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年代的非常愛情 第 6 頁


但一定得是城裡人,有文化,有品位。秀秀家祖祖輩輩都是泥腿子,真想換一種活法。這可不是異想天開,秀秀從小學到初中,不僅成績拔尖,還能歌善舞,是公社的文娛骨幹,有一回去縣裡參加會演,她
作者:季仲 / 頁數:(6 / 0)

但一定得是城裡人,有文化,有品位。秀秀家祖祖輩輩都是泥腿子,真想換一種活法。這可不是異想天開,秀秀從小學到初中,不僅成績拔尖,還能歌善舞,是公社的文娛骨幹,有一回去縣裡參加會演,她唱閩西客家山歌,博得全場嘩啦啦的掌聲。可惜,「文革」一閙起來,全國大、中學校都停了課,秀秀回家務農,一切幻想都成了泡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許多暗自嘆息的夜晚,已經認命的王秀秀勾畫出一輩子的歸宿:像所有楓樹坪女人那樣,扛鋤,作田,砍樵,做飯,結婚,生子,勞勞碌碌,做牛做馬,才三四十歲就熬成個乾乾瘦瘦的老太婆。可是,現在村裡忽然來了一夥上海知青哥,那個斯斯文文、英氣撲面的吳希聲,彷彿是秀秀在夢中等了千年萬載的人哪,把她埋在心頭快要熄滅的一點火星子,重又呼獵獵點燃起來了。
第1章
人猴結怨(6)
從此,秀秀就格外嚮往那幢知青樓。但是,沒有由來她又不敢輕易去那裡串門。好在她家離知青樓不遠,只隔一條幾竹竿寬的楓溪,得空時候,秀秀常常在自家門前站成一棵樹,目光散漫地眺望對岸的知青樓;隨着溪畔古老水車咿咿呀呀的吟唱,她心頭湧起莫名其妙的惆悵。
過了幾天,知青哥們下田幹活了。那些上海人,一下到爛泥沒膝的水田,驚驚乍乍,齜牙咧嘴,讓山裡人差點笑掉大牙。後來秀秀髮現,要論幹農活,除了隊長藍雪梅和大高個張亮比較斬勁撒潑,其餘都是梁山上的軍師──吳用無用之輩。特別是那個吳希聲更吃不得苦,鋤地會挖了自己的腳趾頭,割草會傷了自己的手指頭,連挑擔稻草都是十步一停百步一歇的。時尚書屋
可吳希聲在某些方面又格外聰明,有滿肚子墨水,村裡寫標語,出牆報這一類文字細活,全由他包了。看著吳希聲在牆報上寫的美術字,畫的宣傳畫,秀秀覺得比她中學的語文老師和美術老師棒多了。她的愛慕之心陡地又增添幾分。
不知不覺的,秀秀開始顧影自憐,喜愛梳妝打扮。那個年代,自然是不興穿連衣裙超短裙什麼的,秀秀就穿上直筒褲子和窄腰的斜襟短衫,那高挑的身材便像嫩蔥一樣愈發苗條好看。那個年代,自然也不興燙髮染髮做什麼新潮髮型的,秀秀總把頭上的辮子編出花花朵朵來,有時是單根直溜溜大辮子,像隻烏梢蛇趴在直挺挺的腰背上;有時又成對兒像兩根鼓槌懸在後腦殼。額前總是挑出一片劉海,耳畔總是垂下兩縷雲鬢,就襯托得微黑透紅的臉龐更加青春亮麗神采飛揚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秀秀一出現在哪裡,都牽引着後生哥們直愣愣的目光。可是,惟有那個吳希聲有眼無珠,不願多看秀秀一眼。秀秀就主動湊上前去給他鋪紙、磨墨、提糨糊桶,像個跟班似的樂顛顛地伺候左右。可那個傢伙又沉默寡言,愛理不理的。時尚書屋
秀秀就自覺沒趣,信心大減。
其實,一個鮮枝嫩葉般的細妹子在眼前晃來晃去,吳希聲哪能沒有一點感覺?只是希聲知道那個年代「文字獄」的厲害。他抄語錄,寫標語,出牆報,不能有半點差池。漏句話,錯個字,弄不好都有腦殼搬家的危險。他顧得上多瞅秀秀一眼嗎?
秀秀就在暗地裡生了悶氣。嘿,你們上海人有嘛了不起?目珠都長在額頭上,敢看不起我們客家山妹子!於是,秀秀一顆春草萌動的心,便慢慢地安分了些。
然而不久,春山爺卻給了秀秀極好的機會。楓樹坪要辦一所夜校,春山爺選中了吳希聲當老師。可是,吳希聲聽不懂閩西客家土話,鄉親們也聽不懂吳希聲的上海官話,春山爺只得派秀秀給希聲做助手。再後來,春山爺又讓吳希聲當大隊會計,他挨家串戶去計工分,算口糧,都得帶上秀秀當翻譯。時尚書屋
兩人接觸多了,自然生出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可惜,古今中外,一切美好的愛情都不會平坦直溜得像北京的長安大街;凡是像長安大街一樣平坦順暢的愛情,也很少顯出它的彌足珍貴和浪漫風采。鄉親們把秀秀和希聲看在眼裡,都說是郎才女貌,再般配不過。但是秀秀的阿爸卻堅決反對。秀秀阿爸王茂財是個富裕中農。時尚書屋
農村的富裕中農是嘛咯角色?閩西客家有句俗話:「殺狗教猴」。二十多年來接二連三的政治運動,地、富、反、壞四類分子總少不了挨批挨鬥,他們就是經常被殺的狗,而富裕中農則是站在一旁觀看的猴;胡亂揮舞的大刀雖然沒有砍到自己頭上,猴哥們看也看怕了。茂財叔聽說吳希聲父親是上海的大「權威」,至今還關在學習班裡受審查,就死活也不讓秀秀跟吳希聲好。茂財叔天天像和尚唸經一樣念叨:
「秀,你莫人心高過天,想哩皇帝想神仙!十里八鄉的後生哥還不夠你挑?硬是看上吳希聲!吳希聲有嘛咯好?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一天掙不到五工分,他阿爸還是個『反動權威』,至今關在學習班裡。」
秀秀是茂財叔的獨生女,自幼任性慣了,偏不理阿爸的茬:「誰說我看上吳希聲了?我們在一起教夜校,免不了在一起說說話,真是,這也疑神疑鬼的,你的木頭腦殼有多封建喲!」
「好吧,好吧,教夜校就教夜校,你可不要給我惹出嘛咯風言風語來?」茂財叔默了默神,好像想起一樁很值得他高興的稀罕事,忽然笑嘻嘻地問道,「秀,那個剛來的公社劉主任,聽說還是你的同學?」
秀秀淡淡地回道:「不錯,是我的小學同學,那又怎麼樣?」
「嘿嘿,沒嘛咯,沒嘛咯,那個後生哥倒是有出息,年紀輕輕的,就當了公社主任,掌管幾萬人口哩!」茂財叔好像有嘛話沒有說透,只自顧自地一味傻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