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蝶影伴樵郎 第 1 頁


第1章一陣熱風吹了過來,毒辣的日頭猛烈地曬着大地,禁不起這樣的酷熱,樹兒垂下無精打采的葉片,花兒更是萎靡不振,地上揚起了黃沙,令人倍覺燥熱難當。在武昌府的鐘家大
作者:(杜默雨) / 頁數:(1 / 39)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第1章

一陣熱風吹了過來,毒辣的日頭猛烈地曬着大地,禁不起這樣的酷熱,樹兒垂下無精打采的葉片,花兒更是萎靡不振,地上揚起了黃沙,令人倍覺燥熱難當。時尚書屋
在武昌府的鐘家大宅裡頭,響起了朗朗笑聲,驚醒不少昏昏欲睡的人們。時尚書屋
「喂!你們起來啊!不要像爛泥一樣攤着!」她的聲音清脆嬌甜。時尚書屋
四個丫鬟個個汗水淋漓,氣喘吁吁,各自扶在花園涼亭的欄杆上,終於有人哀求道:「大小姐,別玩了,我求求你!」
「不玩了?」鐘蝶影詫異地睜着明亮大眼,她的羅衫也被汗水浸透了。「我們玩不到一個時辰啊?小秋,正輪到你當鬼呢!」
小秋抬了抬眼皮,無力地道:「小姐,你跑得那麼快,我追不上嘛!還有,人家的鞋子都破了。」
「鞋子破了?小事一樁,再縫一雙嘛!」蝶影笑容滿面,不見倦態。「來呀!快起來!」
「大小姐,饒了我們吧!」又是一片哀號。時尚書屋
「大小姐,哪有人家的千金小姐一個月跑壞一雙鞋的?」一旁的李嬤嬤慶幸自己年紀大了,免于和小姐嬉戲的噩運,但她也看不過去了,拿了汗巾拭去蝶影頭臉上的汗水,勸道:「這日頭挺曬的,不如休息一下,讓丫頭們下去忙吧!」
「有什麼好忙的?」蝶影拿過汗巾,使勁地在她俏甜的臉龐上抹擦。「娘不在家,你們可放大假了!」
小夏噘起嘴道:「是大夫人不讓我們陪她去嘛!」
蝶影仍拿着汗巾在手臂上擦着。「水月寺來了一個雲遊高僧,講經三日夜,娘和二娘她們去當善男信女,何必帶你們幾個聒噪的小娃娃?」
也不知道是誰聒噪了!春夏秋冬四婢你望我,我望你,同時又瞪向大小姐。時尚書屋
李嬤嬤見到蝶影把汗巾塞進衣領裡猛往背後擦汗水,連忙扯下大小姐的玉手:「大小姐,不要做不雅的動作啊!你是有規矩、有教養的好人家女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蝶影搶回汗巾:「哎呀!這裡沒人看到,管什麼規矩的……」
「誰說沒有人看到?」一個威嚴的男人聲音從背後傳來。時尚書屋
救星來了!四個丫鬟偷偷吐了舌頭,連忙轉身齊聲大喊:「老爺好!」
鐘善文揮揮手,語氣不耐地道:「你們在這邊吵閙,幾個院子外都聽到了,要是傳了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我鐘家沒有家教?」
在父親面前蝶影也不敢放肆了,她乖乖地垂着手:「爹啊!是我要她們陪我玩的,不關她們的事。」
「我又沒罵春夏秋冬!我是在罵你這個好動過頭的大小姐!」鐘善文吹着鬍子,目光一掃丫頭仆婦。「沒事了,你們都下去吧!」
「是的,老爺!」眾人如獲特赦,一溜煙跑了。時尚書屋
鐘善文在涼亭坐下,若有所思,蝶影忙拋下汗巾,過來幫父親捶背。「爹,您今兒個忙完了吧?辛苦了!」
「妳嘴巴可真甜!爹的決定沒有錯!」鐘善文點點頭,又伸手順了順他精心修剪的鬍子。時尚書屋
「爹又做了什麼大生意嗎?」蝶影跳到父親面前,笑道:「以咱們武昌鐘家的信譽,保證爹爹財源廣進、貨通四海、生意興隆、六畜興旺了!」
「嗯!不錯,你也唸過很多書。」鐘善文再仔細瞧著女兒清麗甜嫩的面容:「嗯!沒錯,就是你了!」
「就是我什麼?」
「爹才從巡撫府那兒回來,許大人正在為選秀煩惱,聖旨說是要出身良好,年齡十四到十八,面目清秀,不能有斑,耳聰目明,口齒清晰,知書達禮……」
「爹,您在說什麼?」蝶影聽得莫名其妙。時尚書屋
「就是太子要選妃啦!以武昌鐘家的財富和威望,還有你舅舅在朝廷的關係,再加上你的美貌,應該很有希望選上太子的妃嬪。將來你生個小龍子,太子又當上皇帝,我也變國丈了!」鐘善文笑呵呵地道。時尚書屋
「爹啊!您到底在說什麼?」
「你十七歲了吧!」鐘善文自顧自地道:「我叫許大人別愁,說只管寫上『武昌首富、積德行善、書香世家鐘善文之長女──鐘蝶影』就是了,改天把人送到宮中,只怕太子爺一見到小美人兒,想不升你這個巡撫都很難呢!」
「我不要!」
「嘎,你說什麼?」
「爹呀!我不要去當宮女!」蝶影的俏麗笑容不見了。時尚書屋
「不是當宮女啦!是去當貴人、嬪妃,光宗耀祖,有什麼不好?」
「我才不要去當三千寵愛的其中一個!」蝶影振振有辭地道:「爹您娶了五個老婆,尤其是四娘和五娘,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就是要爹去她們那邊睡覺,惡!真教人受不了耶!所以我從小就立下志願,以後絶不和別人分丈夫!」
竟然說到老子頭上來了!鐘善文眼睛一瞪:「當皇帝的三妻四妾不好嗎?叫你一輩子榮華富貴享用不盡。」
「不要!」蝶影也惱了,她根本還沒想到終身大事的問題,但是她知道,她絶對不會嫁給花心男人。時尚書屋
「你今天就只會說不要嗎?在家從父,爹決定就算數了!」鐘善文斬釘截鐵地道。時尚書屋
「爹,不能這樣啦!爹和娘商量了嗎?」蝶影急着問。時尚書屋
「你娘後天才回來,明天許大人就要簽報朝廷,來不及找她商量了。何況這兩年你大哥二哥的婚事,她也沒意見。」
「那是哥哥娶到好人家的女兒,娘當然沒意見,可是爹您把女兒送到那麼遠的地方 ……嗚!」蝶影說著說著,嘴角也扁了。時尚書屋
「唉!哭什麼啊?」鐘善文最怕女人的哭功了,家裡幾個老婆一爭寵哭閙起來,他就躲到大夫人、亦即蝶影母親的院子裡避難,一來大夫人溫柔嫻靜,二來幾個小老婆也不敢對她們的「大姊」造次,所以他總能得到一時的安寧。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