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上酷蛇王 第 9 頁


了,他這個王的尊嚴也完全沒了。「洛亞斯,很好聽的名字。我也自我介紹,我叫薰簡兒,但千萬別學姊姊和朋友他們叫我簡兒,這樣會讓我感覺自己好像是撿來的。」她曾經叫他們改正過來,但他們好像叫習慣了一樣,老叫她簡兒、簡兒,到
作者:黑柔 / 頁數:(9 / 33)

薰簡兒面泛紅潮,呼吸也因如此靠近他英俊如魔鬼般的臉孔變得急促,她懊惱的推開他。「你別靠我那麼近,我的空氣都快被你搶光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他重新將她攬入懷裡,親密的舉動連他自己都不明所以。時尚書屋
嘟起小嘴,薰簡兒悻悻然的道:「我不會再有下次了。」
當然沒有下次嘍!下次她早就已經不在這了。薰簡兒嘻嘻哈哈的傻笑著。時尚書屋
洛亞斯哪裡會看不出她腦子裡在想什麼,她就像一張薄薄透明紙,甚至不必用到他的法術,她在想什麼事全反應在臉上,只是他不點破罷了。時尚書屋
「喂!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薰簡兒問他。時尚書屋
洛亞斯聽了皺眉,「別叫我喂的,我叫洛亞斯。」
他好歹也是個蛇王,老被她叫喂喂喂的,給下人們聽見了,他這個王的尊嚴也完全沒了。時尚書屋
「洛亞斯,很好聽的名字。我也自我介紹,我叫薰簡兒,但千萬別學姊姊和朋友他們叫我簡兒,這樣會讓我感覺自己好像是撿來的。」
她曾經叫他們改正過來,但他們好像叫習慣了一樣,老叫她簡兒、簡兒,到最後還是不了了之,所以她再次申明「叫我小薰或薰兒」。時尚書屋
「薰兒。」
洛亞斯眼裡帶著溫柔,疼惜的撫摸她的髮絲。時尚書屋
「你剛剛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我的朋友可是會擔心我的。」
她沒有忘記她的問題。現在柯欣安、林玉雪、許鴻明、古正文以及胡志威一定很擔心她吧!說不定現在為了找她而忙得焦頭爛額,她再不早點回去,恐怕就會被登記為失蹤人口了。時尚書屋
他搖搖頭道:「你不能回去。」
薰簡兒感到惱怒,又是這一句話,「我為什麼不能回去?」她問洛亞斯。時尚書屋
頓時,他的眼睛變得深不可測,幽黑的星子熠熠發亮。「因為你要留下來當我的妻子。」
望著他,他的表情再認真也不過了,兩人兩眼相望凝視了許久,薰簡兒才吐出一句話來。「你發燒了嗎?」
「沒有,我是認真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洛亞斯斬釘截鐵的告訴地。時尚書屋
與其被迫娶妻,也得娶個看得順眼又有趣的女孩,日子才不會無趣;在樹林間第1次遇見地,他就知道他平靜的生活會因她起了波瀾,現在想想,娶她倒是個不錯的主意。時尚書屋
「你瘋了!我甚至還不認識你。」
他們才認識不到二十四個小時他就要娶她,這……這太瘋狂了!
「你怎麼可以說不認識我呢?你知道我的名字,我知道你叫薰簡兒,我們這不就認識了嗎?」洛亞斯感到好笑,全蛇界的女孩子都巴不得嫁給他,現在他反得勸一個人間女子嫁給他,這不是物盡其反嗎?時尚書屋
聽他這麼一說,薰簡兒覺得好像也有道理,知道對方的名字不就等於認識了嗎?可是結婚未免也太早了吧!況且她也不想那麼早結婚,雖然嫁給他是個頂不錯的建議。時尚書屋
天呀!她在想什麼呀?薰簡兒被自己的想法嚇一跳,她猛搖頭,她花痴呀?認識不到一天,她就想嫁給洛亞斯了,她為自己的想法感到臉紅。時尚書屋
「我不想那麼早結婚、」薰簡兒含蓄的拒絶他。時尚書屋
「為什麼?」他熾熱的眼神望著她,就像要把她整個人吞沒一樣,在他的眼神下,她覺得透不過氣來。時尚書屋
「我們兩個連最基本的感情基礎也沒有就要結婚,這太荒唐了。」
「感情可以在婚後慢慢培養,不論如何,你是當定我的新娘了。」
他霸道的作下了決定,不顧她的意願。時尚書屋
「我不要!」沒有人能逼她穿上新娘禮眼,即使他也是如此,她要心甘情願自己披上婚紗。時尚書屋
「不准你說『不』!」金色的眼睛就像一頭獵豹看上它的獵物緊盯著不放。時尚書屋
她怨怒的眼神狠狠的瞪向他。混蛋,該死的臭男人!
「你別生氣,你會知道當我的女人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糟。」
他輕點她的朱唇,忽略她殺氣騰騰的眼光。時尚書屋
這一場男女的意識之戰由此展開了。時尚書屋
第3章

薰筒兒輕嘆一聲,雙手托著下巴,坐在花園裡的涼亭內,看著百花異葵,甚至還有一些從未看過的千奇百怪的花朵爭奇鬥艷,但這些已經不足以吸引她的注意力。時尚書屋
已經在這待上三天了,這三天以來,除了這一座花園及寢宮外,她被限制不得在這範圍區以外的地方活動,花園出口派了兩名魁梧的大漢守著,她只要踏出花園一步就會被大漢給擋回去。每天面對著不會說話的花草樹木,她不瘋了才怪。時尚書屋
她忿忿地摘下花朵,拔下美麗的花瓣,可憐的花園已經被她拔得光禿禿了,她的腳下淨是花的殘骸?時尚書屋
「這些花兒與你有仇嗎?你竟然那麼狠心的摧殘它們。」
她就像做錯事的小孩一樣,面紅耳赤的雙手不知道該放哪才好,羞愧得不敢抬頭,可是想想又理直氣壯的抬起頭頂撞。「我是跟那些花兒沒仇,卻跟它的主人有仇。」
「你知道你這麼做,會讓照顧花兒的人傷心的,他好不容易等到花開,卻被你的一時遷怒給摧殘掉。」
洛亞斯愈說,薰簡兒愈愧疚,最後面子還是敵不過良心,低頭向他道歉。「對不起!」
「我代替照顧花兒的人原諒你。」
他一臉凝重的說。時尚書屋
既然原諒都已經原諒了,薰簡兒也不把這事放在心上愧疚太久,只要記取教訓就行了,她對著洛亞斯問:「你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我?」
三天以來只有他與她說過話,而那些侍女們哪一個不是冷冰冰的,就是問她們問題,她們也只有簡潔的回答「是」與「不是」,所以即使見到她不願見的人,她還是很高興。時尚書屋
挑起一撮她烏黑的秀髮,湊到鼻前聞她的髮香,清新怡人,淡淡的散髮出屬於她個人的味道。「我來是看你會寂寞嗎?」
「如果你關在一個小空間裡,每天面對的只有不會說話的花與草,試問你會無聊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