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落落年華是無效信 第 1 頁


落落:年華是無效信年華是無效信第1回年華是無效信[一](1)傳說世界是這樣歸於安靜的。河水緩慢侵蝕地表,草種徐徐散在風中,流光交錯,花香漫長。落滿在心裡層層
作者:落落 / 頁數:(1 / 21)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落落:年華是無效信

年華是無效信第1回
年華是無效信[一](1)
傳說世界是這樣歸於安靜的。時尚書屋
河水緩慢侵蝕地表,草種徐徐散在風中,流光交錯,花香漫長。落滿在心裡層層的塵埃,被月色款款洗去。所有嘗試還鄉的旅人,都還安眠在迷局。時尚書屋
其實也用不着那麼琳瑯。時尚書屋
蹲下身時,有棵植物掛傷了寧遙的小腿。如同一句背後的誹謗暗算,過了半天才感覺到它細微又鋒利的疼。寧遙低頭看去,只有一小顆血珠滲在皮膚上,更像是來自身體之外,偶然沾上的一個標點,為自己寫下的話做着斷句。時尚書屋
「最討厭王子楊」。「最不要臉就是王子楊」。時尚書屋
下午四時,體育倉庫朝西的外牆。陽光不情願地斜切過上方,形成涇渭分明的兩種色彩。大半依然浸泡在暗淡光線裡,小半隨暖黃的夕色蒸發。灰白塗料刷得馬虎,時不時在某處鼓起一個大包,或在哪裡留下班駁的裂痕。時尚書屋
既親近,又粗糙。時尚書屋
事實上,這些並不應該是第1眼所能看見的。時尚書屋
第1眼應該看見的是,滿滿一牆的塗鴉,像張面積廣大而疏密不均的蛛網,蓋在了牆上。互相拆分着編旁和筆畫的字句,最終以交錯亂綫的方式,將親近而粗糙的平面,寫成一張新面孔。在光線的切分下,顯露出了既詭異又真實的魔力。時尚書屋
「黃秋洋去死吧」、「喜歡你」、「靠」、「一萬年不變」、「西門大媽是三八」。那些是在一米外所能分辨的特大字型。時尚書屋
「樓旭樓旭樓旭樓旭樓旭樓旭」、「忘了忘不了」、「社會主義好」、「如果聲音不記得」、「悟空,你在哪裡」、「我是一個的寂寞女孩」、「秘報:校長已離婚」,以及如同小蟲爬過般的一行「我真的寫不出來了寫不出來了寫不出來了」……都是湊近一些後,從線條中產生了意義的組成,一句一句現出原來的形狀。時尚書屋
暗淡的心情的秘密。時尚書屋
暖黃的秘密的心情。時尚書屋
同一個平面上的。無數個不同空間。時尚書屋
「最討厭」的「厭」字貼著他人一句「打倒監製!」,或許會看岔成「最討打王子楊」。寧遙沒有在意,蹲在地上繼續將句子寫向牆角,沒有空間了,以至于最後「就是王子楊」五個字不得不彼此疊在一起,變成黑壓壓一團。時尚書屋
也好。顏色越深,心情才越舒暢。時尚書屋
起身時腿狠狠地發了麻,疼得寧遙齜牙咧嘴。扶着牆,姿勢彆扭地走了出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到了教學樓前,看見王子楊站在放學的人流中左右張望,視線掃到寧遙臉上時,微笑起來,隨後拖着兩隻書包跑向了她。時尚書屋
「你去哪裡了?」邊說邊將一隻書包遞了過來。時尚書屋
「老師叫。」
「誰叫你?沈燕平?」
年華是無效信[一](2)
「嗯。」
「有什麼事啊。」
「也沒什麼。」寧遙轉進了車棚,一邊避讓着不斷打着鈴衝出來自行車,一邊尋着屬於自己的那輛。時尚書屋
「這裡這裡!」王子楊在身後衝她喊,「和我的並在一起啊。」
「哦。」寧遙回過身,「忘記了。」
「我這輛車容易找,以後你只要找到我的,就一定找到你的了。」特有成就感的笑容。時尚書屋
寧遙彎下身去的時候,鼻尖就對著王子楊那輛新山地車的車杠,是非常醒目的粉紅油漆。她突然停了動作,直起腰看向對方。時尚書屋
「怎麼了?」女孩一臉不解。時尚書屋
「嗯?沒什麼。」
就是忍不住地討厭你。時尚書屋
回家的路,兩人並行的,三分之二,自己一人的,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的路上,是搖碎在頭頂的樹冠,一排把婚紗洗後曬在馬路護欄上的婚紗店,以及靠着十字路口的綠色郵局。幾年前有個電工在修理路口的高壓電線時觸電燒死了,當時寧遙從自己的窗看見密密麻麻的旁觀人群,和電線上一團不可辨的黑影。後來電視台也曾有報道。時尚書屋
是鄰居們宣傳着「我們這裡上電視了啊」,才使自己家沒有錯過那個節目。時尚書屋
幾年過去,宛如什麼都不曾發生。寧遙每天騎車經過那名電工出事的地方,眯眼看著電線交錯在日光下。也只是交錯的電線,和日光。遙遙不關己的毫無感覺。時尚書屋
傍晚是如同半流質態的向前延伸,凝滯而巨力的疲倦。有時的錯覺是,不是自己在路面上前進,而是腳下的路不可抗拒地後卷。時尚書屋
並非僅僅是傍晚。晚飯時聽父親抱怨着學校裡的人事,母親聽新聞又對房價怒氣沖沖,寧遙總是默不作聲地在一邊喝湯。可以真切感受到在體內流動的暖熱。最後融在腹部,慢慢消失。時尚書屋
許多的熱能,都這樣不知消失到了哪裡。如果不那麼大煞風景地分析着脂肪百分比的話,確實值得疑惑自己為什麼會成長為一個沒有熱情的模樣。時尚書屋
好象那些所有的骨頭湯、番茄湯、青菜蛋花湯,都從體內一個洞裡消失了。只留下漆黑漆黑的一片。哪怕是光線想去探一探,也去向無蹤。時尚書屋
於是成了無法描述和認知的部分。時尚書屋
「死氣沉沉的。」母親不只一次毫不避諱地對鄰居這樣說起自己的女兒。寧遙那時就坐在窗邊看書,默默地聽著隨後兩個母親各自挑剔自家孩子的不是,並恭維着對方。時尚書屋
死氣沉沉、學不進東西、心思很重、和父母不夠親。時尚書屋
很乖。文靜。像個女孩子嘛。哎呀,女兒都是父母的棉毛衫,比我家那個死小子不知道要好多少了。時尚書屋
有時聽著聽著就會笑起來。一件事情的兩種評論,截然相反卻又各自正確。寧遙探出腦袋,看見媽媽搖着滿頭燙卷的頭髮,神色卻終於因為那一位母親的說辭而變得驕傲起來。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一](3)
很好哄的媽媽。時尚書屋
晚上正要回自己的房間時,爸爸接起電話,隨後遞給寧遙。時尚書屋
「是我呀~」王子楊俏嫩的聲音。時尚書屋
「哦……」
寧遙沉了沉臉色,「有什麼事?」
「你在幹嘛。」
「剛剛吃完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