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走開,我有情流感 第 2 頁


穿衣鏡沒了,電視機沒了。天剛有些亮色,灰裡透白,白裡透藍,如同宣紙上化開的黑墨水,再倒上點藍墨水。如果太陽出來了,就應該是再倒上了些紅墨水。這樣一聯想,我找出了抽屜裡的鋼筆,又
作者:鄧芷辛 / 頁數:(2 / 0)

穿衣鏡沒了,電視機沒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剛有些亮色,灰裡透白,白裡透藍,如同宣紙上化開的黑墨水,再倒上點藍墨水。如果太陽出來了,就應該是再倒上了些紅墨水。這樣一聯想,我找出了抽屜裡的鋼筆,又順手拿了一條紅絲線。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拿紅絲線。拿鋼筆是因為我妄想有天靠筆吃飯,拿絲線做什麼?難不成我要縫縫補補過一世?時尚書屋
多年後,和人家談起我的離家出走事件。他們問我帶了什麼出家門,我說:「鋼筆和紅絲線。」
我要離家出走。我無法忍受沒有穿衣鏡和電視機的生活,是他們,就是他們,剝奪了我擁有嗜好的權利。時尚書屋
他們是我的父親和母親。時尚書屋
我走進客廳,穿過父親和母親,回頭看了他們一眼。我說:「天要亮了。」
父親問我:「橙子,你知道我的煙放哪裡了嗎?」
我搖了搖頭,繼續往外走。時尚書屋
母親問我:「橙子,你上學怎麼不帶書包?」
我鎮靜地說:「書包忘在學校了。」
我接着往外走。時尚書屋
我帶上家裡最後那扇鐵門的時候,聽到了最後一件易碎品破裂的「哐啷」聲,似乎是為我鳴的一聲禮炮。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是祖父留下的半人高的大瓷花瓶。時尚書屋
「走了。」我這樣對自己說,然後衝著那所房子擺了擺手,沒帶走半小片雲彩。時尚書屋
2
我的口袋裏有43塊錢、一支鋼筆和一條紅絲線。時尚書屋
黑墨水和藍墨水攪和着的天空終於有了紅墨水的支援,我一抬頭,呀,天真的亮了。於是,我坐在學校門口小賣部的水泥台階上,等着它開門。大概等了10幾分鐘,胖阿姨來了。胖阿姨是個和善的老闆娘,她曾經給過我一塊奶油蛋糕。時尚書屋
她很驚訝地看著我:「橙子,你那麼早就來了?一直在這裡等我嗎?」
我說:「胖阿姨,我想打電話。」
「你怎麼不在家裡打呀?」
「家裡電話壞了。」
「哦……」
她開了門,我把身體靠在玻璃櫃檯上打電話。玻璃櫃檯擦得很亮,我看到自己尖刻的下巴和蓬亂的長髮。沒打通,電話怎麼也打不通。時尚書屋
胖阿姨問我:「橙子,你打的是長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努力點着頭,把嘴唇咬得生疼。時尚書屋
她笑一笑:「小姑娘外地還有朋友呀,老不簡單呢!電話機的長途鎖沒打開,來,我來開鎖。」
第3節:私奔的少女(2)
第1次聽到了方子牙的聲音。他彷彿用被子捂着嘴巴,聲音含糊:「誰?怎麼?」
「誰?怎麼?」這是方子牙接起電話張口就來的話語。無論對方是親人、朋友或者情人。時尚書屋
然而對於首次撥通他電話的我來說,這已經是最最真摯最最厚道的表達了。我必須簡明扼要地說完我要說的,我的口袋裏只有43塊錢。離家出走,再不回頭,我只有這43塊錢。我還要坐上某種交通工具,我走不動也走不遠,我穿的是皮鞋。時尚書屋
豬皮做的一雙鞋,紅色的,大圓頭,鞋底很厚。時尚書屋
我說:「我是橙子,我口袋裏只有43塊錢。我要坐什麼交通工具才能到你的城市,43塊錢能坐上那種交通工具嗎?」
他的聲音一下脆亮起來,像早起的一隻小黃鸝:「橙子,你坐火車到S城,大概只要38塊錢。我現在呢,也馬上從A城趕到S城去。這樣的話,我們晚上就能在S城碰面了。」
「你不是在A城嗎?我要去A城。」
「你的錢不夠呀,而且那麼遠,我怎麼放得下心?我們先在S城見面,我再帶你回A城。好嗎?你到了A城,就給我打電話。我的呼機號碼你背得下來嗎?12……」
「我記得,我記得很清楚。那我去買票了……我是說,我真的就來了……」
「來吧,我的未來女作家。」他狠狠地說了這樣三個字——女作家。時尚書屋
我顫抖了一下,如同他把我塞進了冰庫。時尚書屋
胖阿姨收了我1塊錢,她半眯着眼睛:「橙子,你要去旅行嗎?一個人?」
我打量着櫃檯裡手掌大小的圓鏡子,我問她:「這個怎麼賣?」
「2塊。」
「2塊?」
「2塊。」
「胖阿姨,我要買它。」
我把鏡子塞進口袋,它和鋼筆接觸發出了「哐哐」的響聲。時尚書屋
我說:「胖阿姨,我得走了。」
「橙子,你要去旅行嗎?一個人?」她又問。時尚書屋
我全然覺得沒隱瞞的必要了,早早晚晚的,所有人都會知道我離開的消息。時尚書屋
「是的。我要和我男朋友一起生活。」我把「生活」兩個字加上了重音,聽上去就像「剩貨」。時尚書屋
我走了幾步,她拉住我,從背後拿出一個塑料袋。什麼都不說,她什麼也不說。她捏了下我的鼻子,笑了那麼一笑。嫵媚得很,活潑甚至生動。時尚書屋
打開那袋子,我看到了礦泉水和麵包。時尚書屋
我擺着手:「我走了,胖阿姨。」本來我要說些「日後湧泉相報」的話,終歸還是吞回了肚子。我問她要了梳子,用皮筋把頭髮盤成一個圓髻。我又擺了擺手,她說:「不錯,很漂亮。時尚書屋
橙子,你會幸福的。」
同學們都來上課了,他們面朝着學校的方向,前進前進。我的屁股朝着學校的方向,我也前進前進。查老師騎着自行車,他在我身邊停下來。時尚書屋
「橙子,你幹什麼?」
「書包忘在家裡了。」
「我送你回家,拿了書包咱們再一起去學校吧。」
「不了不了,查老師,我跑得很快,快極了。我一定不遲到的……」
我拚命跑着,豬皮鞋子那麼沉重,地心引力那麼可惡,而路,竟然那麼長遠。時尚書屋
3
售票員的嘴唇塗成猩紅色,油膩的一張大餅臉,兩邊的雀斑就是剛灑上的芝麻。時尚書屋
她說:「去S城,76塊,8點半。」
「不是38塊嗎?」
「你是學生嗎?」
「是啊是啊!」
「學生證呢?」
「沒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