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年代的非常愛情 第 10 頁


吳希聲每晚去教夜校都得順道邀上王秀秀。打個比方,希聲是教授,秀秀是助教。不是吳希聲愛擺架子,他必須有一名助教,因為他的上海官話與當地的客家方言暫時還很難溝通。秀秀上過三年初中,吳希
作者:季仲 / 頁數:(10 / 0)

吳希聲每晚去教夜校都得順道邀上王秀秀。打個比方,希聲是教授,秀秀是助教。不是吳希聲愛擺架子,他必須有一名助教,因為他的上海官話與當地的客家方言暫時還很難溝通。秀秀上過三年初中,吳希聲卻是老三屆的高材生,兩人就成了最佳的黃金搭檔。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是,希聲每次去邀秀秀,心裡都咚咚地敲着小鼓。因為秀秀鰥居多年的阿爸對他總是鐵青着臉,說話也不冷不熱,好像欠他二百大洋。
希聲過了石板拱橋,又走過咿呀吟唱的水車和咚咚敲打的水碓,就望見那座再熟悉不過的青瓦土牆小院了。剛衝過涼更過衣的秀秀,早已站在院門前等候。希聲看見秀秀尚未梳攏的長髮,在涼風中優雅地飛飄起來,像一面黑色的旗幟,心跳不由有些莫名其妙地加快了。
這時站在風中的秀秀,根本就不用眼瞧,光憑她的第6感覺,就能知道那個白白淨淨的知青哥快到跟前。秀秀立即用歡快的聲音朝院子裡喊了一嗓子:
「阿爸,我上夜校去了啊!」
堂屋裡沒有燈光。生性節儉的茂財叔家裡沒有主婦,暗晡夜又不做針線活,認為點燈是一種浪費。他是絶不輕易耗油點燈的。
黑暗中靜了片刻,響起一個不咸不淡卻相當洪亮的聲音:「早點回來呀,院門我是不會上閂的。」
在路上,吳希聲跟秀秀逗趣道:「嘿,你阿爸真有意思,好像怕我把你拐去賣了呢。」
秀秀莞爾一笑:「我阿爸就我一個女兒,心疼我唄!」
希聲便緘口無言。秀秀的話平平常常,但那口氣在得意中很有幾分撒嬌的成分,希聲感覺出他們父女間親情的溫馨,不由有些羡慕和感慨。自己的父親長期關在清隊學習班裡,天各一方,承歡盡孝,都只能是一種奢侈的幻想。
希聲和秀秀進了金谷寺,被一盞白晃晃的汽燈照花了眼,就眯起眼睛在教室裡掃了一下,看見教室裡坐著二十多個學員。老支書春山爺也來了。春山爺怕夜校撐不下去,便帶頭垂範,夜夜不落。其他都是些十幾歲的細妹子、小郎哥,閙「文革」把他們上小學的機會都耽誤了,巴望上夜校識幾個字,能讀書看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吳希聲有些掃興,問道:「咦,人怎麼來得這樣少?後生哥呢,一個都不來上學,都到哪去了?」
學員們笑而不答。吳希聲又一再追問,有個小郎哥才嘻嘻笑着暴露了一樁秘密。他說,他們都去「大眾影院」了!
細妹子們哄地一聲大笑起來,都露出小黃牙,笑成一朵朵金針花。
吳希聲大惑不解:「大眾影院,楓樹坪哪有大眾影院?」
細妹子、小郎哥們笑得更加厲害,七仰八翻,扭做一團。更奇怪的是秀秀也跟着掩嘴而笑。春山爺威嚴地咳嗽一聲:「莫亂講,莫亂講!村裡有嘛咯大眾影院?」又對吳希聲說,「吳老師,莫等人了,農村開會上學都到不齊的,教書吧!開講吧!」
春山爺講究尊師之道,一進夜校,不叫吳希聲的名字,也不叫他小吳,而是十分尊敬地叫他吳老師。客家土樓的大門上和堂屋裡,常常懸掛「地瘠栽松柏,家貧子讀書」「祖遺良訓久,家傳詩風長」這一類對聯。鄉裡人「敬惜字紙」成風,看到地下扔着一張報紙,也有敬畏之心,要撿到紙爐裡焚化。所以,村民們對肚裡有墨水的知青哥自是十分敬重。時尚書屋
這種孔孟遺風,跟那個年代貶抑知識的宣傳,似乎是格格不入暗暗較勁的。
吳希聲開始上課。他曾用拼音的方法教學員識字。可是二十六個聲母和韻母學員不易接受,他放棄了,改用一種自己發明的圖形識字法。他在黑板上畫了個太陽──⊙,說這叫「日」字;再畫一片半月── ,說這叫「月」字;「日」字加「月」字呢?一片光明,當然是個「明」字。時尚書屋
以此類推,他畫了「田」、「水」、「鳥」、「手」、「犁」等字的圖形,學員們很快學會這些由象形文字演化而來的漢字。
「吳老師,你真行!」春山爺豎起大拇指直誇吳希聲。
上完識字課,吳希聲給學員們拉琴為樂。開初,他拉過西方的小夜曲和圓舞曲,學員們聽不懂,說像小寡婦哭墳,咿咿嗚嗚,都不愛聽。後來,吳希聲就拉《 紅頭繩 》《 婦女的冤仇深 》。那時彩色電影《 白毛女 》和《 紅色娘子軍 》的插曲非常走紅,有線廣播的話匣子裡天天播放。時尚書屋
吳希聲拉這些歌曲,學員們聽得如痴如醉,都說他跟做電影的人一樣厲害。細妹子、小郎哥們弄不明白,那個葫蘆形的木匣子裡怎能發出那麼動聽那麼優美的聲音。春山爺是村裡惟一闖過世界見多識廣的老人,就以絶對權威的口吻解釋說:
「能不好聽?人家的胡琴才兩根綫,吳老師的胡琴有四根綫。」
吳希聲笑笑,不作分辯。他知道有許多事跟山裡人是很難說清楚的。
九點來鐘,夜校放學了。出了金谷寺,學員們摁着手電,打起火把,山路上一時間亮起星星點點的火光,像突然撒下一串珍珠,給黑魆魆的山梁戴上一條閃光的珠鏈。
第2章
放猴歸山(5)
希聲和秀秀總是結伴而行,或一前一後,或肩挨着肩,走在涼風習習的小路上。在有意或無意間,秀秀的肩膀偶爾碰碰希聲的臂膀,希聲全身一麻,有觸電的感覺,倏地一下跳開了。他不是恪守「男女授受不親」之道,只覺得他們雖然已經很是要好,卻還沒有好到那個份上。可是,當希聲與秀秀拉開了距離,他又怕冷落了人家,就悄悄地向秀秀靠攏,而且主動找些話說。時尚書屋
希聲忽然記起小郎哥說的「大眾影院」,和細妹子們神秘的笑聲,很是納悶,就問秀秀楓樹坪哪來的「大眾影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