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年代的非常愛情 第 3 頁


她雙頰有兩個小酒窩,彷彿盛滿了酒,還沒抿一口呢,就能叫你醉眼迷離暈了過去!坐在劉福田身邊的副主任介紹說,這個山妹子叫王秀秀,是楓樹坪大隊的社員,在十里八鄉算得上一枝花。劉福田「哦」
作者:季仲 / 頁數:(3 / 0)

她雙頰有兩個小酒窩,彷彿盛滿了酒,還沒抿一口呢,就能叫你醉眼迷離暈了過去!坐在劉福田身邊的副主任介紹說,這個山妹子叫王秀秀,是楓樹坪大隊的社員,在十里八鄉算得上一枝花。劉福田「哦」了一聲,記起這個王秀秀是他小學的同班同學。我的媽呀,幾年不見,她一下子出挑得天仙一般了!秀秀的山歌也唱得好,賽過劉三姐,極有韻味。社員們連連叫好,秀秀就一個勁地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十八老妹滴滴親》《十八阿哥笑盈盈》《郎有心來妹有情》……唱了一支又一支,一連唱了十多支,才扭扭婷婷下了台。全場掌聲如雷,劉福田把巴掌都拍紅了,待觀眾們紛紛起立散去,他還傻乎乎地愣在場子上。
第1章
人猴結怨(3)
從那一刻起,劉福田就下定決心要到楓樹坪來蹲點。
第2天,在雙搶備戰動員大會上,劉福田激昂慷慨地發了話:「我們楓溪公社是個窮公社,全公社最窮要數楓樹坪。有個順口溜怎麼說的?『楓樹坪,楓樹坪……生產年年都是末一名!』楓樹坪真是一個老大難哪!這不成了頑固堡壘土圍子了?我才不信這個邪!過幾天我就下去蹲點,幫他們摘了這頂落後帽子!咦,楊春山呢,楊春山來了沒有?」
楊春山是楓樹坪大隊的黨支書。五十多歲了,是個老實巴交的老革命,到縣上或公社開會,從來不顯山,不露水。人家誇誇其談,唾沫四濺,辯論呀,批判呀,表態呀,宣誓呀,春山爺只顧找個偏僻的角落坐著閉目養神。在會議冷場的時候,他響亮的呼嚕聲常常震驚四座。時尚書屋
有位自作聰明的傢伙編了一段順口溜嘲笑他:「楓樹坪,楓樹坪,田冒 ① 兩丈寬,地冒三尺平,支書開會不用心,打起呼嚕賽雷鳴。工作生產拖尾巴,年年都是末一名。」可春山爺一點也不生氣,安心當他的老落後,老右傾,總是一副死豬不怕燙的樣子。這會兒,春山爺又坐在會場最後一排,雙目微閉,嘴角掛下兩溜口水,腦殼像鷄啄米一啄一啄的,快要昏昏睡去。時尚書屋
猛地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迷迷糊糊應道:「劉主任,我在這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刁鑽的劉福田逼視着楊春山:「我剛纔講嘛咯?你可聽清了?」
「聽清哩!聽清哩!」楊春山揉眼睛,抹口水,還沒從睡夢中完全醒來。
劉福田說:「你重複一遍!」
春山爺搔搔蘆花滿頭的短髮,按照這類會議上常常說的老話套話回答道:「劉主任,你號召我們要不誤農時,抓緊夏收,顆粒歸倉,交足公糧,完成徵購唄……」

哄地一聲,會場上笑成一窩蜂。
「看看,看看,楊春山,你又犯迷糊了吧!一到開會你鑽屋角,領導講話你睡大覺,你說,你們楓樹坪還能不是末一名?」劉福田也撫掌大笑,笑畢,吩咐道,「我再說一遍吧,楊春山,過幾天我就去你們楓樹坪蹲點,兩年內,保證幫你們摘掉落後帽子。你回去準備準備吧!」
春山爺立時嚇了一跳,話也說得結結巴巴的:「劉主任,別,別!你、你是全公社上萬社員的當家人。你忙,你重擔在肩,我們一個小小的楓樹坪,哪敢勞動你的大駕?」
劉福田把手刀一砍,把話說得斬釘截鐵:「不,我一定要去楓樹坪蹲點。楓樹坪是個革命基點村,卻老是擺脫不了貧窮落後帽子,怎麼對得起流血犧牲的革命先烈?這個決心我是下定了,我要親自抓一抓楓樹坪,兩年以內,一定叫它舊貌換新顏,蓋頭兜底翻個個,你們等着瞧吧!」
劉福田這個決定,可把春山爺急壞了。楓樹坪大隊自然條件雖然差些,可也排不到「末一名」。公社成立的時候,上頭好大喜功,把楓樹坪的糧食產量定高了許多,「三年困難」時餓死了不少人。春山爺為了對付高指標,高徵購,讓社員們填飽肚子,早好些年就開始領着各小隊搞「瞞產私分」。時尚書屋
現在,劉福田要下來蹲點,睜大眼睛死盯着,叫他們怎麼動作?到了十月糧荒,叫社員們喝西北風呀!夏收夏種動員大會一結束,春山爺立馬趕回楓樹坪。他連夜飯也顧不上吃,立即召開幹部會,精選上百號青壯勞力,漏夜開進山壟,提前搶收早稻。
那次夜戰的場面,吳希聲終生難忘。那些天雲淡風輕,月光如水,春山爺帶著一支搶收隊伍,在好幾條田壟裡同時鋪開戰場。社員們連話也顧不上說,水也顧不上喝,割禾的一拉開騎馬蹲襠步,就沒直起過腰;打穀的像擂響驚天大鼓,嘭嘭嘭,從夤夜一直響到天明。當啟明星在東方天邊閃亮的時候,挑着新谷的後生哥們,蹚着一路露珠,撒下一路歡笑,大步流星往村裡趕了。時尚書屋
突擊搶收的日子,吳希聲忙得沒睡過一個安穩覺。他是春山爺特別挑選的大隊會計,要指導各小隊算好工分賬和預分賬。這「瞞產私分」雖然是偷偷摸摸的勾當,可也亂來不得,田裡產多少,倉裡裝多少;進倉多少,出倉多少;張三分多少,李四分多少,一筆一筆都要算得一清二楚。賬目雖然不能對上公開,卻要讓社員人人心裡有數,才能公平,才能服眾,才不會先從內部亂起來。時尚書屋
社員搶收三天三夜,吳希聲的烏木算盤也嘀嗒嘀嗒敲了三天三夜。他眼裡扯起血絲,雙頰青灰一片,整整掉了十斤肉,才把全村六百多口的口糧、工分糧、「五保戶」的保命糧,核算得斤兩無誤。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