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蝶影伴樵郎 第 8 頁


于樵不說話,拉過小蝶一雙腳,拿了布巾沾水抹去上頭的泥土。于笙道:「阿樵,小蝶是個孩子,她不知情,有口無心,你就不要生氣了。」于樵將小蝶雙腳放到水盆裡,起身拿了一個竹筒,用竹
作者:(杜默雨) / 頁數:(8 / 0)

于樵不說話,拉過小蝶一雙腳,拿了布巾沾水抹去上頭的泥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于笙道:「阿樵,小蝶是個孩子,她不知情,有口無心,你就不要生氣了。」
于樵將小蝶雙腳放到水盆裡,起身拿了一個竹筒,用竹片挖挖攪攪一番。時尚書屋
「爹,我沒有生小蝶的氣,我只是氣自己沒辦法賺大錢幫你醫腳。」
「這雙腳都廢了二十多年,醫也醫不好了,你還堅持什么?」于笙微笑地望着小蝶 。「倒是你嚇壞小蝶了。」
「她亂哭一氣,才嚇壞我了。」于樵幫小蝶擦乾腳,拿竹片醮了藥草泥,小心翼翼地敷在小蝶的傷口。「你忘了自己住哪兒,不急也不哭,倒是不相干的事情哭得這么大 聲。」
「怎么不相干?」蝶影搖着雙腳,「以後要跟你們住在一起,你們就是我的家人了。」
「還真賴着不走了!」于樵大笑道:「白雲山的山鷄可慘了,我得叫它們趕緊下蛋,多孵幾隻小鷄讓小蝶吃。」
「阿樵哥哥,你跟山鷄說話,它們會聽嗎?」蝶影不信地問。時尚書屋
于樵笑得更大聲,「是了,我還要去叫野豬多生幾窩小豬,還有兔子、黃鼠狼、野鹿,也要去通知一聲。」
難道在山裡住久了,真的可以通野獸語言嗎?蝶影懷疑地望向于笙:「伯伯,您也會講山豬話嗎?」
于笙呵呵笑着,果真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姑娘啊!
清涼的藥草涂敷在蝶影的腳上,她忽然清醒了,氣得捶向蹲在她身前的于樵:「阿樵哥哥,你騙我。」
「我沒騙你喔!」小小的拳頭倒挺舒服受用的,于樵露出白牙,開懷大笑。時尚書屋
「改天再帶你到山裡走走,我說山豬話給你聽。」
「真的?!」蝶影見于笙也在點頭,她給搞迷糊了。時尚書屋
「乖乖睡覺吧!」于樵涂完藥草泥,拿了布片裹了小蝶的腳掌,把她雙腿抬到床上,要她躺好,再拉過被子道:「山中夜裡冷,可不要踢被了。」
「我睡你的床,你睡哪裡?」
「地上這么大,蓆子一鋪就睡了。」
蝶影還想再說話,可是近三天沒睡好覺了,她真的好累,身體一擺平,腦袋就昏昏欲睡,在模糊燭影中,她喃喃地道:「伯伯,晚安,阿樵哥哥,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于樵幫她拉了拉被子,不覺獃獃望住那清純秀麗的睡顏。時尚書屋
知子莫若父啊!于笙微笑着走回桌邊,繼續編起那雙小巧可愛的草鞋。時尚書屋
第3章

盛夏的朝陽照進山林,曬得小茅屋暖烘烘的,大片日光直射入屋,也把床上的棉披曬出香味。時尚書屋
「哇!好熱!」
蝶影踢開暖洋洋的被子。「日頭這麼大,不起床都不行了,咦?人呢?」
小茅屋收拾得十分乾淨,放眼望去,小小的空間擺着一張桌子,兩張長凳,兩張竹床,兩口竹編的大箱子,此外就是角落堆着一堆竹籃、竹簍,還有大大小小的竹筒。時尚書屋
「哪來這麼多竹子?」蝶影伸腳下床,見到地上擺了一雙草鞋,立刻興奮地套了進去,果然編工細密,穿起來柔軟舒適。再看那鞋頭,左腳編了一隻草蝴蝶,右腳停着一隻草蜻蜓,像是歇在她的腳背休息呢!
「伯伯!」蝶影開心地跑了出去,腳也不疼了,昨夜那個清涼的草藥真是有效!
「我在這裡。」于笙坐在門口蔭涼處,喊住了正要到處亂衝的小蝶。時尚書屋
「伯伯,謝謝您!」蝶影抬起左腳,又抬起右腳,然後兩腳在地上蹬了蹬。時尚書屋
「好漂亮的草鞋呵!」
「瞧你活蹦亂跳的,小心別傷了腳。」
「我的腳沒事了,阿樵哥哥呢?」蝶影東張西望。時尚書屋
「他在後頭忙着,你也去後面洗個臉,擦擦牙吧!」
蝶影蹦蹦跳跳地來到屋後,見到一個石頭大灶正熱騰騰地燒着沸水,不知道正在煮什麼東西,她想探頭察看,卻被煙霧熏得一臉迷蒙。時尚書屋
「小心別燙着了,是綠竹筍。」于樵拉開她。時尚書屋
「哇!我最愛吃筍了,不知道甜不甜……」
「當然甜嘍!」于樵又拉她走了好幾步。「來這邊洗個臉。」
只聽得流水淙淙,聲音悅耳,蝶影眼睛一亮,原來屋後是一個平緩的山坡,長滿了翠綠青碧的竹子,放眼望去,儘是一片清涼的綠意。時尚書屋
竹林靠屋子的這邊,有一條小瀑布沿箸陡峭的山壁傾泄而下,在地上形成一個小小的水塘,水塘底下平鋪石塊,周圍也用石塊圍繞起來,就像是一個渾然天成的蓄水池。時尚書屋
蝶影伸手到小瀑布底下,輕呼一聲:「好涼快!」她索性將頭臉湊到水流下面,任清清流水洗去她的睡意。時尚書屋
「噯,頭髮濕了。」于樵拉回她的身子,遞了一條幹巾子給她。時尚書屋
「阿樵哥哥,這裡真漂亮呢!昨晚烏漆抹黑的,什麼都看不到,今早我可看清楚了!」蝶影再接過于樵給她的粗鹽,漱了漱口。時尚書屋
「白雲山還有很多漂亮的地方,我再帶你去看。」于樵笑箸遞給她一把梳子。時尚書屋
「哇!真好,我一定要走遍白雲山。」蝶影發下宏願。時尚書屋
「只怕妳一下子就玩膩了。」
「不會啊!我在家裡院子玩,怎麼玩都不會膩,只要不是一個人就好了。」
「你想起你家丁嗎?」于樵試探問着。時尚書屋
「啊!沒有啦!想不起來啦!」蝶影趕忙岔開話題,坐在石頭上用力梳扯頭髮。「 昨晚沒有編辮子睡覺,這下子全打結了……」
「我來幫你。」于樵自幼長在山間,向來少與人親近,更不理會世俗男女禮教之防 。他又摸出了一把梳子,自自然然地坐在石頭上,抓起小蝶一把長髮,仔細為她梳理。時尚書屋
「你哪來這麼多梳子?」
「自己做的。」于樵緊抓她的長髮末端,用力梳開打結的髮梢。時尚書屋
蝶影把玩着梳子,仔細端詳。「是竹子削的,手工很細耶!阿樵哥哥,看不出來你也會做這種玩意兒。」
「住在山裡,什麼都要自己來,除了自己用,再多做幾把梳子,多編幾個竹籃,還可以帶到村子賣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