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蝶影伴樵郎 第 11 頁


「好淒慘喔!」蝶影一徑地哭訴着。「伯伯說我的指頭短,然後講到刨兒叔叔,後來刨兒叔叔就死了啦!嗚嗚!」「你在說什麼啊?是誰死了?」于樵聽得莫名其妙。于笙道:「小蝶,你說給阿樵
作者:(杜默雨) / 頁數:(11 / 39)

「好淒慘喔!」蝶影一徑地哭訴着。「伯伯說我的指頭短,然後講到刨兒叔叔,後來刨兒叔叔就死了啦!嗚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在說什麼啊?是誰死了?」于樵聽得莫名其妙。時尚書屋
于笙道:「小蝶,你說給阿樵聽吧!我去做飯了。」
「爹,我來忙。」
「阿樵,你走了一天山路,就歇着吧,順便叫小蝶收收眼淚。」于笙撐着竹凳子,一步步地轉向屋後。時尚書屋
于樵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坐到小蝶身邊,摸摸她的頭髮道:「別哭啦!我爹能說什麼傷心的故事?你太誇張了吧?」
「真的很傷心啊!」蝶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又把故事說了一遍,說罷還哭個不停。時尚書屋
于樵從來沒聽過父親講過刨兒的故事,更不知父親曾是武昌府的竹藝師傅,他一直以為他是山裡的孩子……
心思耿直的于樵不再細想,他又拍拍小蝶:「你又在為別人哭了,小蝶,你想一想,刨兒和小蟬兩個生前不能在一起,如今死了一起到陰間,就不怕有壞人會破壞他們了。」
蝶影淚眼眨巴眨巴:「可是陰間有牛頭馬面,還有閻羅王,他們也很壞啊!」
「閻羅王會判那個壞人老爺上刀山、下油鍋,然後讓刨兒和小蟬轉世投胎到好人家,再結為夫婦。」
「真的嗎?」
「戲裡都是這麼演的嘛!」于樵搔搔頭皮,仔細回想他在村子裡看過的酬神戲,對 !都是這樣的劇情!
「嗯!不然就會演他們登列仙班,當神仙去了。」蝶影嗚嚥著。時尚書屋
「好吧!那我們拜拜他們,不管刨兒和小蟬在哪裡,他們都是一起過着幸福的日子。」
兩個人有模有樣地雙手合十,朝着昏黃的天際拜了幾拜。時尚書屋
「愛哭鬼!」于樵從腰際拿出布巾,住小蝶的臉上一陣亂抹。「我在山下就聽到你的哭聲了。」
「人家沒有哭那麼大聲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于樵擤了她的鼻子:「再哭,茅草屋頂就被你掀了,我說一件讓你笑的事。」
「你打到大山豬了嗎?」
「哪有?我兩手空空的。」于樵攤着兩手。「我跟村子的人說有個小蝶姑娘在這裡,過幾天如果有人到縣城,他們也可以放消息出去,這樣你家的人很快就可以找過來了。」
「這不好笑!」蝶影扁着嘴。「阿樵哥哥希望我走嗎?」
「哎!」她又是這副含嗔面容,于樵一峙失了主意,他也很喜歡和小蝶在一起,可父親私下告訴他,小蝶的衣服質料很好,細皮嫩肉沒做過粗活,家世應該不錯,一定要儘快送還給人家才是……
「你哎哎哎什麼?」蝶影不知道于樵已經轉過這麼多心眼兒,「你還沒帶我去打山豬呢!」
「我去沖水!」于樵答非所問,丟了小蝶就住水塘走去。時尚書屋
蝶影亦步亦趨,于樵蹬掉草鞋,整個人就和衣跳進小瀑布底下,他向她潑灑着水花 :「嘿!你也要來一起沖澡嗎?」
「嚇!才不要呢!」蝶影閃過身,站得遠遠的看於樵脫掉上衣,日光落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只見水珠嘩啦啦地濺在他的胸膛,就像迸出無數亮麗的珍珠一樣……
「小蝶,你還看?」于樵在水中作勢拉開腰帶,眼看長褲就要滑落。時尚書屋
「哎呀!」蝶影趕忙遮了眼,跑到大灶邊:「伯伯,阿樵哥哥欺負我。」
「我侍會兒幫你罵他。」于笙笑着拿細竹枝串了幾朵香菇,放在火上烘烤着。時尚書屋
「小蝶,伯伯先烤些香菇讓你解解饞。」
「哇!好香啊!」蝶影用力一嗅。「是昨天我和阿樵哥哥摘的嗎?」
「是啊!今天將香菇曬乾,再用火一烤,香味就出來了。你看,這菇肉肥厚,十分實在,再蘸些醬料,保證讓你齒頰留香。」
蝶影早已吞了無數回口水,她哀求地道:「伯伯,快給我吃吧!」
「還沒烤好呢!來,你自己來。」于笙將幾串香菇交給她,自己摸了凳子坐下來休息。時尚書屋
「好香,好香!」蝶影不怕煙火熏烤,眼睛直盯着香菇,看一朵朵黑褐色的花朵飄出香濃的味道。時尚書屋
「爹!」于樵不知什麼時候洗好身子,換了一套乾淨的衫褲,頭上的濕髮兀自滴着水。「村裡的王二姐再兩個月就要生了,她家婆婆要您做一個竹搖籃,像上次做給魏家小子那個一樣,工錢是十斤米。」
「知道了。」于笙點點頭。「你明天再幫我去砍幾支竹子吧!」
「不會吧!伯伯手藝這麼好,才十斤米的代價?」蝶影拿着香菇串轉過身子,一看見于樵,驀地失了神。時尚書屋
原來……阿樵哥哥竟是這麼好看呢!
洗完澡的于樵看起來英姿颯爽,神采奕奕,濕黑髮垂落肩頭,更顯出他豪邁不覊的男兒本色,他見小蝶發獃,笑着從她手中拿起一串香菇:「怎麼?被烤成火眼金睛,眼睛不會眨了?」
「誰說我不眨眼?」蝶影追着打:「你快還我香菇啦!」
「這是給爹吃的。」于樵將香菇串遞給了父親,于笙微笑接了過去。時尚書屋
蝶影緊握其餘香菇串:「其它是我的。」
于樵哈哈大笑,指着一旁的竹簍子:「餓死鬼,這裡還有一堆香菇,足夠讓你吃的全身香噴噴喔!」
「才不要香噴噴!」蝶影雖然捍衛着香菇串,她還是分出一支給于樵。「喏,你今天辛苦了,賞給你吃。」
于樵拿着香菇串,卻是不吃,口裡又唱了起來:「圓圓香菇,紅紅火光,妹妹烤來哥哥吃喲!」
「你會唱,我也會唱!」幾日來耳濡目染,蝶影無時不想和于樵「鬥歌」,讓他見識她的歌喉。時尚書屋
「唔?唱來聽聽。」于樵津津有味地吃着香菇。時尚書屋
蝶影本想唱歌挖苦于樵,不料方纔見到他的俊挺模樣,此刻心田裡竟是充塞着「哥哥英俊」、「高大威猛」、「妹妹歡喜」的字眼。時尚書屋
她懊惱着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用力地甩了甩頭,乾脆咬起香菇:「不唱了,不趕快吃,就被你吃光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