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寂寞妖紅【暗】 第 1 頁


寂寞妖紅 BY 暗 故事簡介: 烈性女子唐流尊從父命嫁于齊王澶為妾。過門後才知全家已被奸人陷害投入大獄。一怒之下,于殿前親手血刃仇人,後被罰入少相府為奴。其間,結識英武少年
作者:待考 / 頁數:(1 / 0)

寂寞妖紅 BY 暗

故事簡介:

烈性女子唐流尊從父命嫁于齊王澶為妾。過門後才知全家已被奸人陷害投入大獄。一怒之下,于殿前親手血刃仇人,後被罰入少相府為奴。其間,結識英武少年將軍平,對她一見鍾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平欲求她為妻,這場地位懸殊的戀情觸怒到宮廷,唐流又被貶入馬莊,恰逢馬莊眾人舉事弒君失手,唐流受盡挫折,甚至遭遇毀容之災。
陰差陽錯,她又回到齊王府中,結識待女玲瓏,兩人居然生出同命相連感情。玲瓏甚至助她綁架少相脅制齊王救馬莊舊友,經過一場生死較量,勾心鬥角的算計、奮戰、失敗,牢獄中,她得知了自己身世來歷。
富貴傾軋、等級森嚴,造成各人身份莫測,輾轉痛苦深淵,一路延綿傳代,唐流不過是舊日錯戀的產物,卻還要面對與平的注定挫敗的愛情。

文案:

血漫過衣裙濕染,她的血,別人的血,穿著這一身的妖紅,她轉過身來,看他,如同凡世,並沒有任何的留戀。
難料洞房初相遇,劍如虹,人斷腸……
以血為酒,佐以真相,且歡飲欣暢。美人與傳奇,相顧淒涼,何其悲哀暴烈。
一個錯嫁的小妾,一幕宮廷秘史,一段不倫畸戀,一場濺血夙緣,只是尊嚴左右為難,她並非倔強無理,卻是不能妥協。
或許是她痴心妄想,尊貴俊美如金甲神的齊王與英姿風神的將軍,她不過是個卑微的妾,唯一的武器是尊嚴,或許,暴烈也能夠獲得幸福……。
請允我以寂寞調出胭脂,粉黛是滄桑刻骨,當所有的風流傳奇不過是媚流于形,看夕陽凝血,妖紅灧灧……。時尚書屋

寂寞映血姬

血漫過衣裙濕染,她的血,別人的血,穿著這一身的妖紅,她轉過身來,看他,如同凡世,並沒有任何的留戀。時尚書屋

唐流篇

1難料洞房初相遇

送嫁的花轎吱吱嘎嘎從側門而入,此時正是黃昏,落陽餘輝在樓閣邊緣打出淡金光暈。婢女蕓兒笑着對轎裡的唐流說:「小姐,好一處輝煌華麗的府坻。」
然而華府美景,更襯出他們孤零零的一隻轎子,跟從的不過是一個貼身婢女及那花技招展更甚新娘的喜娘。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二管家說:「請隨我這邊來,齊王不在府中,由我來安排小姐的住處。」
他把她們引至府側的一隅,屋子很乾淨清雅,齊王府裡遍佈着這樣裝飾優美的房間,隨手一處,便可安置下各個不相關的人物。時尚書屋
打量房中暗青色的錦繡紗帳,渾然不見一丁點紅色的佈置裝飾,蕓兒大是不安,嘴裡喃喃地,搜腸刮肚地想說幾句安慰話。然唐流只聽她才開口,先自己搖了搖頭。時尚書屋
房間裡冷冷清清,世故的喜娘也要尷尬起來,嘻笑着藉故退出門去,蕓兒上前為唐流掀開頭上喜帕,見發上金釵歪了,忙為她扶正,又將桌上的菱花銅鏡端來,愈發照出個臉色蒼白的女子,紅衣珠光下神色楚楚慘然。時尚書屋
美麗的新嫁娘,然而,亦是一個妾。沒有鼓樂與酒宴,甚至不能拜禮奉茶,悄無聲息地從側門進來,這樣的結果,她是很明白。時尚書屋
記得出門時,父親拉了她的手,輕輕道:「阿流,你可要保重。」
他似乎于一夜間生出無數白髮,夾了眼底冷光,絲絲光暈隨他嘴唇蠕動翕張,而她自己鬢角明珠瓔絡晃動,閃閃之彩,牽動底下艷紅嫁衣,無數金星銀針劃破身外紅塵,張狂跋扈,痛也變得光怪陸離。時尚書屋
唐泯說:「齊王澶俊美無儔,是朝中數一數二的少年美臣……。」
如此香艷妙聞,可他說得淡漠無味,好似市集裡偶見某人,盛名下面目模糊,無論怎樣的形容也描畫不出輪廓。時尚書屋
唐流始終睜大眼,不相信,自三日前得知此事起,她便只能如此,茫然無措,也不知從何問起。也許,這只是個夢,然而她唇角分明滲出血,痛不可擋,或者,是一個玩笑,可世上怎會有這樣荒謬笑話。時尚書屋
于她只得繼續狠狠咬了唇,身後恍惚有隻手在頭上梳理,又為她換了衣,金釵珠花琉璃簪下,麻木震驚,妝罷後唇上混了血,灧灧異色,不同於珊瑚丹同小桃紅,那是種,千般紛彩胭脂外的顏色,
唐泯掩了面,將女兒送上花轎,他並不看他,喝婢女扶入轎中,只是,眾人走出去老遠後,一轉頭,依舊有一條身影倚在門旁,清冷蕭瑟。時尚書屋
夜色一點一點沉下去,房間裡,唐流的心也一點一點冷下去,手指麻木,許久沒有換個坐姿,耳旁隱隱人聲浮動,隔了牆壁外,有人在說話,宛如奶娘又貼了她的耳根,絮絮不止,這幾日她實在說得太多,唐流也大半沒有聽進去,可,這一刻,唯有一句話重新記起,她幽幽地說:「小姐,這是你的命呀。」
「我的命?」唐流鼻子又酸,獃獃發怔,連蕓兒推她也不知道,倉猝中聞聲再抬起頭,卻見一個女人走了進來。時尚書屋
她輓着高高的雲髻,發上斜插金釵,釵頭鑲着拇指大的明珠,映得一張臉紅是紅白是白,艷如牡丹。時尚書屋
「坐得這麼端正呀。」她輕笑,胭脂香粉藏不住輕蔑,舉手投足間,牽動裙上金綫纍纍刺繡閃閃生光,裙角綴了幾隻金鈴,隨走動清脆叮噹,淹然百媚。時尚書屋
唐流抬頭看她,她的眼睛圓如明珠,可是充滿着好奇與輕視。時尚書屋
「長得還不錯麼。」她淡淡道:「怎麼話也不會說,真是悶死人」,竟回身自去了,如同來時一樣毫無道理。時尚書屋
在門口,唐流聽她向迎來的婢女道:「我竟忘了澶今晚在隆那裡喝酒呢,等他來了告訴他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來找他。」
婢女惶恐地應着,送走她又來看唐流:「這是皇上最喜愛的鸞祺公主呀,你有沒有說錯話,千萬不可得罪她。」
唐流不語,這事來得了無頭緒,叫她如何應答。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