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傲氣少主妙千金 第 12 頁


鏢車的行進相當有規律,速度不能太快,以免損及了貨品,可是也不能太慢,以免危險。雖然在這種官道上搶匪尚不敢光明正大的行劫,可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不過這條路相當僻靜、清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47)

鏢車的行進相當有規律,速度不能太快,以免損及了貨品,可是也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能太慢,以免危險。雖然在這種官道上搶匪尚不敢光明正大的行劫,可是世
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不過這條路相當僻靜、清幽,泥土小路的兩旁都是高聳參天的大樹,
空氣不僅清新,那青翠的綠意更令人神清氣爽,精神為之一振。時尚書屋
「小姐!」大熱天騎馬,還真不是人受的,賜喜心生抱怨的頻頻拭汗。時尚書屋
「咳..咳..」這痛苦的咳嗽聲分明是裝出來的。「是少爺!我說賜喜書僮哪,我們離開山寨也有六天了,難道你就真的改不了口嗎?」
優閒地坐在白駒上面那風采翩翩的美少男,赫然是曹家的千金子彤小
姐是也!而坐在她後面那位緊抓著她的可愛小書僮,自然就是那個小嚴肅賜
喜丫鬟羅!
「是小姐不應該嘛!」唯恐從馬背上摔下的賜喜,又緊張又懊惱的嘟噥個
沒完,「好好的千金小姐不當,幹嘛打扮成這副不男不女的模樣嘛!」
曹子彤刻意的又咳了幾聲,暗示她說話小心一點,「賜喜,你不覺得我這樣子很瀟灑,像個美少爺嗎?」
咱的一聲,曹子彤有模有樣的甩開扇子,四平八穩的轉回頭朝她扮鬼
臉。時尚書屋
「哼!小姐就是小姐;永遠騙不了人的。」賜喜不得不承認小姐裝扮成公
子哥的模樣,實在很俊俏,可是她絶不會告訴她的,省得她扮上了癮。時尚書屋
「賜喜,別這樣嘛!你想想看,我打扮成這樣對你也好啊!你瞧,我這
頭髮只消高高的梳成一束,你不僅不用費那麼大的勁幫我梳各種宮髻,又不
用紮上那些個叮叮咚咚的簪花彩飾,多好啊!”這丫鬟還真是死腦筋,不懂
得變通,曹子彤實在有點後悔帶她同行。時尚書屋
「我情願多費點心為小姐打扮得標漂亮亮的。」任憑小姐怎麼說,她反正
沒辦法苟同就是了。時尚書屋
「別假了,你一定也覺得這身男裝打扮很方便吧!」的確,是比著那些花
衣綉鞋方便又快多了!沒辦法,誰教她以前穿牛仔褲穿慣了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哼!」還是一聲冷哼。時尚書屋
唔,賜喜的臉好臭喔!「賜喜,你不會覺得奇怪嗎?」她得捉弄一下這
個小古板,讓她放鬆一下心情。時尚書屋
「什麼奇怪?」防備的看著小姐閃爍的眼神,賜喜漠然的看著她。時尚書屋
「這裡呀!」把扇子收起來,她用扇子大方的比著胸部,然後貼近賜喜的
耳朵,「你不好奇我的胸部怎會變平了嗎?」
「小姐,請端莊點好嗎?」緊張的左右巡視著,賜喜對小姐的大膽實在
心驚膽跳。時尚書屋
「是少爺!」用力的敲了下她的頭,曹子彤好笑的瞅著她,「只要你當我是位少爺,就不會覺得我的行為放浪了。」
「你本來就是小姐啊!」堅持己見的賜喜仍不肯讓步。時尚書屋
放棄了,她真的放棄說服她了,賜喜太固執了,真是拿她沒轍。時尚書屋
「累了嗎?小表妹,前面有個十里亭,等下在那裡休息一會兒。」懊惱的
又何止賜喜?就連親自押鏢的兩位表哥臉色也是好不到哪兒去。時尚書屋
尤其是在她們身邊的這一位。時尚書屋

「笑一個嘛!大表哥,」這可是她所能擠出最甜美的笑容了,「而且請叫
我小表弟,我現在的身分是位公子,名字叫曹非,至於我這個小書僮嘛..
就叫小四好了。”
為了紓解他的不快,她是一路暗笑到十里亭,把臉都快笑僵了。時尚書屋
俐落的跳下馬,曹子彤擠在兩位表哥的中間坐著,她得儘力討好她的
表哥們,因為能否順利接近那個該死的自大狂就全看他們了。時尚書屋
「喝水!」不由分說的將水罐遞給她,雷廷旭不悅的看著她的打扮,「我實在不喜歡你這麼做。」
「二表哥..」曹子彤顧不了旁人詫異的眼光,她一身男子的打扮,卻
不避諱的緊偎著雷廷旭撒嬌著實奇怪,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她有斷袖之癖呢!
「你自己說要幫我的。」
「我是說幫你討回公道,可不是這種幫法。」冷漠的表情再加上淡然的音
調,她的二表哥實在夠酷了。時尚書屋
「廷旭說的對!」雷廷昭冷哼著,「說什麼我們是傲飛的好朋友,要我們在押鏢之際找個理由將你寄放在尹家,虧你想得到。」
「我覺得我的計畫沒什麼不妥啊!」她還是無辜的扁著嘴爭辯道,「你瞧,
我就是知道你們有趟鏢要去都城,而去都城一定會經過尹家的嘛!這時你們
就假稱我的舊疾發作,無法與你們同行,先把我安置在尹家。姑母說你們從
都城來回少說也要個把月,等你們往返尹家時,已逼近射箭大賽了,正好可
以目睹我打敗尹傲飛的精采鏡頭,多好啊!”一口氣說完她的精心策劃,她
是頗自得的。時尚書屋
「傲飛既然逃婚了,就不會在尹家,你只會撲場空而已。」實是求是的雷
廷旭不以為然的點明。時尚書屋
「這你就錯了。」拿著扇子揮來用去,曹子彤果然頗有男子架式。「我敢
保證那個該死的尹傲飛根本沒離開尹家平步,他們之所以這麼說,只是想讓
我和爺爺難堪而已。”
「反正我們就是不放心把你放在尹家,而且我們這趟鏢期沒有一定,萬一遇到颱風下雨就得順延,哪有你想得這麼剛好。」不客氣的潑她一頭冷水,
雷廷昭巴不得她立刻打消主意。時尚書屋
「姑母不是說了,她也會來參加射箭大會嗎?到時候我再同她一道回來不就成啦!」他們休想叫她改變主意。時尚書屋
「都是娘跟著起鬨!說什麼這是你應該做的。」娘竟然還幫著小表妹向外
公說謊!
「說什麼你心情不好,讓你到雷家或是曹家在鎮上的別莊玩個幾天,這種謊話虧娘說得出口。」他這個小表妹哪裡會心情不好?他看她沿路和賜喜
嘻嘻哈哈的,倒是快活得很。時尚書屋
「娘還自願留在寨裡幫忙照料外公,直到緋兒表妹回去。」雷廷旭也不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