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落落年華是無效信 第 10 頁


「那我就說得出口了?上次那三班的男生差點就沒煽我了,還有五班那個臉色又難看。」「所以啊,我直接去才嚴重吧。」「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寧遙~~……」「總歸先去看一
作者:落落 / 頁數:(10 / 21)

「那我就說得出口了?上次那三班的男生差點就沒煽我了,還有五班那個臉色又難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所以啊,我直接去才嚴重吧。」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寧遙~~……」
「總歸先去看一看好了。都不知道對方是誰。」
「那好吧。」
年華是無效信[十](2)
差不多在下午上課開始前,寧遙咬了咬牙走到樓上三班教室門前,又回頭看看躲在樓梯口探頭探腦的王子楊。眉頭更緊了些。吞了口唾沫拉住一邊的女生。時尚書屋
「蕭逸祺是哪位?」
「啊?哦。」女生朝裡喊,「蕭逸祺,有人找——」
靠窗的男生正和別人說話,應聲回過頭,隨後站了起來。剩下的幾個男生起鬨「蕭逸祺蕭逸祺,又有女生找你負責做爸爸了」。男生回過頭去笑嘻嘻罵了句髒話。筆直地走向寧遙。時尚書屋
駭人的高度,視線平行只落到下頜上。時尚書屋
寧遙忍不住懊惱行事鹵莽,也許該暗地讓人指一下就好。時尚書屋
「找有我什麼事?」一彎嘴角,卻讓人放心下來。時尚書屋
「……是這樣,廣播台的點歌節目,想諮詢一下你有什麼歌想送給朋友的麼?」
「為什麼找我?」男生被這段官腔打得很莫名,又突然笑起來,「我有這麼出名?」
「……我們也只是隨機抽取。」寧遙忍不住甩他個白眼。時尚書屋
「好象沒什麼想送的啊……」
「啊,是嗎謝謝,就這樣再見。」
寧遙几乎是撒腿就跑。拖過樓道口的王子楊一路尖叫着衝進女廁所裡去。時尚書屋
「以後再也不幫你做這種事了。嚇得我要死!」
「不過那人長得還滿帥啊。」
「那就答應好了!」
「怎麼可能。……你再幫我把信去退掉?」
「我絶對不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不去的話,我就打電話告訴陳謐說你喜歡他啊。」
「……你胡說什麼?」寧遙知道自己臉色鐵青,隨後她聽見自己一字一句地瞪住女生嬌俏的五官說出的話,「王子楊,你不要太過分!給臉不要臉!」
年華是無效信[十一](1)
可能誰都會誤會。在外人看來一個哭着鼻子的女生把一封抓得皺巴巴的信塞給一個男生,即便有人類各種發散性思維的撐腰,也沒有人會想到寧遙這麼做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忍着的話,那時就沒忍住。為什麼還抓過了王子楊手裡的信。時尚書屋
為什麼要哭。為什麼還邊哭邊喊着那個叫蕭逸祺的男生,把信退還給他。時尚書屋
而一系列的變化,讓蕭逸祺也十分沒底。時尚書屋
「不是說點歌調查麼……哭什麼啊?喂,別人會誤會啊!」
「你的,拿走啊!」只管把信塞過去。時尚書屋
「什麼東西。」男生接過信看了幾秒後,突然明白過來,回頭,原本聚在一起看熱閙的幾個朋友突然做鳥獸散,集體從前門逃走了。時尚書屋
「操,又來耍這手。」蕭逸祺團過信狠狠扔向一邊後,對寧遙說了句,「那信是冒充的,我沒寫過!」就一路追了上去。時尚書屋
寧遙卻獃在一邊。時尚書屋
隨後的兩節課,王子楊缺席。老師看見了問班長,班長只說她身體不舒服先回家了。寧遙冷着一張臉,承應來自各方詢問的目光。但終究鼻子還是要發酸,反覆咬着手指不出聲。時尚書屋
那個空下去的位置,終究不是盲點,在世界的一個地方凹陷,寧遙卻不敢把手指往裡探一探。時尚書屋
因為心裡感覺是過分了。時尚書屋
不是寫在牆上的話,不是無奈而絞盡的抱怨,不是低空盤旋不去的厭惡,而是脫口而出,扔在她臉上的直接。時尚書屋
做這麼直接的事。痛快淋漓。可去了一個快字,就是痛淋漓。終究還是會反彈到自己這裡。時尚書屋
一直都想維護平和的模樣,平和的模樣就夠了。其他什麼在底下發酵都沒有關係。時尚書屋
放學。寧遙推着車到體育倉庫後。時尚書屋
已經好幾天沒有來了。之前的字跡又被新的覆蓋上去。角落的石灰又掉了一點,不少句子都缺了胳膊。「鳥人王彬」。時尚書屋
「when i see you i love you」。語法有錯誤。「熱烈慶祝你又長屎了wooo」。髒話。時尚書屋
「小南只有10公分!」。還是髒話。「但願人長久。」詩。時尚書屋
「京滬快車綫」。蠢話。寧遙抱著膝蓋坐下來。摸索了一會,才找到一小截藍色粉筆頭。時尚書屋
捏在拇指與食指間,反覆碾轉。時尚書屋
如果粉筆是流藍血的外星人。自己就像是殺人兇手了。時尚書屋
寧遙蹲下身。舉起胳膊。一筆一筆。直到感嘆號為詞組成句。時尚書屋
「王子楊該死!」
每一筆下去,越感到心虛起來,像賴以抗擊外界的基石忽然挪空一樣。黑色的海浪長驅直入。有什麼東西搖搖欲墜。時尚書屋
「……你這是幹什麼?」
聽見男生的聲音,寧遙像觸了電一樣跳起來。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十一](2)
脫得只剩短袖T恤的蕭逸祺一手抓着籃球一手提着書包,眼神複雜地看著寧遙:「有必要這樣自己說自己嗎?」
「啊?」他在說什麼?時尚書屋
「雖然那封假信也許會讓你覺得被欺騙了。但是……」
「我不是王子楊。」
「……什麼?」
「我說我不是王子楊!我只是代她把信還你!」
「見鬼。」男生吃了一憋,有些惱火「……那你寫這個算什麼?」
「……」
寧遙一怔,「……你管不着!!」
「你們女生真是莫名其妙。」乾脆走了進來。高個子。把光線掩去一半。時尚書屋
「還不是你搞的事!」
「就算是——」 蕭逸祺找着話反駁,「就算是,也沒必要……這樣說別人吧。」
寧遙眼睛散開一圈。時尚書屋
那些東西,厭惡着它們,同時又倚靠着它們存活。好象變成了佝僂的老巫婆,不知該做什麼表情,說什麼話反駁。終於身體內部的黑洞開始發揮最大的威力,像要把一切都吸進去。時尚書屋
「你懂什麼。你懂什麼!你懂什麼你懂什麼!!!」
蕭逸祺被女生的神情悶住了,閉上嘴。干坐在一邊。過一會感覺到邊上強烈的顫抖,才真的慌了神。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