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悲慘的大學生活 第 8 頁


我張大嘴巴看著他,難道他對我懷恨在心,打算使用最卑鄙無恥的報復方法――打小報告? 「永祺啊,怎麼今天這麼乖,知道打電話給姨媽?你過得好不好?瞳瞳呢?」老媽的大嗓子,此刻讓我有發
作者:待考 / 頁數:(8 / 0)

我張大嘴巴看著他,難道他對我懷恨在心,打算使用最卑鄙無恥的報復方法――打小報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永祺啊,怎麼今天這麼乖,知道打電話給姨媽?你過得好不好?瞳瞳呢?」老媽的大嗓子,此刻讓我有發抖的感覺。
應該在他一進門的時候就把電話綫拔了,然後用枕頭蒙着他的頭暴扁。我咬牙切齒,然後又嘆氣:唉,我太善良了。
目前,只能盼望他有點良心,在老媽面前留點餘地。
「姨媽,我好可憐。」他用最擅長的撒嬌口吻:「我受傷了。」
撲通,削到一半的蘋果掉到地上。
我做好預備姿勢,如果他敢把我打他、用稀飯和紅燒魚子潑他、把他扔在牆腳的事說出來,我將毫不猶豫地撲上去把他敲昏,用假聲對著話筒說―――尊敬的顧客,這次的電話遊戲已經結束,以上談話內容均為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吡―――然後喀嚓,掛上電話。
幻想過程中,老媽已經驚叫起來。
「什麼?你受傷了?怎麼回事?」
「我打球,不小心擦到膝蓋了,流了好多血。好疼啊,姨媽。」
「哦,打球弄傷了。」老媽語氣緩和一點:「永祺,怎麼這麼不小心?瞳瞳也不幫忙看著一下。」
「瞳瞳很好,他扶我回寢室。」
我鬆了一口氣,僵直的雙腿總算可以動彈,坐了下來。
「永祺,你記住,傷口不要碰水,不然會發炎的。哎呀,現在的小孩子老蹦蹦跳跳的,動不動就這裡碰那裡擦。」
「不碰水?不可能呀,姨媽,我洗澡的時候怎麼可能不讓膝蓋碰水?在浴室裡不摔倒就算不錯了。」他用眼睛詭異地瞅瞅我。
剎那間,我明白他的意圖了。

你……你……

我瞪大眼睛,剛要揮拳扁他,老媽的聲音就傳過來了。
「你這孩子老笨手笨腳的。讓瞳瞳幫你洗好了,反正表哥表弟,又住一塊。」
我几乎吐血。
「這不大好意思,瞳瞳不會肯的。」
「有什麼不好意思?表哥和表弟,同學加同性。瞳瞳不肯?你叫他來跟我說。」
何永祺高興地應了一聲,把話筒塞在我手裡:「瞳瞳,姨媽找。」
「喂,媽……」

「瞳瞳,永祺膝蓋弄傷了,你好好照顧他。傷口不能碰水,你幫他洗澡,洗的時候小心一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媽……」

「還有,以後看緊一點,不要再讓他受傷。他可是你小阿姨的心肝寶貝,出了事不得了。」
「媽……」

「好了,不多說了。多買點補血的東西給永祺吃,知道嗎?媽不嘮叨了,就這樣吧。」
「媽……」

電話斷了。
我拿着不斷傳來嘟嘟聲的話筒,充滿敵意的視線移向一旁的何永祺。
「呵呵,瞳瞳,麻煩你了。」他重新削了一個蘋果,放在我嘴邊:「吃個蘋果吧。一天一蘋果,疾病遠離我。」

沉默……

再沉默……

男生公寓,一如往常爆發慘叫。
「要扔也不要用蘋果扔啊,很疼的……救命!救命啊!……」

第8章

我非常嚴肅地思考了將近四個小時,都想不出任何一個應該幫他洗澡的理由。而我相信我的思考方向是非常正確的。
所以,當他提出洗澡的時候,我把寢室的門緊緊鎖上,英明地當着他的面拔了電話綫,指着浴室,用最威嚴的聲音,一字一頓說:「自己洗。」
他拿着我為他準備好的換洗衣服,死纏爛打了將近一個小時,才挫敗地低頭進了浴室。
哼哼,總算贏得一次勝利。
我吐氣揚眉,哼着歌看一眼緊閉的浴室門,轉頭複習明天的功課。
吐氣揚眉的感覺在持續兩個小時後,終於轉變為不對勁的感覺。
怎麼回事?
我轉頭,看看牆上的鐘。他已經在浴室裡獃了兩個小時,還一點水聲都沒有。
我站起來,朝浴室走去。門沒有關,一推,他衣裳整齊地在裡面發獃。
「老大,要發獃拜託你到別的地方去。你洗完了我還要洗的,你看看現在幾點了。」
他抬頭,怔怔看著我:「我思考了兩個小時,都想不出有什麼辦法可以在洗澡的時候不讓傷口碰到水。」
我翻個白眼,尖叫一聲,踢開浴室的門回到寢室。
這個白痴,這個白痴!
這樣下去他會臭掉,而他臭掉就會驚動小阿姨和老媽,然後老媽就會知道我沒有幫他洗澡……
我在寢室裡團團轉,最後砰一腳重新踢開浴室的門,決定慷慨就義。
「好,我幫你洗。」我摞起袖子,一臉忍辱負重。
他眼睛一亮:「真的?」
「廢話,脫!」
「遵命!」他三兩下脫個乾淨,赤條條站在我面前。
好身材……我忿忿不平地上下打量兩眼,極力壓抑嫉妒的酸味。
我走上去:「你有傷口,這兩天不要用肥皂。我先幫你洗後背,你用乾毛巾遮住傷口,不要讓水流過去。」
「嗯。」他對我笑,湊到我耳邊:「瞳瞳,你真好。」
我一把推開他,用濕毛巾在他背上大刀闊斧擦了一通,沖水。
這傢伙好壯好結實,如果他是頭豬,一定可以賣個好價錢。
可惜,他不是。
連唯一的用途都失去了。
「後背洗好了,轉身。」我擰了毛巾,蹲下幫他擦拭膝蓋附近的地方。
均勻的肌肉分佈。是否應該向美術系推薦他當裸體模特?美術系的女生一定會瘋狂的,說不定拍他的裸照賺錢。
不對啊,我也可以拍他的裸照賺錢。近水樓台先得月,憑什麼讓別人發這筆橫財?是一覽無遺,還是打點馬賽克在重要部位?
我一邊盤算,一邊不由自主偷偷朝大腿根部望去。
「你偷看我。」頭頂上傳來嘿嘿的笑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