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時煙花 第 9 頁


她所有的衣裳,都是繼母孫佩藍賞賜的、自己做姑娘時代的舊衣裳,肥大而過時,像一件件情味曖昧的準古董。說新自是不新,說舊卻又不夠舊,無論怎樣滾金綫打絲縧,只是令人覺得土,覺得尷尬。而且
作者:待考 / 頁數:(9 / 0)

她所有的衣裳,都是繼母孫佩藍賞賜的、自己做姑娘時代的舊衣裳,肥大而過時,像一件件情味曖昧的準古董。說新自是不新,說舊卻又不夠舊,無論怎樣滾金綫打絲縧,只是令人覺得土,覺得尷尬。而且因為壓在箱底里有了年代,整個浸淫着一種脫不去的樟腦味,在那樣青澀初開的年代裡,更加使一個少女無地自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1
第8節 命令全體跪着聽訓
有一年冬天,崔媽不知哪裡得了兩隻蛾繭,隨手給了黃裳做玩具。黃裳因聽說絲綢這種東西便是自蠶絲化來的,倒也有些興趣,拿着玩了一會兒,便順手收進箱子裡。每次開箱子取換衣服時,看到兩隻繭,便又取出把玩一回,箱子蓋蓋上,也就轉身忘了。誰知到了隔年春天,一日剛剛打開箱蓋來,忽地飛出兩隻蛾子來,撲楞楞直撞到臉上去,驚得她一跤跌倒,叫出聲來。時尚書屋
崔媽連忙開了窗戶,將毛巾又撲又趕地,引那兩隻蛾飛出屋去。然而窗檯上桌角上都已沾滿了蛾身的鱗粉,東一搭西一搭,灰撲撲毛絨絨,看在眼中,有種說不出的膩味。
從那以後,黃裳每每想起那些壓在箱底的繼母的舊衣,便會想起那兩隻蛾子來,只覺身上到處都沾了灰蛾的粉塵,黏膩的,污穢的,十分令人不快。
後來黃裳經濟自主後養成奇異的戀衣癖,喜歡自己設計衣裳,並且務求穿得奇裝異服、路人瞠目才罷。也許,就是因為那時被穿衣問題困惑了太久留下的後遺症。
說起三姨太的走,那是由於黃家麒新娶的太太孫佩藍的能耐。
按說佩藍女士也是名門之後,樣子也還時髦爽利,大方臉,削下巴,很乾淨利落的一個人,可是聞說脾氣不大好,又染上阿芙蓉癖,所以三十好幾了還待字閨中。可是她那樣的出身又不容她過于下嫁,一來二去地,便給二爺做了填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據孫佩藍後來說,那是聽了媒人的調唆,是欺騙。原本不知道黃家人口有那樣麻煩羅嗦的,要不,才不肯輕易進門。
媒人是怎樣「欺騙」孫佩藍的黃裳並不知道,可是媒人對父親黃家麒的那一番說辭卻是由保姆崔媽一五一十地重複了給她聽
「說是相貌好學問好性情也好,就是心高了些,說一定要嫁個八旗子弟的。可是上海旗人少得很,又都勢利,這才耽擱了。聽說了你父親的才名,十分羡慕,認為最情投意合的,所以巴巴的託人寫了帖子來。你知道老爺的脾氣,最聽不得三句好話,當時就眉開眼笑地,說蒙千金不棄,泰山抬愛,小侄哪有謙遜之禮,自是一切全憑泰山主持。時尚書屋
哎小姐,這泰山是誰?可是當地的響亮人物?老爺對他好生敬重的。」
說得黃裳笑起來。頃刻卻又煩惱不已。關於後母的種種傳說她從中外故事裡都讀到了不少,沒想到終有一天這故事會落到自己身上,讓自己做了故事中那受苦受難的女主角。她把這掛慮對姑姑說了,姑姑也無法,只勸說:「那是大人的事,總不成叫你父親就此不娶,不老不小的,屋裡沒個女人也不成話。」

黃裳想說,怎麼沒女人,家裡不是還有兩個姨奶奶嗎?可是她終究沒問。雖然不大清晰,可是她也多少知道點,姨太太是不能算人的,同傭人、同家裡的汽車一樣,都只是一種需要,一種排場。
後來孫佩藍進了門,第1件事便是重申秩序,建立聲威。自己端坐在大堂裡,召集了全家老小,命令全體跪着聽訓,長篇大論地說:「以前這家裡沒個主事的,由得你們作威作福,沒大沒小,把少爺小姐都帶得沒了規矩。這都不去說他了,實在是沒人管教。但是現在,既然有我在這裡,斷乎不許再有烏七八糟的事情發生。時尚書屋
有誰眼中沒有主子,不要說是有頭臉的管家姆媽,就是三五代的老人,也都說不得了,統統該罰則罰,到時候可不要說我不敬老不給面子,別以為我是新進門的就拉不下臉來。」
下人們吃了新奶奶的下馬威,大氣兒也不敢出一聲。崔媽和林媽私下裡小聲嘀咕:「以前只道太太厲害,現在才知道太太其實是傻,一味兒地講究什麼文明秩序,恨不得手把手兒給每個人上課教字。看看這一位,那是實打實地搶權,說動手就動手,說攆人就攆人的,哪裡用得到講?」
從此黃裳姐弟便跟着遭起殃來,隔三岔五地被挑個錯兒罰飯罰站的。黃裳雖然自小母親不在身邊,可也是呼奴喚婢錦衣玉食地長大,何時受過這樣的苦楚,又生性倔犟不服輸的,免不了便同繼母時有口角。孫佩藍以她不尊長輩為由,動輒請出家法來,大行教育之功。黃家麒因是新婚燕爾,正同新夫人如膠似漆的,又聽她說「我新進門,若是不早早立下規矩來,以後這繼母難為,就更沒站腳的地兒了」,便一切都交她做主,哪裡管得了兒女死活。時尚書屋
一次黃裳學校裡要做手工,向孫佩藍討白布白綫。孫佩藍老大不情願地嘟噥着:「唸得個洋學校,又貴又羅嗦,不好好講學問,倒要學什麼針線。要學針線,家裡女傭不有的是,哪個指點不得,還用到外國學堂裡去學?」取了一塊縫抹布打補丁用的粗白布和一卷縫被縟的粗白綫出來。
黃裳搖頭,另要取細白布細白綫,孫佩藍火了:「細白布?細白布是上好的東西,要做衣服來穿的,是給你當抹布學針線糟蹋的?小孩子家的玩意兒,要用什麼細白布?不當家不知柴米貴,有粗的用已經不錯了,你看看那貧苦人家,粗白布的衣服不知道有沒有一件兩件,你倒想拿細白布來做手工?整天在學堂裡學來學去,難不成學的就是糟蹋東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