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落落年華是無效信 第 3 頁


眉頭絞在一起。直到對方突然又熄了火光。寧遙不解地望向前面的黑影。「燙手了,抱歉。」男生像是把打火機舉到嘴邊。寧遙聽見了吹氣的聲音,這才下決心對他說:「用蠟燭吧。」「也好
作者:落落 / 頁數:(3 / 21)

眉頭絞在一起。直到對方突然又熄了火光。寧遙不解地望向前面的黑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燙手了,抱歉。」男生像是把打火機舉到嘴邊。寧遙聽見了吹氣的聲音,這才下決心對他說:
「用蠟燭吧。」
「也好。」
等到了12樓,寧遙早已喘不過氣。令她比較意外的是對方同自己一樣都是到12層,推開樓梯甬道邊的門踏進樓層的走廊,是明晃晃的燈光,從某個切面間不斷溢出,四下被泡在安逸氾濫的明媚裡。寧遙感覺是如釋重負,而男生吹滅了燒得只餘最後一小截的蠟燭。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二](3)
騰空而起的青色煙霧,像微縮的雲。在某個瞬間裡,帶著特有的氣味,隨着時間搖動的篩子,被輕輕過濾在了下方。時尚書屋
道謝過後,寧遙就和對方就此分別。然而兩人卻往一個方向而去,不由有些尷尬。直到最終停在同一扇掛着「1202」號門牌的門前。時尚書屋
「你是?」寧遙開口時,男生也有些困惑地問:
「你找誰?」
「誒?我,我找王子楊。」
「這裡沒有這個人。」
「啊?不,不可能啊……」
寧遙又看了一遍門牌,和心裡的數字重合無誤。時尚書屋
「這裡是21號門12樓1202,你是找這裡麼?」
「21、12、1202……」
囁嚅着和記憶比對著,12、21、0、1、2……隨後才醒悟過來。是自己一路默念結果中途搞混了,就這樣吟着錯誤的數字直到這裡。時尚書屋
「對不起。」慌慌張張地要走。聽見背後的人出聲:
「你一個人走,不要緊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要緊的。」說出口的話卻因為嚥了一下喉嚨而有些走調。男生掃了寧遙兩眼,想了一會,把手裡的東西遞過來,「打火機給你。」
綠色的塑料殻打火機。時尚書屋
寧遙沒有對王子楊解釋什麼,只說自己買不到蠟燭所以也懶得去她家。王子楊還是有些怨色,直說那也不打個電話來,我還因為你在路上出什麼事了呢,寧遙你這人總這樣,不想的時候就不出一語地跑,攤子扔在那裡,打個招呼都不會。時尚書屋
寧遙抬眼看著王子楊有些陰沉的臉,開口說:「嗯,對不起。」
「下次別這樣了啊!」
「嗯……對不起。」手伸進校服口袋裏,握住那只打火機,「以後不會了。」
年華是無效信[三](1)
和王子楊是從小學五年級起的朋友。那時寧遙剛剛跟隨父母回到上海,小學生對與新同學沒有高中生那般的冷淡,都積極地拿着課本上傳授的友誼去巴巴地實踐。於是很快同桌的王子楊就成了寧遙最熟絡的朋友。學校周圍最受歡迎的零食攤都是王子楊推薦的,班裡唧唧喳喳的男生都是王子楊介紹的。時尚書屋
沒多久她就成了寧遙家裡的常客。父親母親都挺喜歡她。時尚書屋
媽媽說的最多關於王子楊的一句話是「到底是標準的上海小女生。」
什麼叫標準的上海小女生。時尚書屋
王子楊。時尚書屋
王子楊這裡成了個形容詞那樣地被使用。當寧遙尚且對於「標準的」「上海的」無法清晰定義時,整個兒滲透進她認知的,就是王子楊的一切。小時候在孩子手中最流行的塑料皮鉛筆盒,就是王子楊,就是上海;一雙挺刮的紅漆皮搭扣鞋,就是王子楊,就是上海;母親是任何時候都皮膚白皙的中年婦女,就是王子楊,就是上海……
等長大了後,想起那些直白而幼稚的判斷式,卻很難輕易笑出來。因為直到今天,寧遙一日日地目睹着王子楊成長到17歲時,心裡依然存在着同樣的判斷式。時尚書屋
家境良好的,房間裡有歐式桃木床,就是上海,就是王子楊;挑揀一切機會逃避穿校服,在老師允許的範圍內露出肩膀的,就是上海,就是王子楊;說話中含有非常真實的撒嬌成分,習慣性將自己依向別人的,就是上海,就是王子楊;不由自主地將自己放在行使命令的位置,卻又沒有命令口吻的,就是上海,就是王子楊……
寧遙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記住的全是令自己討厭的地方。時尚書屋
所有人都說她們是最要好的朋友。時尚書屋
連寧遙自己都覺得最要好的朋友也就是這樣了。她和王子楊每天都一起騎車去上課,一起吃飯,一起逛街,一起回家,春遊秋遊的時候也坐在一起,永遠是形影不離的樣子。寧遙過生日,王子楊買了大束的百合花朵,在眾目的注視下交到她手中。在高一學生中,這樣的行為令周圍的人在場几乎嗟嘆。時尚書屋
而寧遙自己知道,她不喜歡任何一種花朵。時尚書屋
喜歡百合的,是王子楊。時尚書屋
花插在家裡幾天後就謝成褐黃色,寧遙沒有動,是媽媽把它們打掃走的。寧遙看著收垃圾的人把它們埋沒在塑料大筒裡不知會運去什麼地方。但可以肯定的是,以後會腐爛,會變成有機物,會逐一分解。時尚書屋
分解。最要好的朋友,和非常討厭的人。時尚書屋
這個世界上的確有着怎樣無視也無法忽略的距離。是一條河流,單獨地流淌在她的心上。沒有人知道的河流,自然誰也跨不過去。硫磺氣體在上面盤旋,沸騰的泡沫蒸發成氣體。時尚書屋
最後循着血液在全身周回,每個毛孔都散髮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三](2)
是厭惡。時尚書屋
是像絲線一樣糾纏不清而精緻的惡毒。時尚書屋
直到寧遙發現了學校陳舊的體育倉庫背面,那堵朝着角落的牆。時尚書屋
沒有熟悉的人的名字,有些字跡已經看不清楚。應該是沒幾個人知道的地方。而即便是有人知道,被圈解在塗鴉中的話,除了當事者雙方,誰也只能窺見真正意義的一點皮毛。時尚書屋
記載着當年「林舒平最愛汪函」的牆。時尚書屋
記載着當年「體育課不考800米」的牆。時尚書屋
然後是記載了,不知道誰宣佈,「我最討厭你」的牆。在同樣類型的幾句書寫中,是最纖細而漂亮的筆跡。時尚書屋
寧遙在課後突然被人從身後抱住。不用回頭就知道。時尚書屋
「好象有新的電影。」王子楊問,「陪我去看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