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落落年華是無效信 第 5 頁


從兩人粘在一起到一人行影單只,確實有很大的不同。寧遙無聲地克服着內心體驗到的不習慣,在蹬着自行車經過王子楊身邊時也努力顯出一臉冷漠,甚至嘗試着在她與別人談笑時說面無表情說一聲「借過
作者:落落 / 頁數:(5 / 21)

從兩人粘在一起到一人行影單只,確實有很大的不同。寧遙無聲地克服着內心體驗到的不習慣,在蹬着自行車經過王子楊身邊時也努力顯出一臉冷漠,甚至嘗試着在她與別人談笑時說面無表情說一聲「借過」。然後反覆揣度着自己剛纔的刻意是否有些張揚,以至于會不會令王子楊察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兩個人像鬥法。時尚書屋
媽媽的敏鋭有時更為驚人,第3天後就問寧遙:
「你又跟王子楊生氣啦。」
「……幹什麼啊。沒什麼事啊。」
年華是無效信[四](3)
「人家幾天沒來電話了。」
「有空哦,天天打電話。又不是遠距離戀愛。」
「你別嘴硬了,你們就是天天都有電話。還都是人家王子楊打來的,做你這種人的朋友啊,真要受得了你的死人氣。」
居然真的天天都通電話。寧遙想不是自己撒謊,就是確實不清楚。做了六年的朋友。慢慢變成各自的一部分。時尚書屋
就像毛巾、錢包、夏天的木棉、摔壞頭的圓珠筆那樣的存在。沒有好壞之分,只是有無的區別。可事實卻是,就像電話機使用得久了,數字全部磨損那樣,即便看不見,卻依然知道它們每一個的象徵。時尚書屋
早已同化作不是刻意迴避就能徹底消失的東西。時尚書屋
連在一塊肌肉的下方,粘稠而割捨不去。時尚書屋
下樓後看見王子楊等在寧遙家門前,寧遙沒有表情也沒有說話,自顧自地蹬起自行車。而對方跟了上來,等兩人沉默地騎出兩條馬路後,王子楊才像是漫不經心般開口問「今天星期幾啊」。寧遙想了想說「星期三」。回過神來後,就算合好了。時尚書屋
比什麼都要簡單。還沒等自己防備。等自己反應出這應該是一個很好的與王子楊徹底分道揚鑣的機會時,總是就這樣錯過了。一點點懊悔就像墨水漬,掉在整個透明的心情裡。時尚書屋
在最中間形成一小塊藍色的煙霧,隨後又這樣輕輕散去。時尚書屋
女生與女生分手之類的,算不算非常孩子氣的想法。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中午吃飯時,寧遙對王子楊建議說去吃麵吧。她沒有疑義。雖然等老師拖完課兩人匆匆趕去麵館時,店堂裡的位置早已被占滿,只有擺在外的臨時加座還空出幾個。王子楊去開單,寧遙找了個位子坐下來。時尚書屋
不知道是凳子還是地的緣故,總之坐得七高八低,也只能忍着。時尚書屋
兀地感覺腳邊蹭過一個什麼東西。寧遙一激靈,才發現原來是麵館裡養的貓。真和笑談所說的一樣,混飯店的貓都是膀大腰圓,麵館家出品的自然瘦得一臉矍鑠樣。寧遙有些怕動物,不動聲色地將腿移開。時尚書屋
那貓卻像是餓慌了,孜孜不倦地乞食,蹭得寧遙一陣陣發寒。時尚書屋
前面隔了一張桌子的地方突然垂下的男性的手,托着兩片牛肉,將貓瞬間引轉過頭。時尚書屋
寧遙抬頭看去。隨後下意識地手往口袋裏伸。時尚書屋
綠色的塑料打火機。時尚書屋
男生把視線從貓呼哧呼哧的動作上緩緩抬起,最後如同輕柔地不沾地的絮一般,看向寧遙。就像是有鈎子掛在心裡的某個地方那樣,和他對視的片刻,意識轉到大腦,鈎子稍微動一動,滿身神經跟着牽起來,人就在某個暗無聲息的地方被扯了一回。時尚書屋
從昏暗不明的記憶裡蛻出清晰的核。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四](4)
接着是男生聽見一個名字而側過臉去。寧遙循着他的視線看見了舉着收銀單而來的王子楊。以及在她身後喊着「陳謐」的謝莛芮。時尚書屋
有什麼緩緩地浮了出來,如同遊過暗藍色天空的銀魚一樣。時尚書屋
世界以退潮的光影慢慢歸於安靜。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第2回
年華是無效信[五](1)
在周日午後的公交車上,寧遙睡着了。時尚書屋
汽車小顛簸,像低沉燥暖的弦音,久久地嗡着。於是睡得一迷糊,就做了夢。時尚書屋
夢裡下着雨。時尚書屋
雨綫在車窗外密集。轉眼間,積水變成一條河。也不知汽車怎麼了,就這樣自然而然地像船那樣把鐵皮身子漂在河上,直劃向前去。時尚書屋
水面分開。時尚書屋
有打轉的葉子掉下來。時尚書屋
在夢裡的身體沒有重量。被光線直接穿過彷彿會曝露每根血管的走向。靈魂鬆懈,揉一揉就能吹散似的。怎麼才能提醒自己這是夢。時尚書屋
太陽溶解在水裡,還沒有化完的最後一塊殘骸,是金黃色,在不遠的地方沉沉浮浮。暖得像是真的。時尚書屋
怎麼才能提醒自己這是個夢。時尚書屋
醒來時,正是汽車到站就要重新起步的剎那間,車門已經關閉。寧遙趕緊抓過書包跳起來喊着「還有人,還有人要下!」,賣票員不滿地看她,「要下車就早點站起來啊,哦喲,搞來」。乘客們的目光掃向自己,寧遙漲紅了臉。時尚書屋
我又不是故意賴着多坐一會的。幹嘛啦?!
心情壞掉一點。一直持續到接下來的補習課。張老師帶著三個學生坐在客廳補習數學,他的愛人在廚房裡炒菜。這邊的門雖然關着,味道還是溜進來。時尚書屋
可以分辨出辣椒和咖喱的味道。寧遙曾經不止一次地想,有多少辣椒和土豆是用我們的補課費買的。想得又無聊又市儈,卻還是低落起來——爸爸媽媽對不起,我把你們準備買房子的錢都送給了老師去買土豆。時尚書屋
往往這個時候,寧遙就從心底羡慕王子楊的優異成績。尤其是數學,簡直是寧遙光腳也追不上的天文數字。時尚書屋
自己沒有什麼特長。其實也曾在心裡多次默默地想過「我對於音樂方面似乎還滿敏鋭的」,說這話的憑據僅僅是能夠準確打出某首流行歌曲的節拍而已,純屬一相情願的安慰。好象每個人都會把自身看得要了不起那麼一點,雖然走進人海又是遍尋不見。畢竟自己說自己的,不能算數。時尚書屋
走神了。一道反函數的題目漏聽掉大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