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成全了自己的碧海藍天 第 9 頁


這時候大門嘭被推開了,冬冬大大咧咧的走進來,我趕忙介紹:「這是柴,某某大學的博士哦!」這才打破了僵局。博士道別後,我發了一個消息給他:「我們不可能。」很快,回消息了,我一看手機立即
作者:我愛那片碧海藍天轉,完整版 / 頁數:(9 / 0)

這時候大門嘭被推開了,冬冬大大咧咧的走進來,我趕忙介紹:「這是柴,某某大學的博士哦!」這才打破了僵局。博士道別後,我發了一個消息給他:「我們不可能。」很快,回消息了,我一看手機立即倒地,他回的是:「一切皆有可能。」三十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搬家沒多久,我接到公司任務:去上海參加一個採購會議,同行的,還有一位技術部門的同事。回家收拾東西,冬冬聽說我要去上海,隨口說了句:「如果方便的話,到宜家幫我捎個CD架回來。」聽到宜家兩個字,我的心頓時揪了一下,「好的,我儘量幫你帶。」我勉強說道。時尚書屋
晚上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回想起田飛。在那個滿天燦爛的星光夜晚,21歲的白衣少年從遠走近,他微笑着,眼睛像星星一樣閃着光芒:「讓我保護你一輩子吧。」空氣中充滿了初夏青草的味道,清新中有種奇妙的淡淡香味……
第2天一早,我和同事在長途汽車站匯合,抵達上海後就直奔會場。我第1次參加類似的會議,但凡覺得人家有一點購買我們產品的可能,就熱情發名片。期間阿文打電話騷擾我:「你在哪啊?你跟博士發展得怎麼樣啊?」我說:「我出差呢,瘋狂發名片,帶去的一盒已經用掉一大半了。」阿文毫不留情打擊我:「夜總會媽咪才這樣發名片呢!」「媽咪怎麼啦?人家也是按勞取酬。時尚書屋
總比偷吃扒拿強。」我也毫不留情掛掉電話繼續發名片。時尚書屋
傍晚,吃完主辦方安排的自助餐後,我坐地鐵去了浦東。在世紀大道上徜徉,淒清的晚風吹在臉上,眼睛裡竟然落下淚來。這裡的一切都還那麼熟悉,兩個人牽手走過的情形還清晰如昨,身邊那個熟悉的人已經遠去,我還在異鄉辛苦打拚,苦了累了委屈了,都必須一個人承受。時尚書屋
堅強,有的時候是因為太多的無奈。時尚書屋
記得剛進公司的時候,拜訪一家電台的副總,交談中,他在菲律賓旅行的女兒打來電話說要回寧,他的父親擺下所有的威嚴:「在廈門轉機時別亂跑,我已經托夏伯伯到時候來看看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絮絮叨叨。時尚書屋
後來一打聽,人家女兒和我一般大。走出電台大門,我就蹲在人家牆角邊抹起了眼淚,給我爸爸打電話:「爸爸,我想回家。」
那次把我老爸老媽嚇得不輕,特意跑來南京探望我,以至于後來無論多苦多想家,也都是自己跟自己較勁,再不敢報憂了。時尚書屋
多少次加班孤獨的回家,看到公交車裡的親密母女,我的眼角都會濕潤,天吶,有誰知道我多麼想家?多麼想我的爸爸媽媽?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看天色已晚,我打車回到賓館,同事正在看電視,見到我特興奮地說:「藍,剛纔值班的小張打電話來,說傍晚以後我們公司網站點擊率是平時的兩倍呢!估計是我們發名片起效果了。」我走進洗手間,關上門,凝視着鏡子中的我:姑娘,日子會好起來的。時尚書屋
(三十六)
第2天一早起床,就像打仗一樣直奔會場,昨晚的顧影自憐、暗自神傷全都被拋到了腦後。時尚書屋
介紹產品、聯絡客戶、接受主辦方安排的記者採訪,哪一樣不得陪着笑臉?大學裡學的專業是中文,所以很多同學都當了記者,在記者群中,隨便看看,就發現兩個熟人。一個是高我一屆的學姐,在《申江》的,還有一個是田飛的舍友許峰,現在在〈〈東方早報〉〉。幾年未見的老同學重逢,自然很是興奮,無奈公務在身,彼此交換了聯繫方式就匆匆道別。時尚書屋
忙了整整一天,來不及吃晚飯,就搭乘火車回寧。上了車,猛然想起還沒有幫冬冬買CD架,只好帶著抱歉回去。時尚書屋
回到家已經十二點多了,實在是太累了,行李一丟,倒在床上就立馬睡着。呵呵,在身體極其疲憊的狀態下,是不會多愁善感的。林黛玉為什麼整日憂傷啊,就是因為她不幹活哇。時尚書屋
第2天,公司開恩放了一天假。上午冬冬要去學校上節課,我趕緊報名:「我陪你去吧。」我們紮起馬尾,穿上牛仔褲與帆布鞋,輕快的出門了。時尚書屋
兩個女人共處一天,自然會交換許多隱秘的事情,這天,我知道冬冬居然是有男友的,但「可能會分手」。原因是「男友的家裡反對」。我實在不明白了,冬冬各方面都挺好的,怎麼會有這麼挑剔的婆婆呢?時尚書屋
她告訴我:「男朋友是大連人,他爸爸是政府部門的高官,媽媽是大連當地有名的企業家,住臨海別墅。家裡一直有保姆,他吃蘋果都是保姆削好了切成小塊插上牙籤送上來的。他家人一直希望他能夠找個門當戶對的。」嘿,我心想,又是一個豪門弟子。時尚書屋
繼續聊下去,卻是疑竇叢生。時尚書屋
「那你見過他家人嗎?他家人就反對?」我問
「沒見過,有一次都說要五一去見了,最後被她媽媽拒絶了。」
「你那去過他家嗎?」
「他一直在青島創業,所以我只去過他青島的家。」
「他青島的家也是別墅?」
「是租的房子,他很有志氣,不用家裡的錢。」
我都傻了,怎麼想都覺得這男人怎麼這麼不靠譜啊!我懷疑冬冬被騙了,但看著她天真而有哀傷的眼神,我不忍心說出我的感覺。時尚書屋
(三十七)
得知冬冬男友叫張語,我就悄悄打電話給大連的一個記者朋友:「幫我打聽打聽,你們大連的大領導裡有沒有一個姓張的。」記者朋友在那頭一本正經地說:「我可以負責的告訴你,祖國各地都有姓張的高官。」
得,此路走不通。眼見着冬冬越陷越深,我真怕這個女孩在感情上受到傷害。時尚書屋
「如果他的母親實在不同意,乾脆算了吧。何必這麼辛苦?」我試圖勸冬冬放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