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落落年華是無效信 第 12 頁


有一件誹聞在身的人,不知為什麼就總比普通女孩要引人注意一點。那些成為話題後的興奮,已經成了琢磨不定的少女心情中獲得一致肯定的定理。而于此同時,她與同桌的關係也變得奇特起來。那個看似
作者:落落 / 頁數:(12 / 21)

有一件誹聞在身的人,不知為什麼就總比普通女孩要引人注意一點。那些成為話題後的興奮,已經成了琢磨不定的少女心情中獲得一致肯定的定理。而于此同時,她與同桌的關係也變得奇特起來。那個看似特冷酷的男生,有時會突然問寧遙一句「你還沒吃飯啊,反正我要去樓下小賣部,要不要幫你帶?」故作輕鬆的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意裡,好象真的有些東西就要產生。畢竟無論什麼,放在曖昧裡泡一泡,都會帶上異常美麗的色彩。時尚書屋
只不過隨後,每次當有人再提起寧遙和男生的謡言時,王子楊總會站出來說「他們倆個根本沒有什麼,你們別瞎說」,非常肯定的樣子。寧遙在一邊愣半天,動動嘴,只能跟着應和一句「是啊……你們不要亂講」。三番兩次的,這回事就逐漸煙消雲散。時尚書屋
男生也不再與寧遙說話時微微紅起臉。又變成了互相漠然無視的男女同學。時尚書屋
寧遙一直不想去回顧這件非常彆扭的往事。因為她確定其中帶有一綫醜陋的污漬。從自己這裡,延伸向王子楊。時尚書屋
究竟是出於好意的維護。還是為了煽滅這一點受人關注的話題。時尚書屋
在那些被人們提起的美麗的友誼中間,為什麼總是存在着各種腐朽的可能性。時尚書屋
那麼,自己一直以來的所作所為,也許也可以被人理解吧。畢竟王子楊的個性已經讓人非常難忍,非常難忍了啊。自己也不過是小小地發泄一下,難道不是一種自然的表現麼。時尚書屋
誰說朋友非得兩相契合到天衣無縫的地步?時尚書屋
在那些存有罅隙的地方,終將有些雜草茂盛地繁衍,根刺痛地扎進心壁,葉潰爛在泥土表層。時尚書屋
用了整整一夜的胡思亂想去填補不安所帶來的空洞後,寧遙几乎已經能夠鼓起勇氣面對第2天將會發生的一切了。時尚書屋
大不了就此決裂。也不會有什麼重大的損失。時尚書屋
就在她冷着臉走下樓梯正要推車的時候,看見了停在門前的王子楊。時尚書屋
血毫無預兆地直地湧進大腦。碎在心裡的玻璃渣被沖得盡光。時尚書屋
寧遙趕緊跑過去,見王子楊一邊捧着飯糰一邊衝自己點頭:「走吧。」
她費力了半天,才終於操縱自己發出了兩個音節:「啊!……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兩人沿著昨日的馬路慢慢地騎。不時說點無關緊要的話。別的什麼也沒有提。王子楊的臉上,也慣常如昔。時尚書屋
這麼說,她應該是相信了蕭逸祺撒的謊。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十三](2)
自己變成了無關者,從中僥倖逃脫。時尚書屋
該僥倖麼。還是該對這僥倖抱以更大的不安。時尚書屋
數學課,寧遙繼續以往走神的習慣。漫漫地盯着前面幾排的王子楊。精心打理的長髮總是吸引人的地方。非常柔美的肩膀線條。時尚書屋
除了這些以外,還有家境良好,成績也不錯,被人
提起來總會有一個「甜美」的評價。粗粗算下來,几乎沒有什麼缺陷的地方。被那麼多人暗戀,也不是沒有道理。時尚書屋
也許是因為一直都過得很順風,記憶裡几乎難得見王子楊哭過幾次。反倒是看起來不那麼嬌貴的自己,總在號啕的時候有王子楊忙不迭的安慰。時尚書屋
所以昨天是被嚇到了。罕見的痛哭的臉,被淚水糊皺在一起,嚇到自己了。雖然是兩個對峙的自己。但其中的一個帶著哭腔般地說「對不起,是我不對」,不管另一個自己怎麼冷酷地嘲諷着「是王子楊你活該」,這一個自己始終以近乎謝罪般的懊悔,反覆說著「對不起」。時尚書屋
能夠清晰聽見的「對不起」。時尚書屋
畢竟再怎麼討厭,真實地具體地討厭着,也只是一個不願意被落實的意識,只在沒有曝露前才有持續的可能。因而當它一旦被揭露,劇情演變成朋友無力憤怒的眼淚,原本自己設計的精緻的秘密就突然成了敗壞的傷口,裸露在空氣裡,只有抽痛和醜陋,沒有半點趣味。時尚書屋
思維被老師的提問猛不丁地打斷。結果自然是尷尬地站着腦袋裏一片空白。這時,寧遙看見王子楊在前排偷偷寫了個數字答案透露給自己。時尚書屋
字跡反光,投進眼裡,微微刺目。時尚書屋
一陣悲傷而懊悔的情緒突然滅頂地漫上來。時尚書屋
對不起。時尚書屋
對不起。時尚書屋
中午去食堂吃飯時,寧遙主動去拉過王子楊的手,相視笑笑,排在長長的隊伍里,不時聊上兩句。王子楊還在對昨天晚上的娛樂新聞喋喋不休,寧遙不時插進兩聲「是嗎」,「這樣啊」,語氣非常真切。一邊伸手摘走王子楊臉上一根小睫毛。時尚書屋
兩人端着餐盤正找位子時,寧遙發現王子楊臉色兀地冷了下來,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就徑直地朝食堂一角走去。寧遙疑惑地跟在後面,近了,才發現正和對座的朋友聊得歡暢的男生,好象,是叫,蕭、逸祺的樣子……
手裡微微一抖。時尚書屋
寧遙來不及出聲,王子楊已經就着蕭逸祺身邊的位子坐了下來,又沖寧遙指指自己對面的位置:
「就坐這兒吧。」
寧遙嚥了咽喉嚨。硬着頭皮坐下去。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十四](1)
蕭逸祺最初沒有意識到,只感覺着身邊的位置被人坐走了,便順手把放在外的湯碗挪近了點。直到他在餘光裡看見斜對面的女孩有幾分眼熟,瞥過去時,從那張有些緊繃而不自然的臉上認出了寧遙。這才想起什麼似的往自己身邊看去,和王子楊冷漠的目光接着正着。時尚書屋
男生有一刻的發怔,隨後自我解嘲似地笑着,又轉過了頭。時尚書屋
寧遙強裝平靜,一口飯和着一口菜,今天她沒有點湯,吃太快了怕噎着。在埋下頭去的時候,飛快地往對面兩個當事人溜幾眼,看著王子楊神色平靜地細嚼慢嚥,蕭逸祺和他的朋友自顧自地聊天,局勢依然無恙,心裡才稍稍安定了點。時尚書屋
就在她夾起一塊辣魚片剛剛放進嘴裡的時候,聽見自己身邊,蕭逸祺的那位朋友開口問道:
「他們又替你寫情書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