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落落年華是無效信 第 8 頁


又恨他們變不成真的。只是多半又被時間的流水混沌衝散。太短暫。化為不可考察的遺址。沒有了探訪的價值。在她漫長的時日中,那些萌動迷惑的情緒,早已經不知在何時就被包裹起來沉澱到黑
作者:落落 / 頁數:(8 / 21)

又恨他們變不成真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只是多半又被時間的流水混沌衝散。太短暫。化為不可考察的遺址。沒有了探訪的價值。時尚書屋
在她漫長的時日中,那些萌動迷惑的情緒,早已經不知在何時就被包裹起來沉澱到黑暗中去,成了一顆休眠的種子。而這麼多個春天都過去了,它是不是要長出些什麼來。時尚書屋
長出些什麼來?時尚書屋
像哪裡倒下去第1塊多米諾骨牌,比猜測的更為激烈迅速,直到所有都矗立的全都傾覆,直到天被扯斷,海水乾涸露出萬年前貝殼的屍骨,生命被包裹在血痂裡等待成熟。才發現,意識中那一塊未曾探詢過的陸地,終於在陽光的照耀下露出它蜿蜒的海岸綫。時尚書屋
關於感情,也可以塌塌實實地長下來。時尚書屋
不須臾。不俄頃。不片刻不瞬時也不會稍縱即逝。時尚書屋
原來無論怎樣。周日下午上三個小時的數學補習。周一早上聽校長冗長的國旗下講話。王子楊很討厭,很討厭很討厭。時尚書屋
每天行經的馬路平凡在地圖裡沒有特徵。即便這樣,踏在腳下的路,既可以是灰色水泥,也可以變成柔軟的泥土,有蟲類的生命在周圍甦醒。茜草像海。時尚書屋
自己的體內存在着關於少女情懷的密碼,總有一天啟動。像在城市生長良久的動物,踏入森林依然能迅速回歸。時尚書屋
「你那是什麼臉?」
「啊?」
「想什麼呢?」媽媽疑惑地把飯添進碗裡後問。時尚書屋
「什麼想什麼?我哪有。」
「怪里怪氣的。」
「你不要亂說。」一邊往嘴裡撥,一邊想起來,「爸爸又不回來吃飯?」
「是啊,最近學校裡事情很多。」
「不是公款吃喝嗎?」
年華是無效信[八](2)
「小孩子不要亂說。」
「媽。」
「啊?」
「我的名字是誰起的?」
「什麼?」
「『寧遙』,這名字。誰給我起的?」
「你爺爺。怎麼了?」
沒什麼。時尚書屋
早上騎車出弄堂的時候,城市儼然還沒有醒,王子楊換了新的髮辮,寧遙看一會才習慣。兩人慢慢地騎,路邊少年的花襯衫膨脹在風裡。過了下一個紅綠燈,王子楊逐漸精神起來,寧遙也終於聽到了她對昨天外出的評價。時尚書屋
「我嚇了一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
「我和陳謐是一個小區的呀!昨天順路回去時才發現的!」
「……是麼……」
「不過好象他是自己搬出來住的。好爽啊。」
「搬出來的?時尚書屋
「嗯,你沒謝莛芮問他什麼時候搬回去麼。」
「沒有啊……」
「但是陳謐是滿複雜的。」
「什麼?」寧遙車籠頭一偏,旁邊的人罵了一句過來。她也不理,「什麼複雜?」
「19歲,只比我們大2歲啊。單親家庭,父親早前過逝了,跟着母親改嫁到別人家去的。」
「……從謝莛芮那裡聽來的?」她不像是大嘴巴的人啊。時尚書屋
「她才沒說那麼多。只說是父親過身。其餘是那天我和他順路回家時問的。」
「……你這都問?」
「你別瞎說,我才不會那麼鹵莽地去直接打聽咧。不過他很簡單地都說了,反而嚇我一跳。」王子楊露出一臉痛心的神色,「看不出啊,挺好一男生,慘。」
「你得了吧——」
「那你呢?你和他一塊坐船都沒說話?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寧遙突然漲紅了臉。時尚書屋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麼?」王子楊明顯察覺了,「一定出什麼事了!」
「你看好前面的路先啊——」一蹬車,把女孩甩在了身後。時尚書屋
「告訴我!!」
「什麼也沒有——」
「瞎說!」後面傳來了接近的聲音。時尚書屋
真的什麼也沒有。時尚書屋
年華是無效信[九](1)
男生轉回頭去,看著前方高高擺起的海盜船說:「想到一個詞。」
「什麼?」
「寧靜致遠。」
「啊?」
「你的名字。」幽幽地淺笑着,「就是這麼想到的。」
太文雅了。時尚書屋
太文雅了點,但是……
「嗯。」
其實寧遙不知道在自己說出「你能記得麼」這種詭異的句子後,發生的這些對話代表了什麼意思。但是整顆心就這麼快速地從一個眩暈的溫度降了下來,沒有再驚慌失措的跡象。只有徹底的平和在周身循環。被水沖淡了的血,漸漸喪失了粘稠的特質。時尚書屋
似乎這才是理想中需要的回答。時尚書屋
而理想就是在含混不清中才給人以希望。時尚書屋
像宇宙不需要確切數目的星星。才有在其中矇混安生的溫暖感那樣。時尚書屋
同王子楊周旋了一天,似乎越解釋她越懷疑,認定了絶對有過什麼。寧遙不知該怎麼才能輓回,乾脆扳起冷臉。一堂數學課,王子楊在前面扔了幾個紙團過來,寧遙都不理不睬,側着頭看窗外。剛剛入秋,天幹得半透明,藍色均勻地朝遠處消失。時尚書屋
樓下有學生在跳長繩,一個胖胖的女孩連絆住幾次。一次次來。時尚書屋
1個、2個、3個、4個、5個、6個、7個、8個……
也許有很長一段時間就這樣擱着了。怎麼能見到?時尚書屋
20、21。斷了。再重來。時尚書屋
自己真是太衝動了。時尚書屋
1個、2個、3個、4個、5個……
單親家庭,麼。時尚書屋
6個、7個。又斷了。再來。時尚書屋
是不是該去問問謝莛芮。算了,她好象和王子楊更熟些。時尚書屋
1個、2個、3個、4個、5個……
結果卻比寧遙預想中快上幾十倍。時尚書屋
又一個周日的下午,寧遙坐在數學老師對面咬筆頭,正對牆上的鐘,滴答滴答地走。兩點零四分。空氣裡還未曾開始泄露了晚餐的秘密。不饑腸轆轆。時尚書屋
卻有些犯困。客廳垂着舊窗帘,房間在兩層書的逼近下更陰暗了一些。數學老師大概和自己一樣有怕光的習性。時尚書屋
一個根號,一條弧線,努力毀滅在鼻腔裡的一個呵欠。時間變得像麵條一樣被疲倦拉長。長長地垂到深處的地方。時尚書屋
於是這一刻打開房門的人讓寧遙錯覺地以為誰開了燈。時尚書屋
右手側突然亮起的一片橘黃色,鮮明得像燈光。時尚書屋
四個人都嚇一跳地扭頭去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