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無限傳說 第 26 頁


夕陽西下時分,我們終於穿出了這片森林。天邊掛着一道紅霞,那是太陽最後的一點光熱。腳下是一個緩坡,坡下是極為寬闊的山谷。谷中散落着數十房屋,精緻些的是木頭築成,有的則僅是草棚。空
作者:無限 / 頁數:(26 / 90)

夕陽西下時分,我們終於穿出了這片森林。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邊掛着一道紅霞,那是太陽最後的一點光熱。腳下是一個緩坡,坡下是極為寬闊的山谷。谷中散落着數十房屋,精緻些的是木頭築成,有的則僅是草棚。空地上,種了些糧食和蔬菜。時尚書屋
幾縷炊煙自房屋升起,偶爾有幾個人在谷地中穿行。我渾然忘記這裡是個流放地,還以為來到了傳說中的世外桃源。時尚書屋
如此美麗的大地之上,為何偏偏總有邪惡存在?時尚書屋
暗嘆一聲,帶著貝蒂,身形向坡下投去。時尚書屋
由於我並未掩蔽身形,馬上有人發現了我。時尚書屋
幾聲大喊之後,各屋中人影閃動,不一會我的面前便出現四十多人,手持各種兵器,顯然將我當做了敵人。時尚書屋
我連忙站定,不再前進,並用中文和英語表示我並無惡意。時尚書屋
他們中一位相貌清的老者向前走出一步,似是他們的頭領。時尚書屋
「年輕人,你是誰?怎麼會來到這裡?」
令我驚訝的是,老者說的是中文!在這樣一個地方,碰上一位說中文的人,便彷彿在外多年的遊子,忽然遇到了故交。我的心中不禁泛起親切的感覺。打量老者,發覺他的相貌很象東方人。時尚書屋
向老者鞠了一躬,表示我的尊敬。我說:
「小子星無限,因為躲避老虎幫來到此間……」
人群中發出一聲驚呼,我知道,他們中定有人聽說過我的名字。也就是說,他是三年內被抓到此地的。時尚書屋
老者回到眾人中,交談了幾句。最後示意眾人放下武器,各自散去。時尚書屋
老者大步走上前來,伸出了手。時尚書屋
「秦勇,也是中國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握住他寬厚的手掌,我感受到他對我的信任。時尚書屋
感激地凝視老者的面龐,他大約六十歲,歲月在他臉上留下了無情的痕跡,皺紋使他看起來飽經滄桑,唯有眼中不時閃動的光芒透射出機警與睿智。時尚書屋
我和貝蒂便在他的房子裡暫時安頓下來。時尚書屋
晚飯中,我才明白為何他們見到我會如臨大敵。時尚書屋
原來流放到島上的人如今已經分裂成兩股勢力。一是以秦勇為首的一派,主要是反抗老虎幫的志士,四十六人。另一派以名為路德之人為首,主要是叛變老虎幫的成員,約七十人。他們生活在此谷南邊的另一山谷中。時尚書屋
初來島上時,由於人數很少,而且失去了功力,為了生存,大家拋開成見,同舟共濟。但幾年下來,人數漸增,更有少數人由於功力深厚,多少恢復了一些真氣。觀念上的差異導致摩擦逐漸增多,終於在五年前形成了兩派對峙的局面。時尚書屋
對方人數較多,但幸虧秦勇這方有幾位功力極深的超級高手,恢復得比對方快,再加上秦勇這位智者的運籌帷幄,才能維持一個不勝不敗之局。時尚書屋
就在前天,路德剛剛帶人攻擊了這裡,雖然無功而返,卻也令谷中人非常緊張,這才會將我當作敵人。時尚書屋
在秦勇的話中,我發覺他的恨意並不強烈,更多的倒是一種無奈。詢問其故,老者眼裡閃過深思的光芒,緩緩開口:
「我們並不互相仇視,原因有兩個。一是畢竟在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又曾經同甘共苦過,多少有些感情。二是多年爭鬥中,無人死亡。無論路德還是我們,一般都是擊敗對方了事,不曾趕盡殺絶。」
苦笑一下,老者繼續道:
「其實我們的爭鬥只是意氣之爭,主要是由於某些為人的理念不同。」
說至此處,秦勇頓了一頓,似乎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道:
「我舉個例子來說吧。我們認為人是平等的,不應把一人的信念強加于別人。但路德等人就認為,這個世界上是強者為尊,弱者應當服從和聽命于強者。路德之所以帶人攻擊我們,就是想要證明他的理念,讓我們臣服於他。時尚書屋
若他得勝,我們自然要聽命於他,同時也證明了他是正確的。因此,我們一定要抵抗。」
說至此處,老者突然笑了起來,不是苦笑,而是開心的笑。時尚書屋
「其實路德人不壞,只要我們舉白旗投降,想必他也不會為難我們。想當年,我們一起砍樹蓋房子,他可是幹得比誰都起勁……」
一時之間,老者似乎沉湎于對往事的回憶中,室內頓時安靜下來。時尚書屋
我也思索着。無論是秦勇一派還是路德派,個個都擁有極強的實力,僅僅是現在沒有恢復功力而已。時尚書屋
姑且不論他們的意氣之爭,其實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老虎幫。老虎幫把這些人流放到這個荒島上,封去他們的功力,讓他們自生自滅。在他們內心深處,定把老虎幫當作死敵。這與我的目的恰巧一致,若能獲得這些人的幫助,擊敗老虎幫將不再是幻想。時尚書屋
一個大膽的念頭自心中浮起,眼神一抬,正碰上貝蒂痴迷的目光。時尚書屋
給了她一個微笑,她的臉頓時紅到了耳根,低頭避開了我的目光。那嬌羞的模樣,差點讓我鼻血狂噴。時尚書屋
定定神,想起了我的偉大計劃。向貝蒂要過禁制功力的藥物,我決定好好研究一下。時尚書屋
接下來的幾天,風平浪靜。路德也未再來。時尚書屋
秦勇帶人為我和貝蒂一人搭了一間小屋。時尚書屋
而我則帶著貝蒂滿森林地亂跑。貝蒂奇怪地看著我,因為我這幾天的行為實在有些古怪。只見我不斷地拔一些青草來聞,有的甚至放到嘴裡嚼。回去時總是帶著大把大把的草,放到借來的一個泥缸裡鼓搗。時尚書屋

她終於忍不住了:

「你在做什麼啊?」
「嘿嘿,終於忍不住了啊。」我壞壞地笑着。時尚書屋
我是故意不告訴她,看她能忍幾天,沒想到第4天就忍不住了。哈哈!
受了貝蒂的幾錘粉拳,讓她出氣,我揭開了謎底:
「我在配解藥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