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主的新娘 第 9 頁


「師兄,不用勸我了,為了他,就算是死,也無所謂。」她偏着頭,頑皮一笑。「何況還有你會保護我,不是嗎?」白衣男子知道無論他如何規勸,她都不會改變主意,遂無奈地點頭,有幾分後悔當初
作者:待考 / 頁數:(9 / 0)

「師兄,不用勸我了,為了他,就算是死,也無所謂。」她偏着頭,頑皮一笑。「何況還有你會保護我,不是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白衣男子知道無論他如何規勸,她都不會改變主意,遂無奈地點頭,有幾分後悔當初禁不住她的哀求,而帶她到山下的酒館打探消息,才使她萌生提前離山的打算。時尚書屋
「你有什麼打算?」
「我準備三日後啟程,去玄夢山莊找他。這三日,我想蒐集近幾年來關於他的一切,希望師兄能幫我。」
白衣男子有獨特的消息管道,蒐集資料是他的專長。時尚書屋
「沒問題,只是……他會認你嗎?」時間相隔太久了,他不由得為她擔憂。時尚書屋
青衣少女輕笑。「我們有『契約』的。」回想起往事,她的臉上不禁露出甜蜜的笑容。時尚書屋
「別忘了帶走『乖乖』。需要幫忙時,讓『乖乖』帶信兒給我。」白衣男子望向不遠處繞着木屋飛轉的白鴿。時尚書屋
「乖乖」是青衣少女精心培育出來的一隻稀有品種的鴿子,學名喜鵲鴿,亦稱喜鵲花。它的體態具有淑女的風采,美麗而勻稱,她對它十分喜愛。此次離開,用它來互通消息,是再好不過了。時尚書屋
青衣少女招招手,白鴿聽話地飛落在她的手上,咕咕叫着。時尚書屋
「師兄,如果有機會,我希望能把他介紹給你認識,你們一定會成為好友的。」
白衣男子瀟灑地笑着,掩住眼中的不捨之情!不願讓離愁籠罩在兩人之間。時尚書屋
「我也想看看他有什麼不凡,讓你牽掛多年。嫁給他後,別忘了把他帶回山上,我請他喝猴兒酒。」
「好。」青衣少女笑着點頭,跳下鞦韆,向遠方望去,喃喃道:「玄哥哥,我就要回來了。」
被稱為「天下第1大莊」的玄夢山莊,的確名副其實。占地方圓百里,擁有茶館、酒樓、客棧、銀樓、船運、錢莊、布莊、米糧商行等。時尚書屋
清晨,天剛蒙蒙亮,街上的人還不是很多。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名青衣少女出現在玄夢山莊門口,她臉上未着脂粉,素淨清雅。一隻通體雪白的鴿子圍着她飛轉,格外引人注目。時尚書屋
青衣少女對白鴿招招手,白鴿飛到她手上,她溫柔地把鴿子抱進懷中。時尚書屋
打量了一下門口的兩名守門護衛,她挑眉輕笑,走了過去。時尚書屋
「姑娘,你有事嗎?」守衛甲皺眉,盡責地攔住她。時尚書屋
「我找人,可否請大哥為我傳個話?」青衣少女對他露出個純真無邪的笑容,似天真、似羞澀,惹人心生愛憐。時尚書屋
「姑娘,你想傳話給誰呢?」守衛甲口氣緩和了很多。時尚書屋
青衣少女又是輕輕一笑,道:「我想找你們莊主玄子寒,可否幫我傳個話呢?」
「你想見莊主?」守衛甲謹慎起來。時尚書屋
實在是平日冒充玄子寒朋友的人太多,且多心懷不軌,因此即使眼前的女子看來清純良善,也不可不防。時尚書屋
「是啊。」青衣少女微笑着從懷中拿出一張泛黃的紙,上面寫着幾個歪歪扭扭的大字,難以辨認,由紙的顏色可以看出時間久遠,但保存良好。時尚書屋
她把紙遞上,笑咪咪地問道:「可否把這個交給玄莊主?」
守衛甲瞪着那張紙,彷彿它是燙手芋頭般,心中猜測着青衣少女的意圖,遲遲不肯接過來。時尚書屋
青衣少女看出他的猶豫,天真爛漫地一笑,道:「這位大哥請放心,我是為玄莊主送禮來的,他看了這個一定會很開心的。」
守衛甲臉上浮出一個大大的問號,充滿懷疑。天下第1大莊裡要什麼沒有,身溢莊主的玄子寒會在意這麼一張紙嗎?雖然心有疑慮,他仍抵不過青衣少女臉上燦爛的笑容,接過她手中的紙,送了進去。時尚書屋
不一會兒工夫,只聽裡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守衛乙張着大嘴,雙手托着下巴,看著一向冷靜穩重的莊主竟神情激動地跑了出來。時尚書屋
玄子寒在門柱旁停下,目不轉睛地盯着青衣少女,臉上的表情由驚訝又不敢置信變為狂喜,向來緊抿的唇角泛起柔和的笑意。時尚書屋
青衣少女眨了眨眼睛,清亮晶瑩的淚珠在她眼眶中盈盈轉動,她放開白鴿,快步上前,投入他的懷抱。時尚書屋
「夢兒,我好想你!」他激動地將她緊緊摟進懷裡,但很快他又把她推開,熱切地看著她,像是怎麼瞧也瞧不夠似的,臉上閃着狂喜的光采。時尚書屋
在小木屋中和她共同度過的那些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十年的分離,他已計算不出自己對她的思念有多深!這些年來,他一直沒有放棄搜尋她,不管希望是多麼地渺茫。時尚書屋
有時他忍不住猜想,她和他是否真的已陰陽相隔?每每這樣想時,他就感到莫名的痛苦。時尚書屋
如今,他腦海中片刻不曾忘記的小女孩已經長大了,變得如此美麗動人,而且再次回到了他的身邊!
周圍的奴僕看獃了,從沒見過嚴肅、冷酷的莊主,露出如此溫柔的笑容,事實上,他們還以為莊主是石人,不會笑哩!
「玄哥哥,我也好想、好想你哦!」上官羽夢靠在他肩上,低聲喃喃,喜悅的淚水輕輕滑落粉頰。時尚書屋
對他深深的思念,一直埋藏在她心靈的最深處,在心中留下一道缺口。儘管身邊有師父的關愛、師兄的友情,但那道缺口依然存在,直到現在……
她在他懷裡低低抽噎,瘦弱的肩膀微微顫抖。時尚書屋
「乖,別哭了。」玄子寒輕輕拍着她的後背,溫柔地拭去她面頰上縱橫交錯的淚痕,憐惜地安撫。上官羽夢吸吸鼻子,抬起頭,小手捧起他的臉,輕輕地撫摸他的五官,在他雙眼中清楚地看到盈滿的心疼。時尚書屋
不想他為她擔憂,她故作輕快地說道:「玄哥哥,多年不見,你變得更帥了!」不知不覺間,她用上了二十一世紀的詞語。時尚書屋
「帥?」玄子寒挑了挑眉。這是什麼意思?時尚書屋
她俏皮地吐吐舌頭,不怎麼清楚地解釋:「就是很好看的意思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