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蝶影伴樵郎 第 10 頁


「還沒有,真是猴急!」于樵將竹籃放到水塘裡,讓清涼的流水漫過籃內的竹筍。「放涼了再剝皮切塊,這才能吃。」蝶影努力地嚥下口水,雖然昨晚的山鷄肉仍填滿她的肚子,但是聞到竹筍的清香味
作者:(杜默雨) / 頁數:(10 / 39)

「還沒有,真是猴急!」于樵將竹籃放到水塘裡,讓清涼的流水漫過籃內的竹筍。「放涼了再剝皮切塊,這才能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蝶影努力地嚥下口水,雖然昨晚的山鷄肉仍填滿她的肚子,但是聞到竹筍的清香味道,她的肚子又咕嚕咕嚕叫了起來。時尚書屋
于樵看了她一眼,咧開嘴又唱道:「填不飽呵,喂不停喔,我家來了愛吃鬼喲!妹妹肚餓,哥哥煮飯,養個妹妹白又胖喲!」
「阿樵哥哥!」蝶影叉着腰:「你再唱?我呵你!」
「來呀!追呀!」于樵哈哈大笑,跑進一片翠綠的竹林裡。時尚書屋
「哇!捉迷藏了!」蝶影不甘示弱,立刻追了上去。時尚書屋
笑聲歌聲環繞着茅屋竹林,也迴蕩在白雲山間。坐在門口專心雕刻的于笙,從竹片的碎屑中抬起頭,望向碧翠遠山,嘴角浮起一絲年輕曾有的微笑。時尚書屋

*****

「小蝶,你還是想不起來嗎?」
「伯伯,您每天都問耶!」蝶影照樣敲敲額頭:「不行啦!一想就頭痛,我真的忘記我家在哪裡了。」
于笙坐在門前教小蝶編竹籃,他俐落地拉折薄竹片兒,「阿樵今天下山送柴,他會向村子裡放消息,說有個走失的姑娘……」
「幹嘛放消息?又沒有人認識我。」蝶影心虛地低着頭。時尚書屋
「如果有人來尋你,村子的人好有個根據。小蝶,你總不成一輩子跟我們住在山裡,不回家吧?」
「住在山裡很好啊!」蝶影露出笑容。「可以摘香菇、挖竹筍,玩累了就去水塘裡沖個涼,也不會被人罵,還有伯伯教我編東西呢!」
「你來了十天,學會編什麼了?」于笙笑看小蝶。時尚書屋
她吐吐舌頭:「人家……那個草鞋好複雜,不好編,我手指頭短,不靈活嘛……不過,伯伯,至少我還可以幫您劈竹子。」
「那天不是險些劈到自己的腳?」
「伯伯,您怎麼也和阿樵哥哥一樣笑我啊?」蝶影扯着手上的竹片,卻是怎麼也調整不好位置。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做這種東西都是熟能生巧,你一時也學不來的。」于笙凝望小蝶的指頭,心念一動:「看到你的手指頭,我想到一個人……」
「是誰?」蝶影提起興緻準備聽故事。時尚書屋
「那是我的徒兒,他也有十隻圓圓短短的指頭。」
「伯伯也有徒弟啊?您不是一直住在山裡嗎?那個徒弟現在在哪兒?」蝶影連珠炮地問,又舉起自己的十指仔細端詳。時尚書屋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那時候我住在武昌府,有一天到城外砍竹子,遇到一個餓昏的小乞丐,就把他帶回家去,他叫作刨兒,後來就留下來了。」
蝶影興奮地張開口,又馬上閉嘴,把「我也住在武昌府」的話嚥下。時尚書屋
「刨兒跟我學做竹工,或許是他天性憨直,個性大而化之,加上手指頭又粗,總是做不出精細的東西;於是我就教他做大件的竹籠、竹籃,或是做竹桌、竹椅,他很認真,也學到了好手藝。從此我們師徒倆一個做小件的,一個做大件的,在城裡也漸漸有了名氣。」
「哇!伯伯您叫刨兒叔叔做大件的東西,他比較辛苦耶!」蝶影插嘴道。時尚書屋
于笙搖頭笑道:「城裡的人喜歡精細的東西,像是細編的竹蓆、竹帘子、竹夫人, 還有一些小玩意兒,比如詩筒、筆筒、擱臂,下單要做的精巧,還要雕圖刻字,這些都是我做的。」
「喔!難怪!」蝶影恍然大悟:「所以伯伯現在有空,也是喜歡雕着竹筒、竹片。伯伯,我也要學刻竹子!」
「慢慢再學吧!」這小姑娘還真樣樣好奇呢!于笙仍笑着編竹籃,似乎已經講完故事。時尚書屋
「然後呢?刨兒叔叔呢?」蝶影追問着。時尚書屋
「我說了你可不許哭。」
「為什麼要哭呢?」蝶影不解地道:「伯伯說你們有了名氣,那生意一定不錯了,日子應該過得很好才對。」
「日子是過得還可以,可是……」
于笙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蝶影不敢吭聲,等待于笙繼續說下去。時尚書屋
「刨兒他喜歡上小蟬,他們兩情相悅,私訂終身。可偏偏小蟬是個有錢有勢人家的賣身丫鬟,半點作不了主,又因為稍具姿色,被她家老爺許給一個官老爺當姨太太,那小蟬也是一個烈性子,成親之前跟着刨兒跑了。」
「哇!好耶!」蝶影忍不住拍手歡呼,因為她最討厭被人家做無理的安排了,而且還是去當宮女!
「但是小蟬被抓了回來。」
「嘎?!」蝶影心頭一疼,淚珠兒開始在眼眶打滾。時尚書屋
「那個官老爺嫌小蟬不清白,也不要她了,幸好小蟬的小姐帶她出嫁,沒讓她留在家裡吃苦。唉!最可憐的還是刨兒,小蟬家的老爺在官老爺面前丟了臉,一口怨氣嚥不下,就叫縣太爺把刨兒下了獄,關了兩年,等刨兒出來時,他已經瘦得不成人樣。唉!」于笙一再嘆氣。時尚書屋
蝶影已經掉了一大串的淚珠。「嗚,伯伯沒幫刨兒叔叔嗎?」
「我幫不上忙,那時候我早帶著阿樵離開武昌,這些都是事後聽人家說的。後來…… ……唉!」于笙又是一聲長嘆。「小蟬終於和刨兒結為夫妻,苦盡甘來,沒想到那年發生一場大瘟疫,刨兒身體弱,染病不久就過世了,幾個月之後,人家發現小蟬撞死在刨兒的墓碑前……」
「嗚哇!」聽到這裡,蝶影終於放聲大哭。「怎會這樣呢?」
那真誠痛憐的哭聲敲擊着于笙的心房,他低下頭靜靜編着竹籃,任小蝶盡情痛哭,彷彿也聽到自己內心隱忍了二十多年的哭聲。時尚書屋
「丫頭,你又在哭什麼?」山路那頭,于樵匆匆跑了過來。時尚書屋
「嗚,阿樵哥哥你回來了。」蝶影淚眼婆娑,泣不成聲地叫着。時尚書屋
「爹,她又怎麼了?」于樵轉身問父親,他從沒看過小蝶哭得如此傷心。時尚書屋
「我講了一個故事。」于笙放下竹籃,站起身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