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落落年華是無效信 第 6 頁


坐在小方桌另兩邊的女生運筆如飛。只有寧遙愣愣地停在一個沒有意義的「=」上。反函數,不懂。光記得班裡有人把這個名詞藝術化後稱之為「背道而馳的愛」,那正弦函數呢,「欲抑先揚的愛」。
作者:落落 / 頁數:(6 / 21)

坐在小方桌另兩邊的女生運筆如飛。只有寧遙愣愣地停在一個沒有意義的「=」上。反函數,不懂。光記得班裡有人把這個名詞藝術化後稱之為「背道而馳的愛」,那正弦函數呢,「欲抑先揚的愛」。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嗤。真是嗲死了。時尚書屋
越發胡思亂想起來。時尚書屋
寧遙知道桌對面的老師一定盯着自己看,不敢抬頭,就這樣裝模作樣地亂寫一通——「起碼我寫了什麼,老師是看不見的吧」……等到精神集中。看見「=」後面寫着的兩個字。「陳謐」。時尚書屋
微微怔忪。跟着才像是惟恐着什麼,把四個字重重地劃掉了。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五](2)
心裡垮下去一片。時尚書屋
亂七八糟。時尚書屋
事實上自上回和謝莛芮在麵館照面後,再也沒遇見過。嗯,是指再也沒有遇見謝莛芮的那個朋友,叫陳謐的男孩。靜謐的謐。雖然四人拼起桌子一起吃麵聊天,可寧遙始終沒和他
聊上幾句話。原先還有些擔心對方會無意講起兩人在樓道里的經歷,這樣一定會引來王子楊好一通追問,但男生什麼也沒說。時尚書屋
寧遙不願意去回憶那天。時尚書屋
那一天她捧着麵碗,把有缺口的碗沿轉向外。陶瓷發熱。香菜厚重的味道扶搖直上。一筷子下去。時尚書屋
耳朵聽見王子楊對謝莛芮熱情地招呼,絲毫不像陌生人之間的對話。面很燙,舌頭灼得熱辣辣的疼。隨之是女生轉向男生開始的話題。陳謐一句句應着。時尚書屋
當聽到王子楊語氣懵懂地自問「可靜謐的謐又怎麼寫呢」時,寧遙在餘光的小半塊視線裡,看見男生變柔和的臉部線條。時尚書屋
是在笑。時尚書屋
隨後他掉轉過筷子,用另一頭在桌上點寫着。寧遙放下麵碗,暗暗伸長脖子。時尚書屋
點。豎。折。手指以外,几乎沒有幅度的動作。時尚書屋
人像靜止。日光流過他上半身,又頓在衣服的褶皺裡。包圍在四周的空氣,鼓動着細細塵埃和麵條的香味、以及非常非常小的震感。是靠近着他的手肘察覺的不辯真假的震感。時尚書屋
木頭筷子和木頭桌面碰擊。隨着寫每一筆時微弱的「篤篤」聲沉向深處。時尚書屋
十二筆的「謐」字。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六](1)
補課完趕到家裡時,已經很晚。由於堵車的緣故,時間難以把握。所以父母也就不等寧遙一起開飯了。時尚書屋
「今天上的都懂了嗎?」媽媽一邊盛上湯一邊問。時尚書屋
「……懂的懂的。不要問了,煩死了。」
「你這個小孩,什麼態——」電話鈴聲打斷了話。時尚書屋
腳指頭也知道是王子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曾經寧遙默默地統計過。究竟每天兩人都能說些什麼。女孩子之間的話題從哪裡來。為什麼能夠日復一日。時尚書屋
但是即便記下那些話題——已經吃完啦。明天有什麼課啊。你剛纔在做什麼。這個禮拜出去玩嗎。時尚書屋
記下來的時候,每一項都只是如同無關緊要的雨滴,在玻璃上毫無意義地鋪張。時尚書屋
可世界又在這樣的玻璃後被放大了無數圓形的細節。時尚書屋
也許電話就是一件不應該用「價值」去考量的東西。意義只在於時間是兩人一起浪費。時尚書屋
「剛回來啊?」
「嗯。還在吃飯。」
「我和謝莛芮啊。」
「……啊?幹什麼?」
「周日出來,你有沒有空?」
「沒空。」
「少來了,周日上午你又不用補課。」王子楊很有把握。時尚書屋
「我不去啊!」
「我把謝姐的電話也給你吧。你自己去和她說~」
「你有她的電話?」
「是啊,那天要來的。」話筒那端很吃驚,「你沒有?你不是和她認識嗎?」
「誰說認識就一定要聊天啊?!」
「發什麼火~要不要。」
「不要。」
沒等寧遙反應,那頭還是報出了八位數字。寧遙心裡一急,反而都記了下來。趕緊側頭夾着話筒四下找筆,又不見哪有紙,乾脆記在手上。歪歪斜斜,一個「3」字寫像「Z」。時尚書屋
Z=?時尚書屋
桌面的木頭紋路近到眼前時就模糊,自己的手看起來像距離得很遠。藍色的八位數字。在掌紋上有些暈開。時尚書屋
彎過拇指,一點點去摳。很快地手心紅開一小片。拇指笨拙,只能劃在一個角度上。除了蹭掉最後一位。時尚書屋
其他的還是照舊。但不要緊。摳得發疼。不要緊。時尚書屋
——她是謝姐啊。時尚書屋
——已經電話約好了。時尚書屋
——難道你沒有她的電話嗎?時尚書屋
寧遙跳起來。衝進衛生間去洗手。時尚書屋
我不去。時尚書屋
你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時尚書屋
要騙過王子楊真是很難的事。她几乎對自己的各種活動都瞭如指掌。當寧遙藉口說「周日早上有事啦」,在她一波一波的追問下只得反覆着「家裡的事啦」「我爸那邊的」,謊言險些就要戳穿。可寧遙也鐵是了心,最終還是拒絶了。時尚書屋
王子楊聳聳肩,就算作罷:「那就我和謝姐、陳謐三個人去好了。」
年華是無效信[六](2)
寧遙突然驚訝地看住她。時尚書屋
「啊?」
「幹什麼?表情這麼怪。」
「還有……還有男生?」不能流露出來,「上次那個,叫,什麼來着……」
「陳謐啦,陳謐。」王子楊搖着腦袋笑,「寧遙你還真是健忘。」
「唔……」
其實一點也不健忘,「怎麼他也去呢?又不熟……」
「陳謐在遊樂場打工,能拿到免費票子。所以才有機會玩哪。」
「是麼。」寧遙顯出非常為難的神色,「……說到遊樂場的話,我還沒去過。」
王子楊乖乖地接過話:「就是嘛!所以一起去吧!」
聽到她拾過几乎已經切斷的話綫,寧遙這才鬆了口氣,好象猶豫地說:「嗯,那我爭取看看。」
外套口袋裏的打火機,像小心臟那樣突突地跳動起來。時尚書屋
遊樂場。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七](1)
據說是亞洲最高的摩天輪。雖然是新建的,名聲還小。可每次寧遙坐車經過高架路時,都能在很遠很遠的地方看見它的模樣。在四周林立的高樓裡,是一種有着巨大違和感的存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