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蝶影伴樵郎 第 2 頁


他對大夫人向來又敬又愛,若不是靠她娘家五代進士的書香名聲,他鐘善文又哪能結識官紳名流,擴大他的事業範圍呢?而妻舅家也因為他們的結親,得到實質的金錢利益,這種相得益彰的婚姻,正是他為
作者:(杜默雨) / 頁數:(2 / 39)

他對大夫人向來又敬又愛,若不是靠她娘家五代進士的書香名聲,他鐘善文又哪能結識官紳名流,擴大他的事業範圍呢?而妻舅家也因為他們的結親,得到實質的金錢利益,這種相得益彰的婚姻,正是他為兒女擇偶的準則。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這次,薦送女兒入宮更是大事,攸關他鐘家日後的地位和富貴啊!
蝶影見父親發獃,更是扯啞了嗓子放聲大哭:「嗚!爹,人家要娘作主!您不能決定我的幸福啦!」
蝶影不哭還好,一哭又惹得鐘善文心煩。「別閙了,爹就是要讓你幸福,一般人家的女兒哪有機會進宮?」
「不要啊!我不要去服侍皇帝老頭兒睡覺,好嚇人啊!」
「是太子!不是皇上。」
「太子以後變成皇上,就是皇帝老頭兒。」
「這是什麼歪理?皇上是老頭,你那時也是老太婆了!」
「我不管啦!」蝶影大叫着。時尚書屋
「別吵了,從今天開始,仔細別磕着臉蛋了,我再叫你四娘、五踉她們教你妝扮絶招,一定要把你調理的油光水滑、白白嫩嫩地上京去。」
「爹,您當我是豆腐?還是青蔥啊?」
「呵呵!你是我的皇妃女兒啊!」鐘善文再度打量女兒的體態姿容,覺得自己已經當上國丈,心中得意,大笑離去。時尚書屋
「爹,您是不是熱昏了頭?」蝶影氣惱地叫着,卻已喚不回父親的心意了。時尚書屋

*****

鐘善文沒有熱昏頭,當晚他就吩咐廚房為大小姐調製膳食,務必要吃到膚如凝脂、眼睛明亮、秀髮烏黑、體態穠纖合度……望着小冬端來的花生豬腳湯,蝶影左手支頤,右手拿着湯匙攪啊拌地,把煮得爛熟的花生都給剁碎了。時尚書屋
「大小姐,妳快吃吧!那個……嗯……廚房說這個湯可以讓小姐那個更大。」
小冬越說聲音越小,臉蛋驀地紅了起來。時尚書屋
「什麼更大?」蝶影坐直身子,不解地放下湯匙。時尚書屋
「呃……」
小冬指着蝶影的胸部,吃吃地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大胸脯啊?」蝶影捶着小冬,手指頭猛住手臂裡搔。「臭丫頭,你要我像三娘一樣,整天搖着她那一對奶子,到處勾蜂引蝶嗎?」
「小姐饒命啊!」小冬被搔得呵呵大笑。「小冬就拜託小姐你吃了吧!」
「你坐下來!」蝶影把小冬扯到那碗湯前坐下。「幫我喝了。」
「不可以呀!」小冬急着要起身。時尚書屋
蝶影按住她:「你年紀小,還在長大,這麼滋補的東西就讓你吃。」
小冬頓時熱淚盈眶:「小姐你對我們真好,有糕餅果子都分給我們吃,要玩也一起玩,雖然玩得很累,可是累得很開心……」
蝶影敲她一記:「好了,喝一碗湯還要說感謝辭?我看你剛剛一直打呵欠,快喝了,收拾收拾去睡吧!」
小冬心滿意足地喝完花生豬腳湯,本想服侍蝶影更衣就寢,卻被趕了出去。時尚書屋
蝶影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她摸出幾件珠寶首飾揣在懷裡,吹滅房裡的燭火,悄悄地從後門溜了出去。時尚書屋
遮遮掩掩找到一家僱車的店家,伸手拍了一個正在喂騾子的車伕:「喂!去不去水月寺?」
車伕搖搖頭,不理會蝶影。時尚書屋
「有這個去不去?」蝶影拿出一隻金鐲子,暗夜中金光燦爛。時尚書屋
車伕睜大了眼,接過金鐲子,放到牙裡咬了幾下,隨即綻開一個憨厚的笑容:「姑娘去哪兒?」
「水月寺,聽過嗎?」
「嘎?」
「水月寺!」蝶影考慮是不是要拿回金鐲子。時尚書屋
「喔!知道了!姑娘請上車。」車伕把手鐲收進懷裡,笑呵呵地重新套車。時尚書屋
黑夜裡,一匹老騾子拖着小車,走進無邊的黑暗之中。時尚書屋

*****

蝶影早已汗流浹背,她再也不顧禮教,捲起了袖子,露出白藕般的手臂,又撩起了裙襬,大步地走在寺裡的迴廊。幾個年輕和尚見到了,不敢直視蝶影那秀麗的臉龐,趕緊撇開目光,低聲唱個阿彌陀佛,隨即快步離開了。時尚書屋
蝶影來到寺門外,回頭一看,大大的「隨願寺」三宇高掛在上頭,她懊惱地自語道 :「果然是隨願寺!那個笨車伕,明明跟他說要到水月寺,竟然給我送到這個鄉下地方來了!」
水月寺在武昌府東十里,而隨願寺,據知客憎的說法在武昌府西六十里,難怪她心中納悶,為什麼走了又走,從黑夜走到白天,又走到了傍晚,就是走不到娘親所在的水月寺?時尚書屋
她本想到水月寺請娘親回來阻止爹的計畫,如今到了這個陌生荒涼的山林古剎,她又打發車伕回去了,這可怎麼辦呢?時尚書屋
隨願寺外有一條小河,夕陽餘暉灑下了點點金光,蝶影看到幾個男人正划著一艘小船準備離開。時尚書屋
「大叔、大叔,你們去武昌嗎?」蝶影追上前去。時尚書屋
四個男人橫眉豎目,體格粗壯,其中年紀最大的張三道:「我們不載客。」
蝶影不是沒見過這樣的男人,爹爹身邊那幾個保鏢就比他們凶上好幾倍,她毫不畏懼地走向前,摸出一條金項鏈:「拜託你們嘛!這個夠不夠?」
四個男人眼睛一亮,彷彿看到稀世珍寶,各自摟了肩膀低聲商議:「哇!那鏈子至少有五兩銀子吧!」
「你看那珠花,還有那串亮晶晶的玉珮!」
「哈哈!今晚不用開工了,現成的肥肉送上門來了。」
「我看衣裳質料挺好的,她一定是個富貴人家的小姐。」
「怎麼樣?咱們載她一程,然後綁了她,再跟她家裡要一百兩銀子。」
四個人決議完畢,張三向着焦急的蝶影道:「好吧!我們也不休息了,就載姑娘到武昌城。」
「哇!快點走吧!」蝶影遞出金項鏈,一腳跨進了賊船。時尚書屋
日落西山,河上起了風,東邊的弦月孤伶伶地高掛着,岸邊草叢青蛙咕嚕亂叫,蝶影的肚子也跟着咕嚕一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