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親梅逐馬 第 7 頁


爸爸的眼神中好像有一種名為「同情」的東西,宜鑒不太肯定地望向爸爸,不期然間遇到了赫赫可憐兮兮的淚光。她就像一隻將要被主人丟掉的小狗,趴在車窗上不斷地向他吐着舌頭……不!是噘着嘴。
作者:待考 / 頁數:(7 / 0)

爸爸的眼神中好像有一種名為「同情」的東西,宜鑒不太肯定地望向爸爸,不期然間遇到了赫赫可憐兮兮的淚光。她就像一隻將要被主人丟掉的小狗,趴在車窗上不斷地向他吐着舌頭……不!是噘着嘴。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剎那間,他几乎想跟爸爸說:「今晚就讓她住在我們家吧!」
不行!絶對不行!馬赫赫的理想是做他的新娘,欺負他一輩子。他「逐」她都來不及,怎麼能將炸彈綁在身邊呢?死也不行!
宜鑒狠起心腸喚回大聖,頭也不回地朝反方向走去。大聖倒是有情有義,不斷地回過狗頭向赫赫吐吐舌頭。時尚書屋
「『沒意見』,不要走!不要丟下我,我害怕,我要『平底鍋』,我不要跟這個壞人待在一起……我不要……嗚嗚嗚……」
她用眼淚、鼻涕給轎車上留下點點痕跡,心疼得梅盛想將她丟給兒子,自行處理。他好心送她回家,倒成壞人?這年頭,大人真難當。時尚書屋
甭管怎麼說,車開動的那一瞬間,赫赫終究還是被帶離了宜鑒的身邊,她不斷地向早已看不到背影的宜鑒揮着手,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沒意見』,再見……再見,『沒意見』……」
彷彿從今以後生離死別,天涯海角再難相見。時尚書屋
六歲小女生因為追蹤她的新郎而迷失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這能不能被載人吉尼斯世界大全?時尚書屋
總之,馬赫赫與梅宜鑒的第1個浪漫之夜就這樣畫上了句號,倒是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
可歌可泣!

Aisu.cn

的確可歌可泣!
一向尊崇孩子教育,講究將孩子的心理教育放在第1位,絶不讚成對孩子動手的馬平在馬赫赫被梅盛送回家後,抱著她几乎是聲淚俱下。時尚書屋
下一秒鐘,他揚起大手對著她的小屁股狠狠地揍了幾下。時尚書屋
她一邊哭一邊大叫:「我要『沒意見』,我要和『沒意見』在一起,我不要『平底鍋』,不要……」
她吃痛的狼嚎如「歌」,她落下的眼淚是「泣」,名副其實的「可歌可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六歲的馬赫赫讓馬平頭一次懂得一個詞的意思:女大不中留——她才多大?時尚書屋
來日,揉着疼痛的屁股,眨眨尚未睡醒的眼睛,赫赫拖着沉重的步伐向教室走去。原本今天她可以耍賴留在家裡休養生息的,可是一想到昨天與梅宜鑒的種種,她覺得非得來學校見見他不可。時尚書屋
那可是他第1次抱她,她要將那一刻永遠留在心裡,她還要向他表示自己的謝意。什麼?別客氣?不行不行,一定要表示的。時尚書屋
「『沒意見』!」
赫赫衝上前就想給他一個貼心大擁抱,宜鑒嚇得連忙躲閃,昨晚那個哭得楚楚可憐的馬赫赫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狼外婆重出江湖。時尚書屋
「你幹嗎?」他警惕性極高地與她保持三米以上的距離,如果可以,他很希望他們之間能有一道玻璃牆。時尚書屋
「我要親你,『平底鍋』說了,我要向你爸爸、你媽媽還有你表示感謝,謝謝你們找到我,送我回家。所以,我現在要親你。」
「不用!不用謝!」你更不用親我。時尚書屋
宜鑒害怕地向後退去,生怕她猛地衝上來,他擋都擋不住。誰讓赫赫高出他半個頭,身體也比他壯,力氣就更不用說了。這是一場級別不等的較量,他有權利舉牌不予參賽。時尚書屋
赫赫幾個大步上前將他逼到了死角,「不行,『平底鍋』說一定要的。」再說,每次她很乖的時候,媽媽回來都會親親她。「沒意見」對她這麼好,也一定要親親。時尚書屋
『平底鍋』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一定要聽他的?眼見自己無力抵擋暴行的發生,宜鑒只好用手摀住嘴。怎料那赫赫更快一步,橫衝直撞地衝了上來。時尚書屋
宜鑒嚇得失去了反應,惟有怔怔地半張着嘴巴,她衝上來的嘴沒有吻到他的唇,倒是直接撞上了他的牙齒。時尚書屋

痛——

難道說狼外婆真的是這樣一口一口把小孩吃掉的?宜鑒害怕地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嘴巴,哇!他已經感到痛,還有血的味道,他被狼外婆吃掉啦!
赫赫站在離宜鑒一步之外的地方眼睛直直地瞧著他,顯然她也被這突髮狀況給嚇着了。兩個人就這樣相對相視地站着,誰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直到——
「老師,梅宜鑒流血了!」
「老師,我看見是馬赫赫撞了他,他才會流血的。」
「老師,馬赫赫是壞孩子,她總是用嘴巴去撞梅宜鑒。」
我不是故意的!赫赫在心中幾千次幾萬次地喊着冤,但看著滿嘴鮮血的宜鑒,她卻什麼也說不出來。時尚書屋
心裡隱隱地痛着,她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她還小,她不懂,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懂。她只是依照心中的本能去做每件事,錯了嗎?她不知道。時尚書屋
宜鑒被輔導員帶去了衛生室,情況還不知道會怎樣。班主任石老師頭痛地不知如何是好,她到底犯了什麼天條,為什麼要面對這樣奇怪的兩個學生?時尚書屋
真是造孽啊!

Aisu.cn

馬平拎着禮物,牽着赫赫的手,按照石老師給出的地址,迎着黃昏的斜陽一路行去。時尚書屋
這小丫頭片子三天兩頭給他惹麻煩,昨天晚上玩失蹤,今天剛到學校就把同桌的小男生撞得滿嘴鮮血。她這才上學兩天就閙成這樣,這要是到了青春叛逆期,他趁早別活了!
「你說你……你說你到底在想什麼?居然能撞得人家滿嘴流血,你一個小丫頭就不能淑女一點兒,溫柔一點兒,那麼粗魯,長大誰敢娶你?」
「梅宜鑒!」這一次她的發音很標準,像是在心中默念了數遍似的,「我的理想是當他的新娘,他一定會娶我的。」
她還當真了?馬平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你都把人家撞得滿嘴流血了,還想當人家的新娘?誰敢娶你?」
「我不是撞他,是親他。我就這樣親他,誰知道他怎麼會突然滿嘴流血?」
「你真是……你真是丟人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