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來不及說我愛你 第 2 頁


」拾翠道:「我叫嚴拾翠。」那女子又哆嗦了一下,就在此時,忽聽走廊傳來皮鞋踏地的聲音,顯然是有人往這邊來了,屋子裡的人都驚恐萬分眼睜睜瞧著那兩扇門。 引子(2) 拾翠的心也提
作者:匪我思存 / 頁數:(2 / 0)

」拾翠道:「我叫嚴拾翠。」那女子又哆嗦了一下,就在此時,忽聽走廊傳來皮鞋踏地的聲音,顯然是有人往這邊來了,屋子裡的人都驚恐萬分眼睜睜瞧著那兩扇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引子(2)
拾翠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門終於被人打開,一個文雅儒秀的男子走進來,雖只是便衣,那目光卻極是鋭利,拾翠冷泠泠又打了個寒戰,只見他目光從眾人臉上一一掠過,最後卻落在那尹小姐身上,眼底微微泛起一點笑意,話裡也透着溫和的客氣:「尹小姐,總算是接到您了——請您隨我來。」
那尹小姐似乎想站起來,微微一動,竟似再也沒有氣力一樣。拾翠也不敢上前去扶她,她蒼白渺弱如一枝殘菊,呼吸急促而無力,只緊緊攥着沙發扶手上罩着的抽紗蕾絲,彷彿那裡積蓄着全部的力量,身子微微顫抖着。就在此時,走廊上又傳來雜沓的腳步聲,數人簇擁着一人進來,為首的那人一身的戎裝,只沒有戴軍帽,烏黑濃密的發綫,襯出清俊英氣的一張面孔,年紀只在二十七八歲上下,眉宇間卻有着一種冽然之氣。先前那人一見他進來,叫了聲:「六少!」
拾翠腦中嗡的一響,萬萬沒想到竟然能見着慕容灃,因在這北地九省,無人不知曉這位赫赫有名的慕容六少,自從慕容宸死後,便是他任着承州督軍的職務,成了實質上的承軍統帥,怪不得永新城中這樣警戒,原來是他從承州的督軍行轅過來南大營中。慕容灃卻緊緊盯着縮在沙發角落裡的那位尹小姐,過了片刻,方一字一字沉聲吐出:「尹靜琬。」縮在沙發深處的尹靜琬低垂着頭,恍若未聞。他的嘴角微微一沉,忽然上前幾步就將她拽起來,她本就虛弱,輕飄飄像個紙人一樣,軟弱無力地瞧著他,視線模糊裡只有他衣上鋥亮的肩章閃着冰冷的金屬光澤,他的聲音如夏日悶雷,隆隆滾過,咬牙切齒:「你告訴我……」
他全身都散髮着森冷之意,屋子裡的人都驚恐萬分地盯着他,他那樣子就像是困境中的野獸,眼裡彷彿要噴出火來:「你將孩子怎麼樣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虛弱而急促地呼吸着,因為讓他的手掐得透不過氣來,旁邊那人擔心地叫:「六少!」慕容灃驀地回過頭來:「都他媽給我閉嘴!」那人原是慕容灃的心腹慕僚何敘安,他甚知這位主子的脾氣,當下便緘默不語,慕容灃卻只惡狠狠盯着尹靜琬:「快說!」
那尹靜琬孱弱得就像是一縷輕煙,只呵口氣就能化去似的,她竟然笑了,靜靜的笑淌了一臉,在那樣蒼白羸弱的面孔上,彷彿綻開奇異的花朵,她吐字極輕,字字卻如同雷霆萬鈞:「你永遠也別妄想了。」他勃然大怒,額頭上青筋迸起,眼裡除了怒不可抑,還漸漸滲出一縷驚痛似的絶望,掐住她頸子的手,不由自主地收攏,她透不過氣來,臉上的笑意卻一分一分在加深,一直「哧哧」笑出聲來。拾翠只覺得這情形又詭異又恐怖,慕容灃的身軀竟然在微微發抖,眼裡只有瀕死一樣的絶望,忽然就鬆開了手,尹靜琬本就虛弱到了極點,蹌踉着扶着沙發猶未站穩,他忽然一掌就摑上去,「啪」一聲又狠又重,她像隻無力的紙偶,軟軟倒在地毯上,一動不動地伏在了那裡,慕容灃絶望一樣地暴怒着,回手就拔出腰間的佩槍,「咔嚓」一聲子彈上膛,對準了她的頭。
旁邊那人見勢不對,忙勸阻道:「六少,等尹小姐醒來問清楚再處置不遲,請六少三思。」慕容灃扣在扳機上的中指,只是微微發抖。她的長髮凌亂地散陳于地毯上,像是疾風吹亂的渦雲,她伏在那裡,便如死了一樣,毫無生氣。他想起適纔她的眼睛,也如同死了一樣,再也沒有了靈動的流光,有的只是無底深淵一樣的絶望,森冷而漠然的絶望,看著他時,就如同虛無縹緲,不曾存在一樣。時尚書屋
這虛無的漠然令人抓狂,她如此狠毒——她知道致命的一擊,方纔有這樣的效力。他胸腔裡像是有柄最尖利的尖刀在那裡緩緩剜着,汩汩流出滾燙的血,她硬生生逼得他在這樣無望的深淵。
他漠然望着地毯上連呼吸都已經微不可聞的女子,她伏在那裡,弱到不堪一擊,可是她適纔輕飄飄的一句話,就生生將他推入無間地獄,他死也要她陪葬!既然她如此狠毒,他也要她下煉獄裡陪着他,受這永生永世無止境的煎熬。他慢慢鬆開扳機,緩緩垂下了槍口。
他緩聲道:「將這些人送走,叫醫生來。」
何敘安答應了一聲,向左右使個眼色,便有人帶了那幾名女子出去。拾翠本走在最後,大着膽子回頭一瞥,卻見慕容灃躬身打橫抱起尹靜琬,那尹靜琬已經暈迷不省人事,如瀑的長髮從他臂彎間滑落,慘白的臉上卻隱約有着淚痕,拾翠不敢再看,快步走出屋子。

遇上愛

遇上愛(1)

兩年前 承穎鐵路

臨夜風涼,從開着的車窗裡吹進來,茜色長裙簇起精緻的蕾絲,便如風中的花蕊般招搖不定,長髮也吹得亂了,卻不捨得關上窗子。車窗外是黃昏時分晦暗的風景,一切都像是隔着毛玻璃,朦朧裡的原野、房舍、遠山一掠而過,隆隆的車輪聲因已經聽得習慣,反倒不覺得吵閙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