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主的新娘 第 10 頁


「你這丫頭!」玄子寒微微一笑,柔聲道。「形容男人長得好看,是指帶脂粉氣,算是一種侮辱。」「嘻嘻。」上官羽夢揉揉小鼻子,撒着嬌。「怎麼會呢?玄哥哥很有男子氣概呢!」她攀着他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0)

「你這丫頭!」玄子寒微微一笑,柔聲道。「形容男人長得好看,是指帶脂粉氣,算是一種侮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嘻嘻。」上官羽夢揉揉小鼻子,撒着嬌。「怎麼會呢?玄哥哥很有男子氣概呢!」
她攀着他的手臂,視而不見玄子寒身後某道朝她投來的惡毒眼光,如果眼光能殺人,就算她是九命怪貓,大概也死掉上百次了吧?時尚書屋
玄子寒享受着這份難得的親昵感覺。以前她總是喜歡賴在他懷中撒嬌,而他總是籠溺着她。時尚書屋
「小女孩也長大了。」他打量着她,稱讚道。時尚書屋
「是咩,很漂亮吧?」上官羽夢非常厚臉皮地回答,轉了個圈圈,讓他能好好看看她。時尚書屋
角落裡,某人惡狠狠的目光更灼熱了。時尚書屋
「是嗎?」玄子寒似笑非笑地反問道。他的小丫頭長大了,臉皮似乎也變厚了。時尚書屋
「哼,玄哥哥一點都不疼人家。」她假裝生氣地擦着腰,氣鼓鼓地道。「這些年來都把我給忘了吧?」
「說起這個……」
玄子寒頓了頓,緊盯着她的眼睛,問出藏在心裡的疑問。「為什麼這麼多年你都不來找我?」語氣有幾分埋怨。時尚書屋
幸好她有所準備!上官羽夢垂下長長的睫毛,小心地掩住黑眸中心虛的光芒。時尚書屋
「因為我住在一個小村子裡,從沒聽過玄夢山莊的大名啊!直到前些日子,我去城裡買布,聽人談起玄哥哥,才知道原來玄哥哥住在這裡。」
她流利地說出早已準備好的藉口,不打算告訴他關於她的十七大劫而惹他擔心。時尚書屋
「哦?」玄子寒那雙彷彿能洞悉一切的黝黑瞳眸直視着她,想看出隱藏在她背後的秘密。時尚書屋
「玄哥哥,咱們先進去,好不好?人家站得腿都酸了。」上官羽夢機靈地岔開話題。不過這也有一半是實話,他身後那道灼熱噴火的目光都快把她給盯穿了。時尚書屋
「好,」玄子寒爽快地答應,又補充道:「咱們進去再談。」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著,他就拉她向裡面走去。時尚書屋
進去再談?天啊,看來玄哥哥很精明、不好騙呢!上官羽夢偷偷吐吐舌頭,暗地裡做個鬼臉,正好被轉身回頭的他逮個正着。時尚書屋
玄子寒無奈地嘆了口氣,搖搖頭。時尚書屋
由於他沉浸于久別重逢的喜悅中,竟然沒有發現一旁站着兩個特別的「觀眾」。時尚書屋
「少爺,韓表小姐已在這裡等候多時了。」旁邊的灰衣老者恭敬地道。時尚書屋
瞬間,玄子家恢復了眾人熟悉的冷硬神情。他先對站在旁邊、雙目噴火的韓表小姐微微頷首,然後轉而對程叔吩咐道:「程叔,你讓人把尋夢閣打掃乾淨,夢兒要去住。」
「少爺,此舉恐引人非議。」程叔口氣僵硬地勸道。時尚書屋
尋夢閣在玄子寒的玄冰室旁邊,一直未曾有人居住,玄子寒把上官羽夢安排在那裡,表示她的地位非同一般。時尚書屋
「尋夢閣本來就是依夢兒的名字甚她建造的,夢兒住在那裡又有什麼不對?」玄子寒頓了頓,口氣沒有絲毫轉圜的餘地,「叫人下去準備吧!」
她的玄哥哥從沒有忘記過她呢!聽到玄子寒的話,上官羽夢立刻心花朵朵開,唇角向上揚起。她打量着灰衣老者,十年不見,程叔也老了很多,雙鬢都有些白了,不過他還是和當年一樣地嚴肅、有着一副壞脾氣。奇怪,難道他更年期還沒過完嗎?時尚書屋
一陣駭人的沉默後,程叔終於轉身離開了。時尚書屋
一個走了,她可以集中全力對付另一個了。上官羽夢望向那位對她射出惡毒目光的韓表小姐,回想著蒐集到的所有有關韓月山莊的資料。時尚書屋
這位應該是韓三小姐的表姊———韓媚如,長久以來對玄子寒有着非分的「肖想」。時尚書屋
俗話說得好,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情敵的底細是弄清楚了,接下來就要看看這位韓表小姐實力如何了。時尚書屋
上官羽夢挑剔地打量着韓媚如,嘖嘖……即便是身為情敵的她,也不由得被韓媚如所吸引。時尚書屋
瞧瞧那心型臉蛋、水汪汪的媚眼兒、櫻唇不點而紅、纖細的身段凹凸有致,真可謂是極品呀!
只是,玄子寒是她上官羽夢一個人的,在十年前就決定好了,其他女人請排隊,下輩子再說吧!不過她下輩子也會搶先巴住他的人、他的心就是了。時尚書屋
韓媚如非常瞭解自己有多麼美麗,也非常擅長利用自己的優勢。她眼波流轉之間流露出媚人風情,以嬌素的嗓音說道:「玄大哥,好久不見了,媚如代三妹向玄大哥問好。」
「嗯。」玄子寒點點頭,淡漠地回禮。時尚書屋
「玄大哥,這位是?」韓媚如的目光落在上官羽夢身上,眼角淡瞥,像是在看奴僕一般。時尚書屋
「我叫上官羽夢,和玄哥哥很早就認識了,後來和玄哥哥分開,今日才剛剛相認。」上官羽夢主動示好,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時尚書屋
「舊識?你能拿出憑證嗎?」韓媚如譏諷地瞪了上官羽夢一眼,轉向玄子寒嬌聲說道:「玄大哥,常有人衝著天下第1莊的招牌,假冒認親、騙吃騙喝或有其他什麼險惡用心,不可不防啊!」
上官羽夢沒有說話,只是睜着可憐兮兮的眸子望向玄子寒。時尚書屋
「韓表小姐,不敢勞你費心,這點分辨能力在下還是有的!」玄子寒表情冷得似冰,原本就鮮明的五官此刻更像刀鋒般鋭利。時尚書屋
「玄大哥,媚如都是為你着想啊!」韓媚如膩聲道,急急為自己辯解。時尚書屋
上官羽夢臉上閃過一抹狡詐的笑容,之後又變為原來那副人畜無害的天真狀,維持緘默。時尚書屋
真是個沒大腦的女人!她忍住打哈欠的慾望,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時尚書屋
唉,果然是古人,用這種遜斃的招數打擊情敵,害她都不屑與韓媚如鬥法了。時尚書屋
虧韓媚如還長了這麼一副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卻大腦空空,真是糟蹋了。時尚書屋
「韓表小姐,承蒙關心,玄某心領了。」玄子寒面無表情地道。「先告辭了。」
說著,他便拉著上官羽夢轉身離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