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落落年華是無效信 第 2 頁


「我也剛吃完~」「嗯。」「等會看電視嗎?我爸爸租了好多碟,你過不過來?」「什麼碟啊?」「嗯……反正好多啦,你過來就知道了。」「不要了啊。都晚上了。」「子楊的
作者:落落 / 頁數:(2 / 21)

「我也剛吃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嗯。」
「等會看電視嗎?我爸爸租了好多碟,你過不過來?」
「什麼碟啊?」
「嗯……反正好多啦,你過來就知道了。」
「不要了啊。都晚上了。」
「子楊的電話?」媽媽在一邊出聲問,寧遙就轉過頭去點點頭。時尚書屋
「她讓你去玩,幹嗎不去,整天悶在家裡,發出蟲子來。」媽媽經常有些古怪而幽默的比喻句。時尚書屋
「你媽媽都同意了啊。」王子楊在那邊聽見了,越發催促到,「過來陪我嘛。反正你在家也沒什麼事做,過來玩,啊。」
寧遙沉默了一會:「好吧,那我等會過來。」
「啊對了,寧遙,」像想起什麼似的,「等會來的時候,替我買四根法式蠟燭吧。就在我家的超市裡。我懶得下樓了。」
「……嗯。」
年華是無效信[二](1)
出了自家的樓道,騎車五分鐘,換成走路二十分鐘,就到了王子楊家剛剛新遷不久的小區裡。是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見的刷紅塗料的眩目的樓房。時尚書屋
寧遙最不喜歡紅色。說不上喜歡什麼顏色。反正紅色是最不喜歡。所以王子楊兩次邀請她都拒絶,儘管最後每回都被纏得沒辦法而答應了她。時尚書屋
第21門,12樓1202。很多的1和2,也是前不久寧遙才記住的。時尚書屋
21門,12樓1202。時尚書屋
出了超市,塑料袋裏裝着四根紅色的長長蠟燭。這東西寧遙沒有使過。她的情調不像王子楊那樣浪漫,總是時不時地不開燈,點蠟燭營造氣氛。比起光,寧遙更喜歡黑暗而暗寂的地方,雖然母親將她不喜開燈的舉動理解成「節約電費」。時尚書屋
也是在節約電費。時尚書屋
還能受到表揚。挺好。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走進龐大的住宅區,照着心裡反覆的數字挑準樓道邁上台階,到了電梯門前正要按開關。卻看見一邊貼著「親愛的住戶,本電梯因故障今日維修,暫停使用,請各為住戶予以諒解。」寧遙心裡一沉。王子楊的家在12樓,怎麼爬。時尚書屋
在底下猶豫半天,考慮到東西也買了,只能無奈地走進一側的樓梯口。時尚書屋
全封閉的樓梯,除了目的地遙遠帶來的無力感外,更多的是害怕。時尚書屋
寧遙走到二樓,已經看不見底層的入口,變成了如同在什麼生物體內般受到結界的地方。她嚥了嚥唾沫,從一級台階,變成每步兩級台階。剛剛走到三樓,看見燈光在這裡褪到上方,昏黃變成了暗灰色。時尚書屋
上一層沒有燈。時尚書屋
在她想到各種血腥事件的同時,聽見樓梯上有人的腳步。其實對方完全可以是同樣為電梯所苦不得不爬樓的住戶,但恐懼在未知的催化下朝着不見邊際的地方飛快膨脹開。那人剛一露面,寧遙就「哇啊」大喊一聲,塑料袋脫手,四根蠟燭在台階上蹦跳了一會才終於停住。時尚書屋
對方顯然也被結結實實嚇了一跳,動作一僵。卻沒有像她那樣一驚一乍,而是就站在幾級台階下,定定地望向寧遙。時尚書屋
光影暗淡的部分間凸起的輪廓線條。時尚書屋
年輕男生的臉。時尚書屋
眉間有稍稍的單薄,掛着一點少年們特有的冷冽神情。卻不可怕。還有模糊開的發綫,是臉部最深的色彩。時尚書屋
全都隨着他身邊的最後那點燈光,向自己悄然地湧來。時尚書屋
比自己更先動作的是對方,寧遙看他彎下腰去,伸手拾起幾根蠟燭,隨着他的動作,人影突然折下一塊,變成單薄而自然的一堆線條。什麼像是要滑下去,卻又差那麼一微米的距離還連在一起。光線的渲染中難以分辨他穿的什麼顏色的衣服,眼下卻是深褐黃色。直到他又直起身。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二](2)
「你的。」走上前來,遞給寧遙。時尚書屋
等對方示意般地做了個接的動作,她才回過神,接過東西,飛快地往上跑。跑過兩步後,腳步又遲疑了下來——
折向上方的空間一片漆黑。時尚書屋
身後的人跟了過來,寧遙停滯了幾秒後,側過身讓對方先上。那人也不說話,斜過肩就走了上去。經過寧遙身邊的一瞬時,傳來了溫暖的熱量。幾釐米的空間升起微不可測的度數。時尚書屋
看他走在前,寧遙才跟上。完全的漆黑裡,絲毫看不見對方的動作。只能聽見細微而清晰的聲音。腳步聲,衣料摩擦聲,呼吸聲,以及女生不停咽喉嚨的尷尬聲響。時尚書屋
充斥在難以目測的空間裡,化成朝上漂浮的細小翅膀。懵懵懂懂地浮游不定,東搖西擺。時尚書屋
寧遙一腳踩空。時尚書屋
原本預想中應該有的台階突然轉為平地。寧遙一個踉蹌後,才明白過來,原來是這一層已經完結了。時尚書屋
感覺到男生在前面停了動作。寧遙也站住了。時尚書屋
「沒事吧。」聲音響起來。聽不出什麼感情。時尚書屋
「嗯。謝謝……」
「這裡每一層都是18級台階。」傳授着。時尚書屋
「……知道了。」
隨後男生正要走,又停下來,像摸索着什麼東西。寧遙努力睜着眼睛以分辨那一團漆黑中屬於他的一片,正為無所收穫而有些着急時,「嗒」的聲響。時尚書屋
一朵黃色的花瓣搖曳着投影在她的眼睛裡。時尚書屋
打火機的光,映着他的臉。時尚書屋
寧遙的瞳孔裡像鑽開兩個洞,什麼東西被逐漸剝奪走。時尚書屋
明明沒有聲音的。周遭在火光邊緣模糊,所能分辨的都包圍在它的四周——手掌上突出的骨節,在末端變亮的髮梢,和下頜最後隱沒的線條。而其餘的一切,呼吸流失了,心跳被血液蓋沒,正和反不再爭執而混為一談,身體裡無知的黑暗釋放出能量……一切的一切,都歸於無聲,向無盡的地方直線下滑。時尚書屋
沒有聲音。但那麼多無聲的動靜聚在一起,無聲也變成有聲了。時尚書屋
震耳欲聾的寂靜的聲音。時尚書屋
被一片明黃色的火焰,在空氣中逐漸燃燒。時尚書屋
兩人一前一後地踏上樓梯。再上一層,寧遙突然想起是否應該捐出一根蠟燭,卻還是作罷。那畢竟不是自己的東西。那麼,會不會被對方誤會成自己小氣得不可救藥。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