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藍天大惡魔 第 9 頁


「嗨!晴天。」楚天藍這會兒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位高貴的貴族,而不會讓人聯想到樂界那個惡名昭彰的天使惡魔。 「你……你怎麼會來這裡?」明知這個問題很笨,她還是不由自主的問出口。
作者:鐘琴 / 頁數:(9 / 34)

「嗨!晴天。」楚天藍這會兒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位高貴的貴族,而不會讓人聯想到樂界那個惡名昭彰的天使惡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你怎麼會來這裡?」明知這個問題很笨,她還是不由自主的問出口。
「沒有人告訴過你,不告而別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嗎?」輕輕附在雨晴耳畔,楚天藍「很溫柔」的說著。
在外人眼中這或許是情人間十分親密的耳語,但只有當事人才知道,在這看起來很溫柔的假象下藏的到底是什麼。
看到雨晴驚嚇的模樣,這才讓楚天藍原來惡劣至極的心情稍稍的好了起來。那天他難得乖乖合作的演奏完、接受一些煩人的訪問後,回到休息室竟然發現她逃脫的事實。雖然他早猜到她可能會乘機逃開他,但當事實真的擺在眼前時,他還是覺得心情很不爽。
不過,今天看到她那種令他懷念的可愛表情,也不枉費他這兩天利用一切人脈去打探她的下落了。
「我……我……」
雖然已經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但在真的碰上他時,雨晴倏地發現其實什麼也沒用。面對他,她還是怯懦的想跑。
「那,你們不覺得那個人看起來有一點眼熟嗎?他好像是最近來台灣的天才鋼琴家喔。」同學中已有眼尖的人識穿了楚天藍的身份。
「是那個藍·布魯克斯嗎?」聽到這樣的話,人群中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畢竟最近的他實在太走紅,光是這個班上就有不少人是他的樂迷。
雨晴頓時感覺自己的頭越來越痛了。
看到同學們的反應,她深知大事不妙。她向來不是什麼希望能引起別人注目的人,從來不是,而且她也不希望自己成為什麼校園八卦事件的女主角。
只是事與願違,她已經越來越引人注意了,而這一切都是拜那個惡魔所賜。
「那個……請問你真的是藍·布魯克斯先生嗎?」一個比較積極主動的同學湊上來問。
「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不是!他叫楚天藍,是我一個老朋友而已。」看到楚天藍想回答,雨晴連忙搶答道。她可不想再有任何麻煩的事上身。「藍天,你找我有事嗎?我們也好久沒聚聚了,附近有一家店不錯,一起去喝個茶如何?」
為了不讓他破壞她的學校生活,她只好犧牲自己了。
「當然好。」碰上這種難得的好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楚天藍唇角微揚,心情極好的立即應允。
「那我們走吧!」也不管下堂到底有沒有課,拿起包包、拉著楚天藍的袖子,雨晴連忙將滿臉笑意的他拖離自己的教室。

※※※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在燈光極好、氣氛也極佳的Coffee Shop裡,兩人才一坐定,雨晴就殺風景的問。
所謂的氣質、風度是表現給文明的人類看的,至于其他披着人皮的「魔」,她是沒太多的好風度可以去用到這一類的人身上。
「你似乎一點也不想再見到我?這樣的態度對一個久別重逢的青梅竹馬,有點不太恰當吧?」斜倚着柔軟的椅背,楚天藍一臉優閒自適的模樣。對於雨晴的惡聲惡語他也風度極好的不介意。
陽光自窗戶柔柔的灑落,溫和的輕拂着楚天藍俊帥的面孔,一時之間,甚至連雨晴都有些看獃了。
這傢伙不管個性如何,那張臉還真長得好看到沒天理,從小她便知道他長得非常的好看,第1次看到他時也是獃了好半天。
打從上幼稚園起,倒追他的小女生便已經是絡繹不絶,多得嚇死人,除了唯一熟知他真面目的她之外,几乎沒有一個女孩子不把他當成童話中走出來的白馬王子,為他心兒小鹿亂撞。
五、六年不見了,上帝在他身上的偏愛依然是顯而易見,經過青春期的洗禮,使得他整個人猛地抽離,但又不像一般突然抽高的小男生一樣,變成一根瘦竹竿,他是以完美的等比例抽高,叫人心生妒忌。
當然,他那叫人不敢恭維的個性例外,可是一點也沒有變。
「先生、小姐,請問你們要點什麼?」當服務小姐走來招呼他們時,目光也不由自主的瞟向楚天藍。
又有人被外表遮蔽住眼睛。「我要一杯果汁。」對於服務小姐打量及猜測的目光,雨晴只是挺直背脊的任她看。即使知道几乎整個店裡的女孩都在猜測她和楚天藍的關係,她仍是不卑不亢的抬起頭來,要看、要猜就隨她們去。時尚書屋
反正她雖然稱不上是什麼頂級大美女,但也醜不到哪裡去,至少還可以算是中上等級的容貌,和藍天坐在一起,沒理由她得感到自卑還是什麼有的沒有的。
「一壺桔茶。」混血兒模樣的楚天藍口中吐出的卻是字正腔圓的標準國語,這令本來準備秀出一口流利英文的服務小姐嚇一大跳。
一群無聊的花痴。
對於那些不斷投身而來的傾慕目光,楚天藍一律採取相應不理的態度,他微微把頭轉了回來,興緻盎然的對上另一張極度不甘心的嬌顏。
「你到底找我要幹麼啦?」嗚……她只要一看到他就會下意識的想跑,如果可以的話,她根本不希望和他重逢。
「你很怕我?」他一針見血的道出一個他倆心照不宣的事實。
「我不該怕嗎?」她和天借膽的反睨了他一眼。真丟人,她明明比他大了四歲,居然還會怕這個小鬼。「你不是早就到美國當少爺去了,幹嗎還回來這裡呢?」她巴不得這輩子都不要再見到他。
「我回來這裡看你的,不行嗎?」他藍眸半掩,似真似假的語氣叫人一時之間猜不透他真正的心思。
「看我?」當雨晴聽到他這麼說時,渾身不禁發走一陣冷顫。「不……不必了吧,以前我們兩個又不是很熟,再說,現在你看也看過了,應該可以讓我走了吧?」然後她會立刻跑到世界某個離他最遠的角落躲起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