曹家愧對尹家,也不告訴她究竟是怎麼樣的愧對法,又要不是看見爺爺提起
尹家時的傷慟,她是絶不可能答應的。再怎麼樣,她也不可能嫁給一名素未

謀面的男子,不管他是多麼英勇、有才華,對她而言都是枉然。時尚書屋
「不然子彤不嫁了,留下來陪我的美髯爺爺可好?」曹子彤半真半假的
試探著。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