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藍天大惡魔 第 6 頁


沒有人注意到,那張原本一臉不耐與嘲諷的俊臉,在視線交會的瞬間迅速變了樣,向來冷然的藍眸染上了抹光亮,原來低落的心情也不期然改變了。 「你……你……」天啊!她一定是前幾天的夢還沒
作者:鐘琴 / 頁數:(6 / 34)

沒有人注意到,那張原本一臉不耐與嘲諷的俊臉,在視線交會的瞬間迅速變了樣,向來冷然的藍眸染上了抹光亮,原來低落的心情也不期然改變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你……」
天啊!她一定是前幾天的夢還沒有醒,她一定還身處在夢中才對。雨晴伸出手指着那個叫她驚駭不已的人,除了愣在原地不斷重複着你字外,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
「好久不見了,晴天。我可以把你的行為解釋成是看見我而興奮過度嗎?」
現實中的惡魔朝她露出蠱惑人心的一笑,然後出人意表的踏步向前一把抱住她。
「藍……藍天?」天啊!誰快來敲昏她,然後告訴她這一切都是夢?
雨晴覺得自己快昏了,不,也許這時她昏了倒好,至少可以逃離一切。
「是我沒錯。全世界大概只有你敢用這個名字叫我了,別以為你在作夢。會痛吧?所以我是真的。」惡魔伸手毫不留情的掐住她的臉蛋,如同童年時老愛玩她的他。時尚書屋
「晴天,是我,我回來找你了。」惡魔朝她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望着眼前好看到簡直沒天理的男子,雨晴除了如臨大敵的臉色發青之外,再沒有其他反應。
別人看到他或許是會心動,但是她看到他絶對只有心驚!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哇!真的是他啦!那個該在美國當少爺的怎麼會在這裡?早知道他會在這裡,就算是時薪十萬塊請她她也不幹!
她早該猜到的,那個惡夢其實就是個預兆,告訴她最近會霉運當頭,碰到他這個帶剪刀的超級大掃把星外加地獄來的惡魔。
「我當然會在這裡啊。」望着雨晴越見驚恐的臉色,那張奪人心魄的神情越是愉悅。「晴天,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今天我是這場演奏會的主角,當然得在這裡啊。」漂亮的薄唇微微揚起,他笑了,他笑得好善良、好純真……也好邪惡。時尚書屋
「天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誰來殺了她!她的臉上滿是錯愕,一種十分不祥的預感自心頭升起。不會吧,網路上傳言帥到無可比擬,天使般俊逸陽光的臉龐,卻擁有如惡魔般詭異狡詐的性情……
「藍天……你不會告訴我,你就是那個叫藍什麼東東的天才鋼琴家吧?」惡魔他不是應該不會彈琴的嗎?
「你說呢?」他不正面回答的反問她,順手再偷捏她的臉頰一下。
呵,就是這種觸感,這種叫人上癮的感覺。在美國無聊發那麼久,他的樂趣總算回來了。
眯起漂亮的狐狸眼,他一副滿意的看著懷抱中的雨晴一臉快要掉出眼淚的委屈樣。
「藍……你們認識嗎?」始終被晾在一旁的馮凱翔終於開口出聲,訝異的看著一向對女性十分不屑的他,竟會這麼「熱情」的摟着一個女孩不放。雖然女孩不怎麼情願的樣子。
「她是我青梅竹馬的女孩——雨晴。我們兩個算是所謂的兩、小、無、猜。」像是存心不留給雨晴任何退路似的,藍·布魯克斯也就是楚天藍如此對馮凱翔道。
「藍……藍天你放開我啦!」雨睛簡直快要被嚇死了,她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牽連,也不要再回到從前那種有他的悲慘日子。
「呵……原來是這樣啊。」
雖然大家都看得出來藍懷中的女孩很可憐,一副無法再承受委屈的模樣,但沒有人敢大膽的去救人,就算英雄救美可能獲得美人垂青,但沒人敢得罪性情如惡魔般的楚天藍。
美人和命,還是命比較重要,美人沒了可以再找,命沒了哪還能和美人相好?
「你怎麼會在這裡呢,晴天?」知道沒人敢打擾他的好事,楚天藍狂妄的逗弄着她。
「我……」
誰來救救她啊?
「快一點!還剩不到三分鐘就要表演了。」在這緊張時刻,一個外場的工作人員突然探進頭來,打斷了休息室中詭異的氣息。「喂,新來的,你別一直纏在布魯克斯先生身旁,別忘了你除了照應布魯克斯先生外,還得幫忙其他人。」撂下這些話後,門板隨即又被闔上,顯然這位工作人員有很多事要忙。時尚書屋
照應?照應個頭啦!她現在只想扔下工作溜之大吉,其他什麼也不要管。
「你是來打工的嗎?」看見雨晴悲慘的表情,楚天藍覺得心情更好了。「看來他們倒替我找到了好東西。」他唇角的微笑仍在,連向來冷然的眼眸也佈滿笑意。「既然如此,看在他們送禮這麼討人喜歡的份上,我也不好意思太刁難他們。」

「我才不是什麼禮物呢!」雨晴聞言不滿的抗議道。
「你是啊,晴天。」這女人難道不知道認命一點可以少吃點苦頭嗎?楚天藍拍拍她的頭勉強算是安撫,然後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馮凱翔。
「看在你們那麼誠心幫我找來好禮物的份上,我就答應上妝好了。凱翔,你再另外找個人來幫我化妝吧,晴天她不懂的。」看她潔淨的臉龐即知。
從容、優雅的站起身,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原來給人邪肆難相處的藍·布魯克斯竟脫胎換骨,變成另一個彬彬有禮、斯文俊雅的男人,此刻的他完全符合天使外表所應有的氣質。
詭異!簡直詭異誘頂了!除了以前早已司空見慣的雨晴之外,其他的人都看獃了。
合作的任工作人員上完粉底後,楚天藍搖手阻止工作人員的其他動作,表示這樣即可。
這是馮凱翔自認識他以來,他最合作的一次了。
自椅背上拿起本裝外套,楚天藍從容的走向門口,他拉開門,準備上台表演。
就在眾人几乎都要懷疑眼前這個溫文儒雅的男子是不是自己所認識的惡魔時,楚天藍突然的回過頭,奪眾人展露溫和一笑。
「我希望演奏會結束後,還可以看到我的禮物在這,如果她不見了,我不介意再找別的人來代替。」他的表情極為溫和,目光卻是要命的嚇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