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再見帕裡斯 第 11 頁


即,我聽到了她輕輕的笑聲。 我倚在床尾,將窗帘拉開了一點兒,女孩兒坐在我身旁,膝蓋上墊着一張紙,聚精會神地吃蛋捲。蛋捲碎裂的聲音清脆悅耳,啟人食慾。 「搬到這裡多久了才告訴我?」她似笑非笑地說。 「昨天。」
作者:張佳瑋 / 頁數:(11 / 0)

「想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遲疑了一下,說,「日思夜想。」
我補了一句。
女孩兒笑了。落在她鼻翼之側的陽光,將她柔嫩的肌膚照成了一張剪裁精美的紙版模樣。耳垂邊的髮絲在陽光中掩映生輝。她將嘴唇靠近我的鼻子。時尚書屋
我下意識地回頭。
從窗口望出去,對面樓房的陽台上,穿白汗衫的中年人正在手持水壺澆花。女孩從我的肩頭循着我的視線望去,明白了我的心思。女孩跳了起來,走到窗口,伸手將窗帘拉上。失去了光源的室內忽然之間呈現出近乎暮色的昏暗。時尚書屋
我感到女孩的唇偎依到了他的額,隨即落在了他的唇上。
「說,你想我沒?」女孩在他耳邊悄然說道。
我在黑暗中找到了她的肩。我的雙手在她肩後匯合。她順從地俯低身體,讓我擁她入懷。我輕輕地吻了她的嘴唇。時尚書屋
「牛奶味。」
我說。隨即,我聽到了她輕輕的笑聲。
我倚在床尾,將窗帘拉開了一點兒,女孩兒坐在我身旁,膝蓋上墊着一張紙,聚精會神地吃蛋捲。蛋捲碎裂的聲音清脆悅耳,啟人食慾。
「搬到這裡多久了才告訴我?」她似笑非笑地說。
「昨天。」
我說,「一個人搬的。螞蟻一樣累。」

「沒有女孩兒幫你?」
「你不讓嘛。」

「靠,說得我好像《河東獅吼》裡的女主角一樣。」

「柳月娥。」

「知道你讀過書。別老是在我面前賣弄。」

「我還得提醒你,」我說,「女孩子少說靠。知道靠是什麼意思嗎?」
女孩兒吃罷蛋捲,將雙手互相拍一下。她將蛋捲的碎屑陽光下望去,好像托斯卡納附近海島上暗藏的金沙在紙上聚攏,而後撕下半張紙來,輕輕地擦手和嘴角的牛奶漬。「好吃。」
她說。時尚書屋
「如果想吃,還有金橘。」
我說。
「不用了。」
她說。「會胖的。」

「你個子高,胖了也不顯。」

女孩兒

173公分高的,年輕美麗的女孩兒
驕傲地伸了一下自己的小腿。「我比她高,是吧?」
我知道她的目光正注視着我的反映。看似漫不經心的語調。我指了一下對面的房屋。「快要開始施工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說,「搬到這裡,相當不是時候。」

「施工怎麼了?」
「會很吵。」
我說,「白天黑夜,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哎,你還沒回答我呢。我是不是比她高呢?」
「你是比她高。她才167公分。而且可能實際上只有165公分。」

「我皮膚也比她白吧?」
「她經常游泳,被曬成那樣的。」

「我眼睛比她大?」
「你眼睛本來就比一般人大。」

「那我比她漂亮咯?」
「是,你比她漂亮。」

「而且,」女孩兒用手指輕輕碰觸着我的鼻子,「我對你好,她呢?她把你甩掉了。」

「甩掉了。」
我機械地重複。
「還是我好吧?」
「是你好。」
我說。
「有音樂嗎?」女孩兒將蛋捲碎屑、撕裂的紙都扔進了廢紙籮後,重新坐回床上。我指了指桌子上擱着的筆記型電腦,回過頭看窗外。三分鐘後,我耳邊響起了德沃夏克。
「就這個?」她的聲音。
「還有其他的。」
我說。
德沃夏克戛然而止,換上比約克冷厲的節奏。剛虛張聲勢了一刻,BEATLES又粉墨登場。接下來是拉赫馬尼諾夫、戴維斯、以至于古箏曲《欸乃》。音樂碎片搖擺一陣之後,她的聲音再度響起。時尚書屋
「你電腦裡就存了這麼多?那麼少的曲子。還都不好聽。」

「是。如果都不喜歡,柜子裡還有CD。」

她的手指輕輕扣擊着桌子。我將被單上殘留的蛋捲碎片拂去。陽光西斜。我聽到她拉開柜子的聲音。時尚書屋
「這盒搖滾不錯。」
她說,「麥克白樂隊的。」

「隨你喜歡就好。」

她儼然已經聽到曲子節奏般搖擺着頭,使長髮翩然起舞,映在牆上的影子儼然一棵柳樹。她走回桌前,開盒子取唱片,預備插入電腦。我將頭靠上床尾欄杆,閉上眼睛等待麥克白樂隊激蕩不已的旋律。時間過去一分鐘。時尚書屋
沒有動靜。我抬頭看窗戶玻璃映出的樣子。她的影子悄然立在桌旁。
「怎麼了?」我問。
她歪着頭看CD的內盒。良久,一個字一個字的讀道:「親愛的,希望你會喜歡。情人節快樂。你的兔兔。時尚書屋
2004年2月14日。」

我轉過頭來,正迎上女孩受傷的目光。好像速凍的金槍魚罐頭中金槍魚仇恨的眼神。她雙手持着唱片盒,冷冷地側首望我。她的嘴唇微微發抖。時尚書屋
眼角的斜度不免過于鋭利。我直起身子來。
「是她送你的?」
「是的。快一年了。」

「你還留着。這是她的。」

「是的。」

「那些唱片也都是她送的對不對?」
「不全是。」

「你不是說會把關於她的東西都扔掉嗎?你不是說你早已經忘掉她了嗎?」
您所在的位置:登陸網站>>正文回目錄
第12節:別閙了,乖
「本來忘記了,被你剛纔一提又想起來了。所以,別提啦。」

她對於我企圖緩和氣氛的努力不屑一顧。
她伸長胳膊,從茶几上取了她的提包。
她將拖鞋踢到了屋子角落裡,伸手去取高跟鞋。
我跳下床來,伸手拉她的胳膊。遭到了她的頑強抵抗。像是印第安孩子在擺脫美國警察的鐐銬。
我伸出手來摟住她的脖子。她取到了高跟鞋,用極快的速度亦可描述為手忙腳亂的企圖穿上。
我伸手去拉她的手。她的手如貓爪一般陰狠而凶險,朝我的手上又掐又推。好像美人魚企圖逃脫八爪魚的糾纏。
她始終一言不發。我能夠聽到的是她的呼吸越來越急。
她蹙着眉頭,一遍遍徒勞無功地推搡我的手。
「別閙了!」我大喝一聲。空蕩蕩的房間裡印了一層回聲,使這一嗓子顯得極富力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