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年代的非常愛情 第 2 頁


迎面走來公社主任劉福田。他來楓樹坪大隊蹲點好些天了,年紀不大,官架子蠻大,知青們都有些怕他。這會兒劉福田臉無笑容,打招呼又沒名沒姓的,吳希聲嚇了一跳,預感到這傢伙要挑岔子,連忙站下
作者:季仲 / 頁數:(2 / 0)

迎面走來公社主任劉福田。他來楓樹坪大隊蹲點好些天了,年紀不大,官架子蠻大,知青們都有些怕他。這會兒劉福田臉無笑容,打招呼又沒名沒姓的,吳希聲嚇了一跳,預感到這傢伙要挑岔子,連忙站下回道:「劉主任,您好!今天隊裡沒活,我到村外隨便溜躂溜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1章
人猴結怨(2)
「哼,隨便溜躂溜躂?」劉福田斜着眼睛打量吳希聲,「你看你看,一手牽着猴哥,一手拎着提琴,成嘛咯 ① 體統!」
「這……」
吳希聲十三歲就摘取過上海少年小提琴大賽桂冠,來到楓樹坪插隊,也常常琴不離手,還從來沒人指責過他哩。我拎着提琴礙着誰了?怎麼就不成體統了?
「隊裡沒活,你不會自己找些活幹?比如訪貧問苦呀,出黑板報呀,寫標語呀,該干的事多着呢,哼,你就知道東遊西逛,游手好閒!」
吳希聲覺得這話有些過分,心裡牴觸,又不敢頂撞新來的主任,就那麼獃獃地站着。
「還有,聽說你們那個夜校也辦得很不景氣。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上學的人稀稀拉拉。你就不會挨家挨戶去動員,能多來一個算一個。」劉福田繼續發話,像教訓自己的孫子,「吳希聲,我把醜話說在前頭,如果兩年內楓樹坪摘不了文盲村的帽子,這個夜校教師你就別想幹了。」

吳希聲像個犯了錯誤的小學生,一直乖乖地站着,只能用沉默作為對抗的武器。劉福田看見吳希聲戰戰兢兢的,像老貓玩弄一隻小老鼠,心裡無比快活。「吳希聲呀吳希聲,我到任雖然不久,全公社十五個大隊都跑遍了,我們公社三百多號知識青年,還沒見過像你表現這麼次的。你也不想想,你老子還關在學習班受審查,你一個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還這樣弔兒郎當,懶懶散散,不好好改造,脫胎換骨,你有嘛咯前途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是,劉主任!」
一聽到家庭問題,吳希聲就心裡發怵,自覺矮人三分,說話的聲音更輕更細了,像隻蚊子一樣哼哼着。吳希聲知道,當領導的都有權力對自己打官腔,都喜歡用這種方式給對方施加壓力,為自己建立權威。而他,只有乖乖挨訓的份。但是,孫衛紅是齊天大聖的後代,每根毫毛都充滿了叛逆精神。時尚書屋
它看慣了鄉親們對它的主人和和氣氣,親親熱熱,還從未見過誰會凶巴巴地跟吳希聲講話。開始,孫衛紅只是齜齜牙,咧咧嘴,劉福田根本不放在眼裡;接着,孫衛紅狂躁地來回走動,唧、唧、唧地發出警告,劉福田也不予理睬。又繼而,孫衛紅看見劉福田唾沫四濺,眼露凶光,而吳希聲老是一副勾頭耷腦、無比委屈的樣子,便心中有氣,胸中起火。然而,孫衛紅情緒的變化,劉福田和吳希聲都毫無覺察。時尚書屋
真是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孫衛紅箭一樣射過去,對準劉福田那只比比畫畫的胳膊,咔嚓咬了一口。
「哎喲!」劉福田驚叫一聲,一下蹦開了,「反了,反了!看我捶死你這該死的畜生!」
「文革」中搞「清理階級隊伍」有句名言,叫「穩、準、狠」。孫衛紅的突然襲擊也做到了「穩、準、狠」。它蹭地一傢伙,就把劉福田那只比比畫畫的右手腕撕開個小口子,血珠子像噴泉一樣湧出來。劉福田痛得嗷嗷鬼叫,在路邊抄起一根木棍,狂揮亂砸。時尚書屋
吳希聲忽然也變得像猴哥一樣機靈,三步兩步跳開了。孫衛紅站在吳希聲肩上沖劉福田獰笑,雙方虎視眈眈地對峙着。
劉福田大聲喝道:「把猴哥交給我!」
吳希聲連連打拱作揖:「劉主任,我給你賠不是了!對不起!對不起!請你饒了它吧!」
劉福田加重了命令的口氣:「快!快!吳希聲,把猴哥交給我!」
「不,不,不!」吳希聲也不知哪來的勇氣,撒開腳丫子猛跑起來,一下子把劉福田拋下老遠。
劉福田追了一段路,沒能攆上,一邊喘氣一邊撕破了嗓門吆喝道:「站住!站住!吳希聲,你逃得了今天,還躲得過明天?快快把猴哥交給我,我要把這畜生一刀宰了下酒吃!」
吳希聲在小路上猛跑飛奔。山野的狂風,裹着劉福田的怒吼,像子彈一樣呼嘯追來。
劉福田上任不久,就扛起鋪蓋捲來楓樹坪大隊蹲點。他扯旗放炮對外宣佈的理由,是要改變楓樹坪的落後面貌。至於他肚裡的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
劉福田已經二十六七歲,到了想女人的年齡。不是一般想,偶爾想,而是夜夜想得寢不安席,想得心裡發燒。原來也只是泛泛地想,沒有既定目標。一來楓溪鎮,一個青蔥水嫩的山妹子一下就勾去他的魂。時尚書屋
公社召開夏收夏種動員大會那天,鎮子上舉辦聯歡晚會。演員都是各大隊的文娛活動積極分子,節目都是「文化大革命好」、「人民公社好」這一類對口唱、鑼鼓唱和採茶舞、插秧舞。沒有佈景,沒有樂隊,連衣着化妝也是馬馬虎虎的。幾個小郎哥細妹子穿上一件乾淨衣衫,臉上抹點胭脂撲點粉,就上台又扭又唱,也能把那些終年看不上電影看不上戲的泥腿子社員樂得合不攏嘴。時尚書屋
劉福田可是見過大世面,看得不過癮,不斷皺眉咂舌,評頭論足。好容易熬到壓軸節目,是山歌獨唱。一個二十來歲的山妹子往台上一站,「韭菜開花一桿子心,剪掉髻子當紅軍……」
清亮亮的歌聲在山村的夜空飛揚,一下子把劉福田震住。這山妹子不施脂粉,清水素麵,一件暖紅色的斜襟短衫卻把她映照得鮮亮無比。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