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時煙花 第 7 頁


黃坤聽得十分仔細,時不時打斷話頭詢問一兩個細節,諸如那香水是什麼牌子的,「馬愛疙瘩」MYGOD是什麼意思等等。為了表示回報的意思,也為了增加談興,她翻出了許多零食,攛掇着黃裳邊吃邊
作者:待考 / 頁數:(7 / 0)

黃坤聽得十分仔細,時不時打斷話頭詢問一兩個細節,諸如那香水是什麼牌子的,「馬愛疙瘩」MYGOD是什麼意思等等。為了表示回報的意思,也為了增加談興,她翻出了許多零食,攛掇着黃裳邊吃邊說;又帶黃裳溜進父親的書房,偷了一大摞黃裳想要的書籍出來,有本據說專門寫來影射官場人物的小說《孽海花》,說是黃家的祖先也在裡面,黃裳如獲至寶,只恨自己所知不多,不能對贈書恩人傾心以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而另一間,黃鐘和黃帝玩得也是熱火朝天。黃鐘在家裡年齡最小,比哥哥姐姐差了十來歲,平時寂寞得很。如今平空多了一個小三歲的弟弟出來,又長得大眼睛小嘴巴,畫片裡洋娃娃一樣,簡直不知道該怎麼疼愛他才好。又見這位弟弟年齡雖小,見識卻多,常常在上海大醫院裡出出進進的,連外國大夫也見過,更覺驚奇,便向他學習醫生聽診、護士打針這些學問,兩個人一個裝病人一個裝大夫玩起看病遊戲來,只覺比過家家好玩一百倍。時尚書屋
可是到了家審這天,那種祥和友愛的氣氛突然就不見了。
家審安排在祠堂進行。烏黑雕花的松木八仙桌上,排列着數不清的牌位,都是黃家的列祖列宗,人死了,靈位還在,像一隻隻冷眼,監視着活着的人
自己的路已經到了頭,可是後輩的路還長,但終點不過是這祠堂,遠兜遠轉,總得走回來,跑不了。
一排排的靈位前面,坐著已經半死的黃家老太太黃陳秀鳳,原本是極厲害的一個人物,可是前幾年得了一場中風,如今已經半身不遂,人的魂兒是早已歸位到祠堂中來了,肉體卻還賴在世上,給兒子虛張聲勢地助着威。
黃老太太旁邊,坐著太叔公,也已經年逾古稀的人了,從一坐下便「咔咔」地咳,捧着一隻泥金紫砂茶壺,嘴對嘴兒呼嚕着,喝一口便咳幾聲,人嘴和壺嘴卻始終沒離開過,使得看著的人堵心,究竟不知道那是一隻茶壺還是痰盂。
再下面,便是男左女右、黑鴉鴉或站或坐一屋子的黃家人,連黃鐘黃帝幾個小孩子也各有位置,單命趙依凡跪在地中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依凡昂然不肯下跪,鐵青着臉說:「要審我,除非法庭上見,你們沒有資格私設公堂。」
黃家風的妻子黃李氏先叫起來:「老太太,太叔公,你們聽聽,聽聽這說的是什麼話?連黃家的祖宗也不認了!這裡可供着先人的牌位啊,她頭也不磕一個,禮也不行一個,進了祠堂門還這麼趾高氣揚的,我倒不懂了,這是誰家的規矩?咱們黃家媳婦兒裡面,可沒有一個這樣的。」
老太太黃陳秀鳳自然是不會說話的,太叔公也只是對著壺嘴兒嗚嚕着不知是咳是吐,到底聽沒聽清誰也說不上,而黃李氏卻已經拿腔作勢地叫起來:「太叔公,您說啥?叫家風做主?也是,他是咱們黃家長門長孫,現在這裡除了您和婆婆就是他,他也該跟老輩人學着當家主事兒了。要是他說得不對做得不妥,你們再在一旁指點着。」
到了這會兒黃家秀才明白,原來黃老大處理老二離婚案是虛,要藉著這個由頭重振家威、爭族長的名頭才是實。前幾年,因為苛扣古書、分家不公的事,族裡人傳得沸沸揚揚,說他欺負幼弟,逼使離家,于大房名上頗不好聽,如今,黃家風是專門報這一箭之仇,順便向人們表白一番,他這個當大哥的,並非一心為了自己,族裡有事,他還是熱心參與,主持公道的。
家秀忍不住就冷笑了一聲,閒閒地問:「那麼大哥說說,這件事兒您倒要怎樣處理呀?」
黃家風見問,先不慌不忙地撣撣袍膝,又端起八寶蓋碗茶來,用茶蓋逼着杯沿抿了口水,再吐出茶葉,這才緩緩說:「三妹這樣問,自然是有意見,倒不妨先說說看,你覺得應該怎麼處理?」
「怎麼處理也都是別人家的事兒,是二哥和二嫂兩口子的事兒,依我說,不論是我還是大哥,都是外人,沒什麼理由對人家夫妻倆說三道四。大哥看呢?」
黃家風想不到家秀居然這樣立場分明,一時倒不好駁回,只「哼哼」兩聲,卻拿眼睛看著周圍人。
又是黃李氏先得了令,趕緊聲援:「妹子這話說得不妥了,怎麼是攙和人家的事兒呢?這可是黃家的事。是黃家的事,就要由黃家人來做主,這裡坐著的,都是黃家人,不是外人,如果二弟他們小倆口關起門來吵吵閙閙呢,只要不出了格兒,都算他們自己家的事兒,我們是犯不着說三道四;可是現在他們閙到要離婚啊,離婚?咱們黃家祖祖輩輩誰聽說過?這趙家的姑娘進了黃家的門兒,就是黃家的媳婦兒,生是黃家人死是黃家鬼,怎麼竟要離婚呢?可不要把先人的臉都丟盡了?」
黃李氏這裡羅羅嗦嗦只管說了一車的話,那裡趙依凡早已忍無可忍,忽然抬起頭來冷冷地說:「我沒有丟任何人的臉,丟臉的,是那些抽大煙、逛窯子、當日本狗、賺無良錢、沒心沒肺沒廉恥沒原則的敗家子兒。」
黃家風的臉猛地煞白了,頃刻轉為血紅。這抽大鴉、逛窯子還好說,旗人子弟哪個沒有點花草癖好?可是這當日本狗、賺無良錢,卻避無可避、明白無誤,獨獨指的是他一個了,因為前不久他剛剛接了差使,在日本駐京大使館裡做個文官兒,負責翻譯聯絡之務。那時距離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還差着三年,全民抗日尚未開始,但日本人對中國的侵略企圖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作為清貴後裔,因抱著「不食周粟」之心,便在民國政府出任官職也不情願的,更何況給日本人做事?說什麼也要被人瞧不起。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