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憋憋漢家女 第 10 頁


艷紅女子一看即知她是姑娘家,看來這位姑娘一定不懂得服侍的技巧,所以王才帶她來這裡學習。 「你……你不要過來。」玲瓏連爬帶滾地逃回天皝的背後,小手死命地拉著他的衣服。 「你先
作者:宋齊 / 頁數:(10 / 0)

艷紅女子一看即知她是姑娘家,看來這位姑娘一定不懂得服侍的技巧,所以王才帶她來這裡學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你不要過來。」玲瓏連爬帶滾地逃回天皝的背後,小手死命地拉著他的衣服。
「你先退下。」天皝見『他』被嚇得發抖,揮手示意艷紅女子先行離去,伸出手將玲瓏拉到前面,手臂擁住『他』的肩膀。
「這……這裡的小二好奇怪。」玲瓏抖着聲音,還沒從剛纔的驚嚇中恢復。
小二?天皝很不給面子,噗詠地笑出聲,指着四周說:「『你』仔細看看,再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
玲瓏由他的懷中偷覤,進門的地方擺了幾張小幾,上頭是放著酒菜,但是由火熱的喂食動作,不必想也知醉翁之意不在酒。
玲瓏紅着臉轉過頭,卻意外地別見裏邊的木床上鋪放著一件件毛毯,攏起的毛毯不時的抖動,隱約的浪笑聲傳出,這……裡頭的文章還需要想嗎?
這是妓院,的確是男人專屬的休息場所。玲瓏瞭解天皝先前的話,臉蛋倏地如火竄燒,伸手猛力推開天皝,搗着發燙的臉蛋跑出紅帳篷。
「玉弟!」天皝見狀,起身追着出去。
「我……你討厭,我……我不理你了。」玲瓏羞愧不已,如果讓別人知道,堂堂的閨女跑到妓院,叫她以後怎麼見人?
「玉弟,『你』怎麼了?」天皝不解,難道『他』當花旦太久了,連內在思想都自認為是女人嗎?
不行!他不能再放縱玉弟男女不分,天皝握住『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玉弟,『你』必須長大,也必須明白,『你』是堂堂男子漢,不是假娘們,以後行事不能再娘娘腔、男女不分。」
「我……我就是不要當男子漢。」玲瓏苦笑着。
「可惡!『你』簡直善惡不分。」天皝為『他』的不思長進而火大,一把提起『他』放置馬前,跳上馬將滿腹的氣憤發泄在風馳電掣的狂奔上。
「哇!慢點,我……我快掉下去了。」玲瓏被嚇着了,顧不得男女授受不親、男女有別,顧不得所有該遵守的教條……反手緊緊地抱住他的腰,螓首深深埋在他的懷裡。
契合的身體、相呼應的心跳,讓天皝的怒氣不由得消蝕在『他』的幽香中,漸漸地放緩速度,猿臂緊緊摟住『他』,喃喃地痛苦低呼。「天啊!我該怎麼辦?」
這份迷惑的魅力到底從何而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的心為何會為了一個外表奇特的男孩而心悸?
也有病,長久以來一直不成親的原因,不是因為他還沒遇到意中人,而是因為他竟然會是喜歡男色的人?
這個認知讓天皝痛苦,但是……沒有理智、也沒有道理可一言,他的手、他的心就是不想放開懷中的人啊!

★★★

幾天了?從紅帳篷回來,隔天一大早,天皝即率着人馬去狩獵。
玲瓏坐在窗前,伸手撫着柔順的短髮,原先被她亂剪以逃避追兵的頭髮,被老嬤嬤巧手一修,成為服貼的秀髮。雖然不管男女皆無人蓄如此短的頭髮,但是和先前比起來順眼多了。
玲瓏別一眼身旁的銅鏡,連日服藥,讓她的肌膚不再漆黑如墨,雖然還沒恢復原來的白哲,淡淡的黑彩已掩不住她的眉目如畫。
「唉!」玲瓏望着銅鏡中的身影,輕輕地嘆了口氣。
她不明白為何情緒一直低沉。
天皝不在,不會強迫地學習當個男子漢,她不必受到折磨,她應該很一局興、應該覺得輕鬆,但是……她的心卻是抑鬱着。
抬起眸子,望着朗朗的青天,像極了他的笑容。
天啊!她在想他?思慮一閃而過,卻如電擊般震動她的心靈。
不行!她是舉止合宜的大家閨秀,不能不知恥地想念男人啊!
而且粗魯的他有什麼好讓她掛心?玲瓏努力想著地所有的缺點,但是……那對閃動着寵愛、溫柔與真誠的眼光一直閃照在她的眼前。
玲瓏搗着臉,搖着頭,奮力地收拾浮動的心情,努力平息波動的心湖。
但是……纖細的肩膀、柔軟的腰間……都留着他的氣息,讓她如何能忘懷,叫她如何能忘記曾被他所擁抱過的感覺。
但是……她明白自己並不討厭這份氣息,小手不自覺地撫過曾接受過他觸摸的部位,腦中浮現一幕幕當初的情景。
天啊!不行,她是未出閣的閨女,腦中不能有污穢的思想。
玲瓏努力的反覆背誦着女子規條,她不能想他,不能回味他的舉動,不能讓自己的心墮落……不行想啊!女人的命運是決定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不能想,只能等,等待命運將她放入某個人的手中,從此以夫為天,心中、眼底不能再有別的男人。
老嬤嬤抱著衣服走入房間,見到玲瓏杲獃地望着窗外,龐大的身軀見到她的面前,一把將她拉到炕前。
老嬤嬤將衣服放到炕上,取了一件裙襬在她的身上比了一比,笑着說:「剛剛好。」
「老嬤嬤,這是姑娘所穿的衣服,你拿進來做什麼?」玲瓏看清床上的衣服有大漠與中原的服飾,但都是屬於姑娘所穿著的。
「小小姐,你還想當男孩子?不想變回小姐了嗎?」老嬤嬤驚訝地看著她。
「你……你知道我是女……」
玲瓏嚇了一大跳,她何時露出破綻?
「你昏迷時,是我幫你清洗及更衣,我還會不知道?」老嬤嬤笑着說,眼一轉賊賊地笑着說。「除了王那對眼珠子以外,應該沒人將你當成男孩。」
玲瓏羞紅了耳根子,低垂着頭不語,原來她的改裝只是騙過自己以及他而已。
「臉上的黑毒也快退了,剛好可以換成姑娘的衣服,免得王老是將你當成弟弟訓練,瞧你被折磨得不成人樣,讓人看了就心疼。」老嬤嬤慈祥地笑着。
「但是……」
玲瓏很想恢復女孩模樣,但是安全了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