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傲氣少主妙千金 第 9 頁


「這是什麼重點!」曹子彤則是不領情的糗著她的大表哥,「不過,我倒是不知道這位虛長我八歲的尹家少主,行事會這麼幼稚。」反正尹傲飛給她的印象已經徹底的糟透了,在她心底他只是個一無是
作者:待考 / 頁數:(9 / 47)

「這是什麼重點!」曹子彤則是不領情的糗著她的大表哥,「不過,我倒是不知道這位虛長我八歲的尹家少主,行事會這麼幼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反正尹傲飛給她的印象已經徹底的糟透了,在她心底他只是個一無是
處的紈褲子弟罷了。時尚書屋
「緋兒..」曹義重不復精神的臉孔,已沒什麼力氣責備他的寶貝孫女
了。時尚書屋
「爺爺,人家都已經欺負到我們頭上了,您還袒護他們。」敢情人善真容
易被人欺嗎?時尚書屋
「總之,人稱我們這三家是富豪世家,其財富之多足以撼江山。」曹義重
從不炫耀自己的財富,他只是據實的說出罷了。「沈家的小姐叫沈琴深,是你爹的青梅竹馬,他們兩人的親事是由爺爺和沈家爺爺自小訂下的。」
「這麼說,爹的未婚妻是沈家的人,這和尹家又有什麼關係?」她不懂。時尚書屋
「緋兒,你記得你爹是幾歲到你們那裡的嗎?」曹義重不避諱的在外孫
面前提起他一直視為禁忌的話題。時尚書屋
「好像是二十五歲的生辰那天。」
「對!可是你一定不知道,這生辰的隔天便是書哲和琴深成親的日子。」
琴深那孩子是想以牙還牙吧!
真是人讓她驚訝了,這情形簡直和她的一模一樣嘛!
「爺爺,告訴我,這位琴深姑娘愛我爹嗎?」這是個很重要的問題。時尚書屋
「她怎能不愛?你爹那時是個溫文俊雅、風度翩翩的美少年,這個城裡的姑娘無人不為他痴迷的。」他是個人見人愛的孩子哪!曹義重為自己的兒
子感到自豪。時尚書屋
「那麼,我爹失蹤後,那位琴深姑娘一定痛不欲生吧!」

她爹確如爺爺所講的,是個風度翩翩的美男子,既然這位琴深愛爹,
那麼他的失蹤一定讓她很傷心難過:雖然她也是被尹傲飛拋棄了,可是這情
形差得可多呢!
因為她對尹傲飛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可言,有的話也只是憤怒。時尚書屋
「何止痛不欲生?聽我娘說,那年她幾度自殺都被家人救起。」雷廷昭十
分同情的說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她是個敢愛敢恨的烈女子。」沉默了好久的雷廷旭,淡淡的想起那位堅
毅的尹夫人。時尚書屋
「琴深也是個痴心的孩子,她一直等著、盼著你爹,你奶奶和我看了都
很捨不得。時尚書屋
當初我們只是騙她說你爹去經商時失蹤,沒想到這孩子就這麼死心眼,
一直等著你爹,深信你爹沒有死。”說到傷心處,曹義重抑著老淚,心酸的
想起她的固執,「你奶奶和我不忍見她為了一個不會回來的人埋藏了青春,
於是我們串通好,假造你爹的筆跡為了一封家書,謊稱他已在別處娶了妻子,
要琴深斷了希望。”
多殘忍啊!曹子彤替沈琴深的痴心悲哀,也為兩位老人家的苦心難過。時尚書屋
「受此打擊的琴深,原本是個人見人愛的善良女子,竟然變得憤世嫉俗,
痛恨起曹家來了。而仲伯..也就是傲飛的爹,他自小就喜歡著琴深,只是
礙於她和你爹已訂親,而一直不敢表白心意。在他得知琴深被你爹遺棄後,
便日夜跟隨著琴深,怕她又想自盡。時尚書屋
日子久了,連心死的琴深也被他感動了,於是她終於答應下嫁尹

家..”

「所以,傲飛的母親尹夫人就是沈琴深。」雷廷昭接下結論。時尚書屋
傻愣的望著雷廷昭,曹子彤一時還無法意會他的話,「那麼這次的事是她的報復羅!」
「恐怕是這樣,因為自從琴深下嫁尹家後,我們就不曾再和沈家、尹家往來了。直到兩年前你來到『霸地寨』為止。」說什麼他也不會原諒自己造
成孫女的不幸。時尚書屋
溫柔的偎進老人家的懷裡,曹子彤安慰的摟著他,「所以當尹家來提親時,您急於和他們兩家修好,就懇求我下嫁對嗎?」
「爺爺只想到彌補對他們的虧欠,卻沒想到害了你。」難過的喘著氣,曹
義重不敢直視她的眼神。時尚書屋
沈琴深是算準了曹家不會拒絶這門親事吧!她的心機真夠深沉的,曹
子彤不禁為年邁的爺爺抱屈,因為這整件事受創最大的,就屬這位疼愛她的
長輩了。時尚書屋
「我的好爺爺,別這樣嘛!大不了緋兒不嫁,一輩子侍奉在您身邊,這正中緋兒的下懷呢!」她不要見她爺爺傷心、難過。時尚書屋
「對啊!外公,您別擔心了。小表妹多才多藝,長得又秀美,還怕討不到好夫婿嗎?」這丫頭這麼鬼靈精又漂亮,加上曹家家財萬貫,只怕到時候
上門求親的人會大排長龍呢!
「真謝謝大表哥對我這麼有信心。」丟給他一抹甜蜜的笑容,閃著戲謔眼
睛的她,若有似無淡淡的笑道,「爺爺,如果到時候沒人要我,就叫大表哥或二表哥娶我好了。」
雷廷昭和雷廷旭沒想到她會來這麼一招,兩人面面相覷當場傻住了,

他們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尷尬得很。時尚書屋
曹義重看到兩個平時穩若泰山的外孫,竟然也會被緋兒戲弄得不知所
措,總算笑了。時尚書屋
「緋兒,你這丫頭!」
籲!聽到爺爺爽朗的笑聲,曹子彤終於放心了。至于那兩個愣在那兒
的獃頭鵝就不用去理會了,因為他們的反應實在太侮辱她了。時尚書屋
好歹她的姿色也不差啊!看他們目瞪口獃的樣子,好像娶她是個懲罰
哩,真是過分!

※※.. ※..

在練武場嗎?時尚書屋
果然,偌大的練武場中,只有一位身著白袍的挺拔男子在專心的練著
劍,似乎並沒發現到他的出現。時尚書屋
沈少鷹帶著欣賞的笑容,悠哉的斜靠著牆。他表兄的劍術真是不差,
那輕鬆的揮劍中,不難看出其中所蘊藏的凌厲,看似平凡的劍法卻是招招致
命的犀利。時尚書屋
「少鷹,什麼時候來的?」相當漂亮的收劍回鞘,狂野、豪邁的笑聲從
尹傲飛的口中逸出。時尚書屋
「只一會兒。」溫文的笑著,沈少鷹實在欣賞這位狂放自傲的人中之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