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無限傳說 第 35 頁


出乎聯軍戰士的預料,哈特將軍倒轉佩刀交給了利斯特。一陣喧嘩,因為這個舉動只有一個含義,那就是──投降!然而,在哈特將軍目光的逼視下,戰士們一個個含淚放下了武器。「請不要殺死
作者:無限 / 頁數:(35 / 90)

出乎聯軍戰士的預料,哈特將軍倒轉佩刀交給了利斯特。一陣喧嘩,因為這個舉動只有一個含義,那就是──投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然而,在哈特將軍目光的逼視下,戰士們一個個含淚放下了武器。時尚書屋
「請不要殺死這些戰士。」哈特以極小的聲音在利斯特耳邊說道。見利斯特微微點頭,哈特眼中閃過欣慰的光芒。時尚書屋
驚呼傳來!哈特將軍的背後冒出雪亮的刀尖,利斯特看到,將軍臉上最後的表情:微笑………
天邊,殘陽如血。

第3十四章 歡樂時光

塔法要塞的陷落令世界震驚。時尚書屋
通向東部各國的大門已經敞開。雖然東部多山地,但人們的心理已經遭受沉重的打擊。他們會想:連「永遠不落的要塞」都被攻克了,我們又能守多久呢?時尚書屋
不得已之下,東部各國只好向東方大陸求援了。時尚書屋
此時此刻,我又在做些什麼呢?時尚書屋
訓練營指揮所內,爐火映紅了每個人的臉。外面正下着小雪,操場上不時傳來特戰隊員們的喝吒之聲。時尚書屋
將訓練的任務交給打虎大隊的隊員們,白千里、阿海、冰棒、小飛、秦勇、路德忙裡偷閒,圍坐在爐火旁,沙發上,貝蒂正舒服地倚在我懷裡。時尚書屋

阿海的聲音打破了沉寂:

「嘿嘿,你們想不想知道老大以前讀書時候的事?」
「別破壞我的形象,我抗……唔……」
我的話還未完,貝蒂一個眼神讓我乖乖地閉了嘴。時尚書屋
小飛發出「嘖嘖」怪聲:
「還沒成親呢就成氣管炎了?!」
「靠,別打岔!」貝蒂、秦勇、路德露出急不可待的神色。我們曾經扯老大去聽歷史課。老師叫海倫,她提了個問題:「『要麼給我自由,要麼讓我死去』這句話是誰說的?知道的同學請舉手。」教室裡鴉雀無聲,無一人舉手。時尚書屋
海倫老師頗感失望,這時一個胖胖的小個子同學用極不熟練的中文回答:「1775年,巴特利克·亨利說的。」
「對,同學們,現在回答的是日本留學生,我們中間有許多美國留學生卻不能回答,而來自異國他鄉的日本同學卻能正確回答,這是多麼可悲可嘆啊!」
這時,教室裡的美國同學發出一片噓聲,一聲非同小可的怪叫傳來:「把日本人幹掉!」海倫老師聽到這叫聲,氣得大吼道:「誰?這是誰說的?」
沉默了一會,我們老大理直氣壯地站起來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1945年,美國總統杜魯門說的!」
周圍頓時爆出一陣笑聲,貝蒂更是用欽佩的目光望着我。時尚書屋
我聳聳肩,唱道:
「喔──我只是不小心,只是嘴巴難以抗拒,我不是存心故意,只因無法,無法剋制自己……」
「靠,愛現!」怒吼打斷了我的歌聲。時尚書屋
挖挖耳朵,我斜睨了眾人一眼,道:「嘿嘿,本人今天心情好,不和你們計較!」
貝蒂期待地問:「還有嗎?」
阿海道:「當然還有!」
難得這次有在眾人面前漏我的氣的機會,阿海興緻勃勃。老大在郊外學自行車,看到一個大坡,刷地一下就衝下去了,我們跟着跑。誰知前面有個老人在路上漫步,老大一慌,便從背後大聲叫道:「老大爺,站一下,請站住別動!」
老人隨即站住,沒有回頭,只等老大過去。但不幸得很,老大三歪兩拐一下子撞在老人身上,老人摔倒了。時尚書屋
老人爬起來說:「我說你讓我站下幹什麼,原來你是要瞄準呀!」
「哈哈哈……」
室內一陣囂張的笑聲。我摸了摸鼻子,夠糗的。還沒完呢,我們老大馬上安慰老人說:「您運氣真好啊!」
「你怎麼不害臊!難道你沒看到,我被你撞倒了麼!」
「不管怎麼說,您的運氣真的不錯!平時我是開大卡車的。」

已經沒有了笑聲,僅餘「呼哧呼哧」的喘氣聲,個個都抱著肚子,癱在椅子上。時尚書屋
屋內,空氣彷彿也感染了我們的歡樂,變得更溫暖了。時尚書屋
望着貝蒂那嫣紅的臉頰,我一本正經地說:「貝蒂,我一定要買一枚鑽石戒指送給你。」
貝蒂眨眨明亮的大眼睛:「現在行嗎?」
「不行,因為現在還沒有假的。」
「撲通!」
有人從椅子掉到了地上。時尚書屋
狠狠地在我臉上掐了一把,好疼。不知道什麼時候,貝蒂發現對其他地方的攻擊無效有戰甲的保護嘛,專門對付我英俊瀟灑的臉蛋了。時尚書屋
好不容易緩過氣來的小飛也開口了:
「我也說一件事。」在邊境的時候,一次老大和我兩個到附近的村落巡視,看到一位帶著手錶在地裡幹活的農民,老大問:「幾點鐘了?」
農民說:「按照我們這裡的習慣,對生人不能回答這種問題。」
「為什麼?」老大問。我們都覺得很奇怪。時尚書屋

農民說:

「如果我告訴了你,你一定會感謝我,然後我們要互相介紹,互相認識。認識以後,我可能請你到我家吃晚飯。那時,你會看見我那美麗的女兒。如果你一見鍾情,你必定會為她向我求婚。時尚書屋
我呢,必然要拒絶你的請求,因為我不願意把女兒嫁給一個沒有戴手錶的人,所以……」

「撲通」連聲,秦勇和路德為之絶倒,再也坐不穩,乾脆趴到地上。時尚書屋
「嘿嘿,這還不算什麼呢,有件事你們都不知道。」
既然要玩,就玩個痛快。我也開口了。時尚書屋
「什麼事?」眾人異口同聲地問。時尚書屋
我的眼光掃了一眼白千里,他立刻覺得毛骨悚然,有種不詳的預感。時尚書屋
「我們的白老兄有次坐公共汽車,一位穿水兵服的少女送給他一個摺疊的紙條。」
「住口!」白千里顯然知道我要說什麼,臉紅脖子粗地吼。時尚書屋
「啪啪」連聲過後,阿海向我比了個OK的姿勢,白千里已經被冰棒、小飛、路德擺平在地上。時尚書屋

我繼續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