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蝶影伴樵郎 第 6 頁


「哇!耳朵快被你震聾了。」蝶影不自覺地靠緊于樵,將耳朵緊緊地貼在他的胸膛,沒想到又被咚咚的心跳聲嚇得彈開來。「你怎么了?」「沒……你的心跳好象很強呢!」「心跳強表示身體
作者:(杜默雨) / 頁數:(6 / 39)

「哇!耳朵快被你震聾了。」蝶影不自覺地靠緊于樵,將耳朵緊緊地貼在他的胸膛,沒想到又被咚咚的心跳聲嚇得彈開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怎么了?」
「沒……你的心跳好象很強呢!」
「心跳強表示身體強壯,才有力氣每天上山砍柴打獵,再到村子換米鹽,養活我和我爹。」于樵說著,又唱起山歌來:
「我是一個砍柴郎喲!早上出門,日落回家,砍了木柴把米買喲!山路遠遠,流水彎彎,一路高歌心歡喜喲!」
「阿樵哥哥,你唱什么歌?好好聽耶!」蝶影讚歎着,于樵有一副好歌喉,聲音渾厚宏亮,趴在他懷中,她可以感受到他胸膛的起伏,每一次呼吸吐納之間,他那豐沛富有感情的歌聲就傾泄而出。時尚書屋
「你喜歡聽嗎?我再唱給你聽。」于樵微笑道:「我想到什么,就唱什么,你聽了喔!」
蝶影睜大眼,認真聽著。時尚書屋
「我是一個砍柴郎喲!山高水長,有緣千里,我和妹妹來相會喲!圓圓臉蛋,星星黑眼,想問妹妹心屬誰喲!」
蝶影驀地紅了臉,這……不是在唱自己嗎?她抬眼望了于樵自在的笑臉。「你胡亂唱什么歌?」
「我本來就是胡亂唱,平常在山裡一個人來來去去,無聊的時候就唱歌嘍!」
「不准唱我。」
「你在我身邊,我看到你,心裡想到你,不唱你要唱誰?」于樵又是開朗大笑。時尚書屋
還沒聽過這么直截了當的言辭!蝶影不只臉蛋燒紅,連心頭也怦怦亂跳,她明知于樵心胸磊落,興之所至,唱聲即出,可是……從來沒有男子這樣跟她說話呢!
「彩霞滿天,晚風清涼,我和妹妹山路行喲!沉沉落日,暗暗天色,抱了妹妹回家去喲!」
歌聲伴着啁啾鳥鳴,紅霞映遍山林,蝶影臉上也有兩朵火恪般的紅雲,于樵繼續唱着歌,擁着滿山遍野的火紅,一步步地走回家去。時尚書屋

*****

「小蝶,你真的什么都忘了嗎?」于笙雙手靈活地編着草鞋,他是于樵的父親,滿頭灰髮,看來比實際年齡還大。時尚書屋
蝶影目不轉睛看著于笙的靈巧手藝,一時沒留意,忙問道:「嘎?伯伯您說什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唉!看樣子你真的被水沖昏頭了。」于笙語氣和藹:「沒關係,你腳受傷了,先在這裡休養幾天,等你想起來的時候,再叫阿樵送你回去。」
要三個月才想得起來呢!蝶影暗自笑着,再用手指猛敲自己的頭頂:「想不起來耶!一想頭就痛。」
「不要勉強自己,你這兩天一定累壞了,先去阿樵的床睡。」
「我不累,我看伯伯編草鞋。」蝶影方纔吃了兩大碗飯,洗了一個舒服的熱水澡,此刻神清氣爽,一點也不想睡。時尚書屋
「編草鞋有什么好看的?」于笙搖頭笑着。時尚書屋
「不!怕怕您好神奇,兩隻手拿着乾草扎呀扎,就扎出一個鞋底的模樣,我看阿樵哥哥那雙鞋很耐穿呢!」
「草鞋的好處就是好穿好補,阿樵在山裡跑來跑去,我得幫他編雙耐磨的鞋子。」
「我也很喜歡跑來跑去,鞋子好容易就破了。伯伯,您教我編草鞋,以後我就不怕把鞋子穿破了。」蝶影熱烈地道。時尚書屋
「姑娘家穿的是繡花鞋,倒怕這粗草磨破你的腳皮了。」
「人家才不穿繡花鞋,尤其是大熱天,又穿襪,又穿鞋,把腳丫子都悶壞了。」
蝶影哀求着:「伯伯,您教我嘛!好不好?」
蝶影的言談笑語像是一朵春天綻放的大紅茶花,炫亮了于笙沉寂已久的心靈,他笑道:「有空我再教妳,今晚先把妳的鞋子做好。」
「那就一言為定了,伯伯您不能反悔喔!」
「伯伯不會反悔,你可要認真學呵!」于笙微彎下身道:「來,小蝶,先試試大小 。」
蝶影卻立刻將雙腳抬起橫放在凳子上,何笙一楞,又直起身子,笑着將鞋底在她的腳掌比了一下。「大小正好,等會兒你就有新鞋子穿了。」
「謝謝伯伯!您和阿樵哥哥都是好人。」蝶影興奮地手舞足蹈,她身上穿著于樵的衣服,過長的衣袖在桌面上抹來抹去。時尚書屋
「呵!我們請你吃吃喝喝,就是好人了?」于樵宏亮的聲音傳了進來,他推門而入,一股香氣也飄進小小的茅屋。時尚書屋
「阿樵哥哥,你到哪裡去了?」
「我到屋後沖澡、洗衣,順便烤了山鷄當消夜。」于樵提起手中烤得金黃可口的山鷄。時尚書屋
「哇!真的有山鷄吃耶!」蝶影趕忙捲起袖子,拍手大喊。時尚書屋
「爹,我說小蝶沒吃飽,這下子您相信了吧!」
于笙收拾桌上的乾草,笑道:「小蝶小小個子,食量倒是頗大的。」
蝶影對著山鷄嚥了嚥口水:「能吃就是福,有東西我就吃。」
于樵坐下來撕剝山鷄,大笑道:「你這么會吃,以後嫁了人,豈不把你夫家給吃倒了?」
「人家又不是無底洞嘛!阿樵哥哥,你笑我!」蝶影嘟起小嘴。時尚書屋
「剛剛吃飯時,被你大口吃飯的樣子嚇到了!」于樵笑眯眯地撕了雞腿,一隻遞給父親,一隻遞給小蝶。時尚書屋
蝶影搶過雞腿:「人家肚子好餓嘛!你還不是跟我比賽吃飯?害伯伯只吃了一碗飯。」
「我向來只吃一碗飯。」于笙並沒有接過雞腿。「我想阿樵今天到村子裡走了一天的路,回來一定特別餓,所以多煮一把米,沒想到阿樵帶了小蝶回來,恐怕阿樵還沒吃飽吧?」
「爹,我再加這一隻鷄就撐了,這雞腿您拿去吃,您還怕我餓着嗎?」
蝶影雞腿咬了一半,不敢再吃。「是我害你們沒吃飽嗎?」
于笙拿過了雞腿笑道:「小蝶儘量吃,阿樵如果沒吃飽,他有的是辦法,你看,他這不是烤了山鷄來吃嗎?」
于樵已經大口咬起鷄肉。「怎么?小蝶你如果還餓,我再去揉麵疙瘩煮湯。」
「不用了。」蝶影急忙扯咬雞腿,她的確是飽了,只是不能抗拒烤鷄的香味。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