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藍天大惡魔 第 7 頁


不錯,他果然還是他!眾人的懷疑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現在可是再確定不過了。 就這樣,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藍·布魯克斯踏着自信的愉悅的腳步,上台表演去了。 楚天藍上台沒多久
作者:鐘琴 / 頁數:(7 / 34)

不錯,他果然還是他!眾人的懷疑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現在可是再確定不過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就這樣,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藍·布魯克斯踏着自信的愉悅的腳步,上台表演去了。
楚天藍上台沒多久,一道小小的身影悄悄的潛向門口,儘量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小姐,請問你要到哪裡去?」就在潛逃的手即將碰到門鎖的那一剎那,冷不防一個聲音阻止她的動作,也成功的將眾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
要命,被發現了啦!
苦着一張臉,雨晴委屈的看著逮住她的馮凱翔,滿臉受盡苦難的樣子。
死藍天!臭藍天!臨走前居然還惡性不改的叫人盯住她,別讓她給跑了,就算是念往日情懷想找她敘敘舊,她也該有拒絶的權利吧?那麼久沒見面了,沒想到他除了長相變帥以外,惡劣狡猾的性格一點也沒變。
哼!想她夏雨晴又不是什麼大笨蛋,趁着他現在去表演的空檔,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我——我只是想要去廁所嘛——」自古以來,尿遁向來是最好用的逃脫術,想當年劉邦在鴻門宴不也是利用這一招開的溜的?雨晴輕輕移開馮凱翔抓着她的手,一臉陪笑道。
「後台也有洗手間啊。」馮凱翔給她一個大哥哥式親切的笑臉,「和藹可親」的重新抓回雨晴的小手。
「是這樣的嗎?」該死的!他們存心想害死她。所謂要死死道友不要死貧道,看來他們八成是想留她下來,好轉移藍天的「關愛」。雨晴雖然笑在嘴裡卻罵在心裡。
「那這樣的話——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像越來越痛了,麻煩你先放開一下我的手,不然我怎麼去洗手間?」也不管馮凱翔是不是反應過來了,在假裝臉色鐵青肚子越來越痛後,雨晴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推開馮凱翔,由原本不太急的「尿遁」迅速改為十萬火急的「便遁」拔腿就跑。
而她跑的方向和洗手間是反方向。
馮凱翔發現這不對勁的地方,「小姐,廁所是在另一邊吧。」那個方向是出口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咦?出口?糟了!她該不會還想跑吧?察覺到不對勁,馮凱翔立即追上前去。
開玩笑,要是讓她跑了,依藍剛剛撂下的話,絶對不會輕易放過他們!他努力加快腳步,在走廊上狂奔的兩人引起不少人注意。
他要追上來了!「你不要跟上來啦,我就是比較喜歡去外面了,外面——嗯,通風比較好,空氣比較佳。」雨晴一面跑一面胡亂說話,想要馮凱翔相信她。
「外面只有馬路。」難不成她要在大庭廣眾下方便不成?馮凱翔壓根不相信她。
到了大門口,雨不敢任何遲疑的衝上紅磚道,揮手叫了一台計程車。
即使這個月的預算會因搭車而透支,仍毫不遲疑的坐上車,只求快點離開些地。
「你不要到外面上嗎?幹麼還要搭車?」臨走前,她聽到雨晴懊惱的聲音自不遠處傳來。
「我就是要回家去,沒聽過肥水不流外人田這句話嗎?」在扔下這句話後,她連忙關上車門逃離現場。
第3章
又作惡夢了!
睜大眼看著寢室被污垢染成米黃色的天花板,雨晴深深的呼了口氣,強迫自己冷靜。隨便用衣袖擦了擦額際的冷汗,她認命的揉了揉略顯酸澀的眼,確定自己又回到了現實。
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
無語的望着天花板,此刻真的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才好,一個人連作惡夢都會作成了習慣,真不是普通的悲哀。
自從那天從演奏會逃回來後,她几乎天天都會夢到惡魔藍天。然後每夢到一次她就尖叫一次,叫到現在,連她的室友都免疫了,不再被她的尖叫聲驚醒。
勉強再把因睡眠不足而酸澀的眼睜開,這次映入眼帘的是室友床邊的一幅巨型海報。昏黃的燈光,遠去的白色身影及黑色的鋼琴,這是一張藍·布魯克斯遠離專輯的宣傳海報。
那場演奏會辦得很成功,那傢伙因此走紅,在台灣徹徹底底大紅大紫。
現在四處都可以碰到他的瘋狂樂學,像她的室友就是其中之一。室友的床頭、桌面都擺上他的海報及照片報導,而她天天待在寢室和那些「分身」對望的結果,就是每晚越來越頻繁的日有所「望」,夜有所夢了。
其實那傢伙說起來也沒什麼大改變,除了變帥了些,印象中小時候的他都是不斷的利用先天外表的優勢,在大人面前裝有氣質的乖,只有在她面前才會原形畢露。
從她認識他的那一該起,她有人生便是黑白的了。其實說起來也委汗顏,她明明比他大上四歲,但自她有記憶以來,就一直被比她矮小的他吃得死死的。
藍天欺負她的事蹟多不數,像是拿蜈蚣、蟑螂嚇她一類的惡作劇還算不Case,記得他六歲時騙她說玩辦家家酒的彩色黏土可以吃;七歲時開始使計吆喝她幫他寫習字作業;八歲他就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魅力,讓全校大大小小的女生都喜歡他,然後當他被女孩子弄煩時,就拿她當藉口,害她几乎被全校半數以上的女孩子惡意排擠……
自小到大,由於他會裝乖,成績好又長得不錯,從沒有人會把壞事懷疑到他的頭上,任她不管再怎麼說,也沒人會相信。
而這些大大小小的坎坷事蹟已經讓她夠可憐了,偏偏她乖違的命運並沒有得到上天的同情,一件更悲慘的事發生了——
明明知道她是遇水即沉的旱鴨子,她永遠記得在某個陽光燦爛得刺眼的夏日,他居然對母親大人獻計,要將已經把游泳教練氣到吐血的她,帶到他傢俬人的游泳池練習游泳。
基于牛牽到北京還是牛的道理,惡魔當然不可能真的大發善心的要教她游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